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张理淯
插图: 俞德业
有声呈献: 潘德南
刊登日期: 2021年05月18日

快乐与忧愁(下)



    当两方商定条件,交换物品后,便各自整装返回。快乐都的人今天心情可糟了,因为忧愁乡近来干旱,农作物欠收,带来的鱼虾既瘦小又腥臭。这个月快乐都的人们必须节约食物,免得粮食短缺。

    “这个月必须节省食物,不然恐怕会饿肚子。”乐乐的父亲牵着一匹黑色的骏马,拍拍马背,对马儿说道:“洛奇,你也要节省食物哦!”骏马长嘶一声,似乎是在回应主人的话。

    乐乐正在吃着一颗大苹果,她有些饱了,说道:“好饱,我不想吃了!”母亲摸着乐乐的头,疼爱地说道:“孩子,刚刚没听爸爸说吗?现在不是浪费食物的时候,多吃一口吧!”

    乐乐是个乖巧的孩子,她听从母亲的话,又往苹果咬了一口。母亲慈祥地笑了,不停称赞乐乐是个听话的乖孩子。她伸手把乐乐吃了一半的苹果拿了过来,顺手丢到垃圾桶里。虽然乐乐的苹果只吃了一半就丢掉,但对快乐都的人来说,那是非常节省的了。

    父亲拴好马缰,便进到屋里休息。乐乐来到马车里,想看看今天换回什么货物。突然,里头跳出了一个人影,把乐乐吓了一大跳。“啊!你……你……是谁……”乐乐看着眼前的人,不禁伸手捏着鼻子:“好臭!”一个小男孩站在乐乐的前方,一身破烂的布衣,又脏又臭。那男孩正是忧忧。

    忧忧见到乐乐,眼可亮了。眼前的乐乐一身华丽的服装,是他从未见过的。他见乐乐嫌弃他臭,也不害臊,伸手把头上一条臭鱼拿了下来丢掉,又拍了拍身上,沾满衣服的臭虾都掉到了地上。

    乐乐可好奇了,眼前这男孩怎么那么脏呀!忧忧伸出手,说道:“我叫忧忧。”乐乐胆怯地伸手握了握,小男孩掌心的温度顿时暖和了她的小手。乐乐暗自思索,没想到那肮脏的小手竟然能让人在寒夜里感受温暖。她看着忧忧,心想:这男孩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乐乐!快去洗澡休息了!”屋子里头传来了母亲的叫声。忧忧吓着了,他担心被别人发现,转身就想逃,却如何也越不过比头还高的篱笆。乐乐也担心他被人捉着,赶紧解开骏马洛奇拴在柱上的缰,递给忧忧:“骑上它!”那恳切的眼神,让忧忧感受到了内心的温暖。他心里头一震,眼前的小女孩一个眼神竟然能让人感受温暖。

    忧忧跳上马背,骏马抬起前蹄的同时,也将乐乐也拉上了马背。骏马长嘶一声,奔向篱笆,一跃而过。坐在马背奔驰着,一路越过灯光璀璨的街道、宏伟的城堡,还有一片片在月光下依然翠绿的草原。

    忧忧心里无比快乐,眼前所见的都是以前只在梦里见到的。乐乐心里既紧张又兴奋,她从来没有如此自由自在的,可以不顾一切、不顾及家人的感受,在夜里离开家的范围,在旷野中奔腾。

    当他们来到湖边,忧忧用力一拉缰绳,跳下马背,解开上衣,便往湖水里跳。他那一身臭味,被清净的湖水冲洗得干干净净。乐乐坐在岸边,看见忧忧开心的模样,她也跟着开心起来。

    洗净完毕,忧忧躺在岸上空旷处,说道:“真舒服呀!”他这时才想起一旁的乐乐,对她招手。乐乐看了看一身干净的衣服,有些迟疑。忧忧道:“快过来吧!”他伸手指向夜空:“看!好美呀!”乐乐顺着他的手望去,只见天空满布星辰,宛如一幅美丽的画。

    忧忧说道:“你看!那可是一只大熊哦!它旁边那个好像斗子的,是一只小熊。妈妈说……”他开始说起听来的神话传说。乐乐坐在忧忧身旁,听着他说故事。两人天南地北的,无话不谈。这一夜,是忧忧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候,也是乐乐一生中最自由的时候。

    忧忧感叹道:“快乐都真是人间天堂啊!连草原都是那么的美,天空都是那么的宽。”

    乐乐问道:“你是忧愁乡的人?”忧忧点头道:“对啊!那里很穷,四周都是稻田和牲畜,不似这里这般清静美丽。那里的食物也不美味,肚子饿了,就爬到树上摘几颗果子吃,不然便到河里捕几条鱼。平时闲暇无事,只能和家人一起喝茶聊天,或和几位好友在林间游戏……”忧忧摇摇头:“这种生活真苦闷。”

    乐乐听了,却是羡慕得不得了。那不正是她奢望的吗?她反驳忧忧:“你们那里的生活才是最写意的呀!这里的人就没那么自在了。我每天都得读书写字、学跳舞学钢琴,看到佣人在做蛋糕,我想尝试学做,却给长辈训斥。闲暇时只能和父母到歌剧院里听歌看戏、到餐厅吃牛扒。别说交朋友,就算想出门也得有保镖跟随,吃饭穿衣都要有人服侍。”忧忧听了可羡慕,那正是他梦寐以求的。两个不同国度的孩子,两种不同的梦,相互羡慕对方的生活方式。

    忧忧说道:“我是来过快乐都了,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也带你到忧愁乡去玩玩。”乐乐听了,高兴地说道:“好呀、好呀!一言为定!”两只小手又握在一起,相互感受着对方手心的温暖,以及相互间的信任与信念。

    此时,远处传来人群的嘈杂声。乐乐的父母正带着一群人寻找乐乐。“你快离开吧!被他们逮着的话,会惩罚你的!”乐乐催促道:“洛奇就交给你了!”忧忧跳上马背,舍不得的眼神望着乐乐,问道:“你不嫌弃我这来自忧愁乡的朋友吗?”乐乐微笑道:“不!”忧忧咬着下唇,点点头,表示感激与相信。他挥挥手,说道:“我一定会信守承诺,回来带你到忧愁乡的!”说完,双脚一夹,骏马洛奇拉开四蹄奔驰,头也不回地走了。

    晚风中,乐乐的眼角,一颗泪珠打转着,泪光辉映着梦想。今夜后,对乐乐和忧忧来说,快乐都不再是快乐都,忧愁乡不再是忧愁乡。


问一问、想一想:

1. 你觉得快乐都的居民生活得快乐吗?相反的,你觉得忧愁乡的居民生活得不快乐吗?

2. 如果你是乐乐或忧忧,你会羡慕其他人的生活比你快乐吗?


a.jpg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