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张理淯
插图: 俞德业
有声呈献: 潘德南
刊登日期: 2021年05月11日

快乐与忧愁(上)

   


    “啾啾——啾啾——”喜鹊站在结满红红果子的树枝上,欢愉地歌唱着。一阵清爽的微风吹过,吹过万紫千红的花朵,带来了阵阵花香。温暖的阳光撒在大地,四周呈现了生命的活力。蔚蓝的天空飘过一朵洁白的云,形状如一颗爱心。一个小女孩——乐乐,躺在青葱翠绿的草原上,伸手指着天上的白云,快乐地叫道:“好漂亮啊!”

    “这是快乐都。这里住的,都是快乐的人。”自小,母亲是如此告诉乐乐的。

X X X      X X X      X X X 

    “咴咴——咴咴——”一匹瘦驴驮着两袋小麦,步伐沉重而缓慢地前行着。一阵狂风咆哮而过,吹过荒废干旱的枯田,卷起了枯枝烂叶。昏黄的阳光投射在大地,四周呈现了昏沉的气息,情景凄凉。

    绿色发臭的池塘,浮出一条鲤鱼,慵懒地吸着水面上的空气。一个小男孩——忧忧,伏在岸边,拿着一根干芦苇,在池塘边的烂泥上画画。

    “这是忧愁乡。这里住的,都是忧愁的人。”自小,父亲是如此告诉忧忧的。

X X X      X X X     X X X 

    那是两个不同的国度,两个相反的世界。在快乐都,居民都穿金戴银,住在城堡或洋房里,出入有华丽的马车载送,男男女女都是风度翩翩的君子与美丽高雅的淑女。他们坐在餐厅里,悠闲地品尝着牛扒,喝着甜美的葡萄酒。居住在那里的孩子,都是天生的小王子和小公主,个个有着雪亮的大眼睛、白皙的肌肤,天生就是讨人喜欢的孩子。

    相反的,在忧愁乡,居民都穿粗布麻衣,居住在窄小的茅草屋里。他们每天都得劳作,打从公鸡的第一道啼声开始,一直到太阳下山,都得在牛棚田野里工作。他们饿了就吃几口干面包,渴了就喝几口水,每天除了辛勤地劳作,晚上,一家人挤在茅屋里休息。

    居住在那里的孩子,有着一副干瘦的身躯、邋遢黄瘦的脸颊,以及一头油腻的杂发,天生就是不讨人喜欢的样子。再好一点的,也至多是讨人怜悯的样子。

    这两个国度的居民们,从不相互往来。两个国度之间唯一联系着的,是一条狭小的泥路。那也是一条生命之路。

    从快乐都的城门,来到忧愁乡的乡口,骑马的话需要半天的路程。那条路崎岖难行,满是泥坑。路的四周是幽深的丛林,布满荆棘与藤蔓。平时,任谁也不会想要经过那里。当然,快乐都的居民和忧愁乡的乡民,也不喜欢见到对方。

    对快乐都的人来说,忧愁乡是个肮脏的地方,住在那里的人都是低阶层的人,只配当奴隶,不像自己,天生就是主子的模样。

    对忧愁乡的人来说,快乐都是个邪恶的世界,住那里的人都是尖酸刻薄、奸诈狡猾。他们都是来自地狱的魔鬼,不像自己,有着天生淳朴善良的模样。

    可是,每个月,他们必须相互碰面一次。

    每到月末,快乐都的居民都会带着一些破旧的衣服,或是一些不要的日常用品,装载进马车里,沿着那条狭小的泥路,来与忧愁乡的人换食物。同样的,每到月尾,忧愁乡的居民都会带着辛勤劳作的收成,牵着瘦驴老马,带着粮食,沿着那条狭小的泥路,来与快乐都的人换一些旧用品。

    如此这般,这条狭小的泥路,竟成为了双方的生命之路。要是没有这条道路,两方的人都会因为没有所需的物品而难以生活。无论他们愿不愿意,或喜不喜欢,他们都得走上那条难行的路,与他们讨厌的人碰面。

    忧忧自小便听身旁的人提过快乐都的事。虽然乡民口耳相传,快乐都是“罪恶之都”,可是黑夜里临睡前躺在母亲怀里,母亲总是告诉他说:“如果有生之年,能在快乐都活上一天,穿着漂亮的晚装,在豪华的餐厅里喝上一杯咖啡,哪怕是再辛苦劳作十年,那也是值得的。”

    忧忧见过快乐都的人。那一身黑亮笔挺的燕尾服,坐在白色骏马上神气的样子,每每想起都令人羡慕。可他不知道,每当黑夜时,另一端的快乐都,另一个孩子——乐乐,也正向往着忧愁乡的生活。

    乐乐自小便听身旁的人提起忧愁乡的事。虽然市民们口耳相传,忧愁乡是“人间炼狱”,可是黑夜里临睡前躺在父亲的怀里,父亲总是告诉她:“如果有生之年,能在忧愁乡玩乐一天,穿着舒服随意的麻布衣在旷野中奔跑、在瀑布里玩乐,哪怕是少享福十年,那也是值得的。”

    乐乐见过忧愁乡的人。他们脸上总是挂着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穿着朴实、举止轻松,就连说话也不需要多想,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像自己,开心时想吹口哨会被长辈制止;看到湖里有鱼儿,想伸手去捞,会被长辈喝止;就连唱歌时想大展歌喉,也会被人批评是粗鲁的举动。

    原来,快乐都不是真正的“快乐”都,忧愁乡也不是真正的“忧愁”乡。

    月底,又是快乐都与忧愁乡居民之间,相互交换物品的时候。

    两个国度的人,又在那条生命之路的中央碰面,一群人在讨价还价。忧愁乡的商团,一辆载满玉米的牛车里,钻出了一个瘦小的身影。那是忧忧。

    小男孩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藏身在货物里,偷偷跟了出来。他见两方人正忙着交易,偷偷又钻进快乐都商队里的一辆马车,藏在一堆鱼虾里。


问一问、想一想:

1. 文中的“生命之路”是指什么?

2. 为什么说那是一条“生命之路”?


121240798_l.jpg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