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陈恕英
插图: 罗宇哲
有声呈献: 郭史光宏
刊登日期: 2021年05月25日

遇见(上)



    清晨,粉色小鸟叼了花儿来到朵朵和米米家的窗前。它望了望屋内,叽咿叽咿地发出叫声,小脚丫一蹦一跳,转了几个圈。朵朵听到外面的动静,掀开被子起身。她拿了一些小米跑到窗前,“吖”的一声拉开了窗户。

    总是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升起时,小鸟就来到了窗前和朵朵相见。“小西,今天我和米米去风的故乡与爸爸妈妈相聚,整个假期都不在这儿。”朵朵将手掌摊开,让小鸟跳进掌心。小鸟放下小花朵,吃掉小米,它待了一会儿,便展翅往树林里飞去。

    药店的熊伯伯驾着旧式乌龟车抵达朵朵和米米的家。“女孩们,准备好了吗?”熊伯伯那雄厚的语音刚落下,朵朵立即锁好门,应了声:“我们准备好出发咯!”随即牵着米米坐上熊伯伯的乌龟车。

    熊伯伯这一趟过来,是带两个小女孩乘搭飞船去见她们在风的故乡工作的爸爸。一星期前,女孩们的妈妈提前出发,这是因为爸爸工作的地方和邻近几个城市轮流举办一年一度的森林派对,今年轮到风的故乡举办,妈妈和其他的动物妈妈们相约,结伴过去帮忙打点布置。

    “熊伯伯,听说您下周也乘搭同样航班前往风的故乡,我的两个女儿就拜托您一起带过来。”朵朵和米米的母亲提出委托,熊伯伯自然义不容辞地答应了。

    飞航等候室里,朵朵见米米好奇地东张西望,精神奕奕,便呼了一口气,如释重负放下心来。朵朵会这样,只因这趟飞行是米米的初体验,朵朵的心里不免悬挂着担忧。

    米米打从出生那一天起,胆子未增一分一毫。她胆怯得像一只赖在树上的考拉熊,仿佛地上长满荆棘,下来行走会刺伤脚板。于是,米米脚不离地成了习惯,她无时无刻要妈妈抱着、呵护着。见到陌生人,她的泪腺像崩塌的桥墩,泪水哗啦哗啦地夺眶而出,接着接连不止地哭闹,直到陌生人知难而退。这就是米米独有的能耐与超强的毅力。

    眼下米米已七岁,娇气收敛了不少,而这次朵朵陪同米米出门还是头一回,朵朵不能掉以轻心。昨晚入睡前,妈妈打电话来对米米的一番谈话是否奏效,朵朵半点把握也没有。今早,朵朵牵着米米来到飞行基地,进口处那道三百六十度旋转门转呀转的,神奇地转移了米米执拗的脾气。米米的眼睛发着光芒,心里冒出探索新环境的心思。

    朵朵见状,悬挂的心终于放下。她们和熊伯伯来到等候室,米米将行李搁在椅子上乖巧地坐着。朵朵递了一颗药丸给米米含在嘴里,自己也含了一颗,她们各自打开水瓶,喝一口水并一口气吞下苦涩的药丸。

    一个小男孩出现在她们的面前,向她们丢来一句话:“现在吃来不及了,等一下你们一定会吐得很惨!”然后一溜烟跑开了。

    “嘿,别理他,像这样的小孩我见多了,待会儿有他好受的了。啊!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住在椅子底下的小仓鼠。”两个小女孩惊奇地看着这小小的生物。小仓鼠又自顾自地说:“清洁阿姨太勤劳了,搞到我们都找不到食物吃。我看啊我们这一族就快灭绝了!”他说完也没理会两个小女孩的反应,一个转身便躲到椅子底下去了。

    这时,一位身穿棉麻白上衣、卡其色长宽裤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环顾等候室,见无空位,便移步到墙边,接着把背包拉前,往里面掏出一本橄榄绿的书,左肩往墙一靠,自若地投入文字世界。

    米米从座位下来,向前走去。“姐姐,我们这儿有一个空位,过来一起坐吧!”没等女子答应,她拉起女子的手就迈开脚步往自己的座位走去。她将背包从旁边的椅子挪了挪,拍了拍椅子,说:“姐姐,坐这儿吧!”女子微笑致意后,坐了下来。“姐姐,我叫米米。她是我姐姐,朵朵。”

    “朵朵、米米,你们好!你们的名字真好听。”

    “那是妈妈取的。她希望我们像音符,有音乐有歌声陪伴,人生就充满喜悦。”

    “那你们还有兄弟姐妹,对吗?”

