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9月07日

投稿作品 | 徒手捉螃蟹

    爸爸和小叔要到白沙滩去洗快艇上的青苔,得到消息的我们兴奋得不得了,缠着爸爸和小叔,让他们顺带着我们一起去。直到他们点头,我们才笑嘻嘻地去准备换洗的衣服。我们把要带的用具备好,小叔和爸爸已经在船上等我们。

    吹着海风的我们有说有笑,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要去白沙滩玩。快艇渐渐慢了下来,我们知道快靠岸了,纷纷把头伸出去瞧瞧。这可把我们惊讶到了,之前每次我们过来,出现在海面上的白沙滩只有一条小路,现在我们看见的,可说是一座小岛。

    我们在尚有海的地方落地,一跳下去,几朵水花溅起来。待所有人下船,小叔和爸爸负责固定船只,而我们这群贪玩的小孩在偌大的白沙滩上四处游走。许久没来到白沙滩的我们神似刘姥姥逛大观园,对什么东西都好奇,显得有些无知。

    在沙滩上什么都不用想,只管玩就行,时间仿佛在这一刻越走越慢,我们随心所欲地在沙滩上玩乐,也无需管坐在沙上会不会脏,如果手啊、脚、或者衣服脏了,只要下海浸一浸就干净了,虽然这法子有些粗鲁、不卫生,但在没有干净水源的情况下,这个方法是最明智的决定,否则只能忍受沙子带来的不舒服。

    我们在沙滩上瞎逛、玩沙子、游会儿泳,这些活动被我们重复进行着。虽然谁都不说,但我明白他们已经玩倦了,可大家依然玩着,尽管没意思,不过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说实话,我也开始无聊了。在我们四处瞎逛期间,我左顾右盼,看看有什么好玩的。我瞅见远处有个黑色小点在移动,我二话不说直奔那儿去,表弟和妹妹们以为怎么了,也跟着我跑去那儿。

    凑近瞧瞧,才发现这是只螃蟹。见它要逃走,我立即捉住它,提着它其中一只腿,拿去给站在我身后的小孩看看。两个妹妹吓得落荒而逃;两个表弟表现得兴致勃勃。

    “喂,阿瑄姐姐,要不要我们来捉螃蟹?”大表弟边逗着我手掌上的小螃蟹边提议。这主意挺不错的,而且抓螃蟹的确很好玩,我同意:“可以可以!”

    我们站在原地不动朝远处看,我是觉得这样做是最有效能发现螃蟹的方法。果不其然,我发现了一只在远处的螃蟹。我再次飞奔而去,螃蟹移动得还挺慢,我只需伸手抓住它们即可。第二只被我握在手心的螃蟹还很好动,不断挣脱我的束缚,可它不知道它这是在挠我痒痒,我可难受了。相比之下,另一只螃蟹我都怀疑它是不是死了,一动不动地,还挺听话。

    “塬霖、塬霖你看。”我把合着的手掌打开,差点让那只好动的螃蟹离开我为它们打造的“牢笼”。

    “黄可媃,黄可真!拿那个我们刚刚运送沙子的罐子过来!”大表弟吼道。他为螃蟹们定制了全新又坚固的牢笼。

    二妹和三妹是离罐子最近的,她们跑到目的地拿到了罐子,又跑来我们这,不得不说,在沙滩上运送东西也是个体力活。

    罐子里有些残留着的沙子,那些沙子因被水冲洗过,不但没掉,反而变得更泥泞了些。我有些粗暴地把两只螃蟹扔进了罐子里。

    由于小表弟不敢徒手捉螃蟹,于是小叔拿了块木板给他,并教他如何用木板掀开螃蟹洞,协助我和大表弟捉螃蟹。而二妹和三妹呢,应该是负责尖叫吧。

    只可惜小表弟只帮助我们捉住了一两只螃蟹,也怪我,低估了螃蟹的速度,他们可是会挖洞的。通常都是我们一到那儿,螃蟹就钻洞跑了。所以我后来改变了抓螃蟹的方式,不再用“远眺式”捉它们。

    我现在是用更粗鲁的方式——直接抠螃蟹洞,这方法专针对那些宅在家不出门的螃蟹,有好几次我都抠着了。其中一次我真是觉得自己太幸运,有一只比我和大表弟捉过的所有螃蟹还大几倍的螃蟹,似乎是身体太大而卡在洞口。我趁机把它给抠了出来,也算是帮了它一把。不过这方法渐渐不管用了,很少有螃蟹在这种好天气还宅在家里。

    还是捡寄居蟹容易,寄居蟹的壳十分庞大,在沙滩上一眼望去都能见着几个。就是因为容易抓,让我觉得没有成就感。不过两个表弟捡得可开心啦。我宣布休息时,爸爸和小叔也催我们回家了。

    虽然我有一丝丝洁癖,但我还是觉得徒手抓螃蟹很好玩,也不知道我是哪来的胆量去捉螃蟹,平时在家我见着几只小昆虫都会怕得尖叫。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