分享:
文:媒体伙伴:《星星学堂》 | 2022年06月25日

小六评估考试废除后

校园小记者站:吉隆坡坤成一校

小记者:徐瑀瞳、陈思颖、杨时懿、冯袀棿、周恩彤

指导老师:杨诗琦师、罗榆舒师

采访:徐瑀瞳、杨时懿       

报道:陈思颖     

摄影:冯袀棿、周恩彤

受访老师:陈老师、赖老师         

受访学生:李芷萱、刘凯玲、黄茵、涂景尧、谭歆豫、赖承轩、伍思浩、龚益


Z世代华星小记者 报道系列3

    小六评估考试(UPSR)重要吗?可以废除吗?赖老师觉得可以废除小六评估考试,虽然小六评估考试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但是一次性的考试成绩不代表学生的一切。陈老师也赞同废除,但需要一步一步、一点一点改革,她建议找更好的方式取代,然后才废除小六评估考试。李同学表示小六评估考试是重要的,不可以废除。唯有通过小六评估考试,她才知道自己6年的努力学习是否得到回报。


小记者采访陈老师和赖老师。
小记者采访陈老师和赖老师。


    废除小六评估考试(UPSR),学生会不会失去学习动力?赖老师、陈老师、刘同学都表示学生会失去动力。小六评估考试废除后,赖老师觉得学生没有明确方向。

    小六评估考试历史悠久,家长从小灌输孩子们分数及小六评估考试的重要。如果一夕之间废除小六评估考试,在没有考试的前提下,孩子们有时候学习就会松懈。刘同学的观点与陈老师的看法不谋而合。她们都表示学生能够把小六评估考试当作学习目标。陈老师表明学生还不知道什么是目标,若以一个考试为目标,至少学生知道他们需要前进,以达到这个目标。如果废除小六评估考试,他们就不知道自己的程度。

    赖老师及陈老师也针对小六评估考试和课堂评估(PBD)之间的区别,发表各自的观点。赖老师提到小六评估考试比较正式,这个一次性的考试决定孩子的成绩是否甲等。若孩子没有参与考试,就没有人知道他平时表现如何。但是,若是孩子考试状态不好,从而影响整体成绩,别人就会将他标签为“弱”的。这样对孩子是不公平的。因为这项考试是一次性的,这也是小六评估考试的弱点。课堂评估则是长期的,学生某次生病缺席,这个评估依然持续进行,老师也可以随着时间推移,评估孩子是否进步,不会一次考试便决定孩子的优劣,这样对孩子比较公平。

    陈老师对此提出了不一样的见解。她表示小六评估考试显示学生一年级到六年级准备的功夫有多少,由此判断他们6年的小学付出了多少努力。课堂评估就比较短期,没这么有压力,比较多元,让学生轻轻松松学习。但是,这样的评估只能看到学生某一年、某个月、某堂课的收获多少。若学生不太跟上老师的教学,老师也还来得及更改一些方式教导学生。如果是小六评估考试,想要改,当看到学生的成绩不好也已经来不及了。

    小记者也询问陈老师、赖老师及黄同学小六评估考试的废除对他们有什么影响。赖老师提到如果是课堂评估,老师们不需要跟着考试的格式教学生,教学比较自由及有趣。小六评估考试有一定的格式,老师需时常强调学生考试应怎么回答问题,此举无意间会磨灭学生的创意和思考。如果是课堂评估,学生的答案可以不跟考试范围。至于小六评估考试,老师往往规定学生需要掌握一些技巧。其实,学习需要技巧,是长远、创意及开心的。陈老师觉得对老师的影响特别大,尤其是针对学生学习的方式。像赖老师说的,小六评估考试有指定的格式,学生必须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因此会比较机械式。但如果是课堂评估,学生能自由发挥,老师将看到学生更多的创意。黄同学则表示他们不需要一直读书,承受考试压力。

