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9月07日

投稿作品 | 发神经?

    犯困的我低下头,尽量远离镜头,才把憋了许久的哈欠打出来。我抬起头,眨了眨眼睛,消除些睡意,把视线放回老师共享的屏幕上。早知道昨晚不跟妹妹们玩游戏了,害得自己今天这么累,狂打哈欠。我揉揉眼,拍拍脸,拿起地上的水瓶,放到桌上,打开盖子,几滴小水滴喷出来,落在我脸上,双手抱起水瓶,往嘴里灌水。

    水瓶回到它原本的位置,我托着腮上课,但这样做很不礼貌,而且搞得我更困了。我把手放下,睁大双眼,硬撑着专心上课。

    门把被人握着,我清楚看见它抖了抖,随后斜到七点钟方向。“咔哒”一声,门打开了一条缝,被大力推开,撞到墙壁发出巨大声响,门如果是个人,这时候就得送进医院了。也是这个声响,让我一下清醒。

    门外站着二妹,她一脸不屑,仿佛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惹了她,她的眼睛不自觉地往上翻,似乎是翻给我看的。看来二妹是踩着大步伐上楼的,上楼的力度不小,刚刚我听见了响亮的“碰碰”声,不知道地板有没有被二妹踩出一个洞。

    二妹这脸色令我感觉大事不妙,她有点像来跟我找茬,我最后瞄她一眼,继续上网课。本来还想这样就能让她知道我在上课,不要找架跟我吵。转念一想,她会不会误以为我是在挑衅她,而更生气呢?糟了糟了,我闭上眼,攥紧拳头,等待着想象的事情发生。

    二妹的脚上似乎绑着一块十分沉重的铁,走路起来非常困难,踩下去的每一步都能使地板震动。她手上拿着手机,手机发出声音,她也在上网课。

    “你来干嘛?回楼下去上课。”我事先开口。我们姐妹定了个规矩,每个人都有自己上网课的地盘,互不干扰彼此。

    二妹朝我翻了个白眼,一脸不稀罕地告诉我:“你以为每个人都这样得空去‘抢地盘’啊?我告诉你不要跟我乱哦。”虽说二妹尽量让自己压低说话的音量,但我还是能听见她的愤怒。她现在是个炸弹,一点就爆,我还是不要惹她比较好。

    二妹渐渐向我逼近,我盯着她,我可保不定她会做什么出格的事,现在我只想拿起手机,冲出门外。不行不行,逃走代表我怕她,怕她干什么,她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能把我怎么着呀?

    她走到我桌子边儿上,在我还没来得及思考她要干嘛的时候,她伸出手,在我桌子上摸到耳机,迅速拿走。二妹只是抓着耳机的一边,另一边在空中飘荡着,由于二妹的手速太快,在空中飘荡的耳机几乎是在我眼前闪过,差点打中我的脸。

    二妹头也不回地用力把门打开,可怜的门,再次面临毁容的风险。她依然如此虐待门,关门的力度也不小,墙壁抖了一抖。

    我也翻个白眼,摇摇头,小声骂着她:“神经病嘛这不是,有病得治,知不知道哦?”这黄可媃怎么这么没礼貌哎?我无意间瞥到桌上还有另一幅耳机,仔细一看,这才是二妹的耳机,那她刚刚拿的是我耳机!

    “黄可媃!你拿错耳机了!”我费力大喊,二妹一定还没走远。果然,二妹回来了,她一如既往地摔门而入,但她好像没听清我说的话,靠在墙上,一副“姐很忙”的样,很欠揍。她用了她的动作翻白眼,随后问我:“干什么哦?”

    “你拿错耳机了,大小姐!”我敷衍地给她一个服务生标准微笑。二妹自认为很尴尬,但碍于面子,她把尴尬完美地转换为恼羞成怒,和刚刚没两样的一幕再次上演,耳机又在我面前飞了过去,不过看得出来,二妹比第一次更加生气。

    “碰!”门又再次受到一万点伤害,我都看不下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