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9月07日

投稿作品 | 失眠夜【本周佳作】

    我站在床上,把叠好的被子摊开,抓住两边角,往上一抛,马上躺好,被子整齐完美地铺在我身上。我翻了个身,侧躺着,眼前是靠着墙摆放的凯蒂猫抱枕和熊猫娃娃。眼皮慢慢变得沉重,随后闭了起来。

    本以为我会渐渐睡熟,可一丁点动静都能把我惊醒,让我想睡也睡不了。不知怎的,冷气运作的声音、楼下风扇的旋转声,甚至睡在另一张床的妹妹们转身、蹬腿、及任何一个动作的声音忽然间被放大,这些声音犹如从耳机里传进我耳朵似的,大声到我无法入睡。

    一闭上眼睛,这些声音立刻侵占我的耳朵,摆明了不想让我安心睡觉。我用双手盖着耳朵,以为这样可以缓解声音对我造成的困扰。这样做简直蠢到至极,我现在连心跳声都听得一清二楚。我忍不住笑自己的无脑行为,出于怕吵醒两个已进入梦乡的妹妹,我用手堵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却不知这举动使我震动起来,我觉得好搞笑,震动得更厉害。

    不笑了,继续睡觉。眼皮为什么这么薄啊?闭上眼睛,看见的不是黑暗,是光芒!我起初是觉得墙上的小灯泡太亮了,于是把小灯泡的亮度调低,调到满意的亮度后,我回到床上,再次闭上眼。

    小灯泡的亮度低得干脆不用开了,奈何我的眼皮薄,那微弱的亮光,在我眼里仿佛被增加了好几倍。

    不过我还有法子。我窜进被窝里,胡乱搜寻一番,找到了我的宝贝毛毯,没它我可睡不着觉。当然,我今天不是要抱着它睡觉。我把卷成一捆的毛毯摊开,折成片状。把这条折成片状的毛毯放到眼睛上,凑合当个眼罩也很不错。

    正当我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沾沾自喜时,我忘了我的睡姿会让“自制眼罩”毫无用处。我睡觉喜欢翻来覆去,“自制眼罩”固定不了,翻个身就会掉下来。我依旧不放弃地把它放回我眼睛上,但它总滑下来,受不了了,毛毯在我脸上蹭来蹭去的,它又成了我的抱枕。其实眼罩就在床头,但我之前戴过,不太舒服,打消了戴眼罩的念头。

    怎么办啊,睡不着。

    “啊呜——”狗吠声此起彼落。它们似乎也睡不着,真想跟它们聊聊天,聊着聊着或许就困了。它们是朝着月亮吠的吧?灰太狼也是对着月亮嚎的,它们会不会是亲戚啊?那它们可以代我和灰太狼拿到签名照吗?

    睡不着的我开始胡思乱想。

    算了,去上个厕所吧。

    上完厕所,回到房间,我打了个喷嚏。好在没有鼻涕喷出来,不然我又得出去一趟拿纸巾。太冷了,我赶紧窜回被窝。还是睡不着,我在宽大的双人床上打了好几个滚。这样更睡不着,还是乖乖躺着吧。

    冷气太给力,我实在冷得不行,把被子紧紧裹住自己。小熊抱枕也会冷吧?我帮它盖上了我的被子,拍拍它的屁屁,真舒服。我捏了捏它肚子的肉肉,小熊刚被冷气吹得全身冷冷的,捏它的时候手也变得冰冰凉凉,太享受了。

    刚刚下楼时顺便瞅了眼壁钟,离我上床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我没想到时间居然过得如此快,我还以为十分钟过去了而已,想到这感觉好烦。

    我打了个哈欠,眼睛慢慢闭上,终于睡着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