    面临选择小六评估考试还是课堂评估,赖老师依然会选择课堂评估。但是如陈老师所说的,我们需要一步一脚印,不是说废除即废除。此外,整个评估系统也需要完善。若没有一个很明确的评估方法,这个课堂评估也将事倍功半。陈老师对此有不同看法,她提到如果有选择权,她会暂时要两者兼具,同步进行小六评估及课堂评估,那么老师就能看到学生每个年级的成绩是怎样的,最后才综合6年总计一次小六评估考试。她表示两个选择都重要,这样学生可以从两项评估看出自己每个年级是否进步。6年后,学生可以看出他们的收获及付出。

    陈老师也表示会选择这两者。她提到每个年级的课堂评估可以让学生轻轻松松进行,小六评估考试则是6年一次比较正式、有系统的年底评估。赖老师比较倾向于课堂评估,她觉得学生能快乐学习,将带来好的影响。虽然学生学得不多,可是至少他们还是有知识收获的。伍同学也是选择课堂评估,他想开开心心学习。

    当小记者询问同学,小六评估考试废除了,他们的心情如何时,大部分的同学生表示开心。他们娓娓道出理由。谭同学表示,她感觉卸掉了背负的压力,结束了、解脱了,再也不需要一直忙着读书,就只为了小六评估考试。但矛盾的是,她又感到有点伤心,因为她看到以前的六年级毕业生完成了小六评估考试,就完全放松,在班上玩,不需要学习。现在没有小六评估考试,学生就要一直上课,不能玩。赖同学说他需要很用心读书,但他不喜欢读书。伍同学则表示若小六评估考试没废除,他会很难过。龚同学则说即使有课堂评估,也不需要担心,因为他不需要面对学习压力。

    这次的采访让小记者获益匪浅,通过陈老师,赖老师及同学们的精彩发言及感受,小记者了解到小六评估考试废除后带来的影响有多大。


采访后记:


采访:徐瑀瞳
采访:徐瑀瞳


徐瑀瞳,6H

    这一次小记者贪黑起早,在校园各个角落穿梭,寻找接受采访的学生。有一些同学积极配合,滔滔不绝;有一些同学见到我们就逃,让我们啼笑皆非。

    访谈中,老师们对UPSR(小六评估考试)一点都不陌生,发表有深度的看法和独到的见解;至于学生,高年级的对UPSR有不一样的看法,低年级的则一知半解。

    大多数受访者,对于永久废除UPSR感到很开心,因为减少了考试的压力。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同学的回答,他说考完UPSR就可以尽情地玩,不必上课了。但是,没有了UPSR,我们需要天天读书,直到毕业那一天,这个答案道出了我们的心声,流露出小孩们的天真和真性情!

    访谈结束,当我等待妈妈的到来时,我在中庭等候处问了一位二年级的同学什么是UPSR,眼前这位刚刚回到学校上实体课的学弟,对UPSR完全没有概念,还询问我什么是UPSR。可见,UPSR逐渐在小学生的求学生涯退场,成为历史!


采访:杨时懿
采访:杨时懿

杨时懿,5H

    我们在校园随机挑选学生采访,感觉挺新鲜及刺激的。

    采访老师时,我比较放心,因为大多数的问题老师们都会回答,但对学生还是有些担心的,担心他们是否会怯场。

    此外,当我采访他人时,我也会在心中询问自己及思考自己的观点。唯有如此,我才能更了解采访的题目和大部分人的看法。


报道:陈思颖
报道:陈思颖



刘凯玲同学受访。
刘凯玲同学受访。



涂景尧同学受访。
涂景尧同学受访。



3采访赖承轩同学的照片.jpg
赖承轩同学受访。



龚益同学受访。
龚益同学受访。



5采访黄茵同学的照片.jpg
黃茵同学受访。



谭歆豫同学受访。
谭歆豫同学受访。



xxx    xxx    xxx


《星星学堂》故事导读·森林教会我的事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2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