    “姐姐猜到我们俩是七个音符里的do和mi,我们就有七个兄弟姐妹,对吗?”“嗯,我脑子里确实闪过这个念头。”女子见米米歪了歪头,便解释:“也就是说,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米米和朵朵挤在同一个位子上,她拉着辫子兴奋地说:“我们的爸爸妈妈要我们与不同的人交朋友,这样交织出的音乐才动听。”

    “那,我会是你们的哪个音符呢?”白衣女子侧了侧头问。“妈妈说,低音的do和re是属于爱读书的人的。尽管他们人在嘈杂的环境,却总能找到可以阅读的角落,默默地将书本里的知识灌进脑里。”“如此说来,我是你们心目中的do或re?还是低八度的?”

    “嗯,你是re噢!是低八度的re。”米米说道。白衣女子轻轻地清了一下喉咙,小声地哼出低沉的“re”,然后比了个OK的手势,询问这声音是否还行。朵朵和米米点点头,报以无邪的笑容。“啊,等等!”女子从口袋掏出两块软糖递给了朵朵和米米,接着说:“不舒服的时候可以含着。”两个小女孩接下“低八度re”的初次见面礼,脸上露出了欢欣笑意,把软糖放入裙子的口袋。她们抽出小手后,不约而同地拍了拍口袋,仿佛是请软糖好好待在口袋里,那珍惜又真诚的模样,让“低八度re”忍不住摸了摸她们俩的头。

    “低八度re”低头看书,朵朵不打扰,和药店熊伯伯交代了一声后,带着米米往另一处观看飞船。

    米米的一双手掌就像章鱼触须上的吸盘,紧紧吸附在倾斜的落地玻璃窗。她随即把身体靠了上去,又悄悄仰起下巴,眼睛直盯着外边的一景一物,眼眸尽是好奇与期待。她将一双手交叠,下巴靠在上面,让窗外的景色直击她的内心。她知道,天空的那头,爸爸妈妈在等着她们。

    朵朵和米米两姐妹登上飞船,往爸爸所在的城市飞去。朵朵在米米这个年纪时,搭乘过飞船,她知道九千米高的气压,以及稀薄的空气,产生的高空反应会让身体不好受,于是吩咐米米闭目养神。不一会儿,两人进入梦乡。

    梦里,朵朵见到一只马来貘在胶林里独自行走。马来貘告诉朵朵,自己和家人失散了。后来 ,它尝试询问一个陪伴妈妈割胶的小男孩,是否见到自己的家人,可是小男孩听不懂马来貘的语言。马来貘尝试待在小男孩身边一段时间,仍然问不出个结果。马来貘问朵朵:“你见过我的家人吗?”

    朵朵想告诉它自己在一本书上读过,可她一张开口,冲出口的话顷刻化为文字,一个个零碎地飘浮在空中。尽管如此,马来貘似乎看懂了飘浮的字。“噢,你没看见我的爸爸妈妈?那好吧,其他人也许知道。谢谢你!”说完,马来貘缓缓地往空中奔跑而去。朵朵连忙挥手,“马来貘,你一定能找到爸爸妈妈的,祝福你!”

    马来貘离开后,朵朵的耳边隐隐约约传来熟悉的声音。

待续


问一问、想一想:

1. 你认为这篇故事的“遇见”,是遇见什么呢?

2. 故事角色中哪些是人类,哪些是动物?请概括他们的性格。

3. 朵朵和米米在飞行前一晚,妈妈对米米说了什么?凭你的想象,试写出她们之间的对话。


36320346_xl.jpg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