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陈恕英
插图: 俞德业
有声呈献: 郑锦隆
刊登日期: 2020年07月28日

夜里的声音


    

    星期六凌晨两点半,妈妈轻声地将大元叫醒。大元搓揉着眼睛,立即起身去洗漱。像这样子每逢周六、日以及学校假期从梦中被唤醒已有两三年。今天正是学校假期开始的第一天。大元和妈妈吃了简单的茶点——美禄泡饼干之后,穿了件蓝色外套,便去屋外提起工具,戴着头灯,摸黑往胶林里走去。星空底下,大元安静地陪伴母亲走过笔直小径,这样默默跟在妈妈身边的节奏,大元早已习惯。

    大元想起他最初被妈妈叫醒到胶林里的过程,心里是忐忑不安的。他害怕老虎无预警发出低沉的警告声、大象偶尔的呐喊声,还有那不愿缺席的虫鸣声,聒噪得让人不得安宁。万籁俱寂?怎么会?他丝毫感受不到俱寂。

    大元愿意陪伴母亲,那是因为母亲需要陪伴。在这夜行性动物,比如老虎、黑豹活跃的黑暗底下,蟒蛇也没闲着越过胶林,他别无选择唯有陪伴,因为他更害怕失去妈妈。每当他想到这一点,那些害怕也就悄然退却,守护的信念一旦开启,深扎内心,久而久之成熟了心智。

    大元曾问妈妈,为何选择这辛苦又危险的行业?妈妈并没有回答。初时,大元不知妈妈是不想回答了,还是被生活压迫得不爱说话,她像得了失语症一样沉默寡言;还是妈妈抱持着不去想太多,就不会招惹危险的信念,而沉默不语?

    后来,大元在婶婶口中得知,妈妈割胶赚了很多钱,婶婶话中满是羡慕。爷爷明理,为妈妈辩护,大元才知道妈妈比婶婶早起去割胶,无非是想多收一些胶汁,一旦起得晚,离清晨越近,胶汁流量就减弱。他知道妈妈赚的钱只能够维持他们母子俩的基本生活。妈妈不敢乱花钱买不必要的东西,但大元知道自己的吃穿从来不缺。

    每当收胶结束,大元会收到妈妈给的一块钱,这一块钱若在学校里可以买两份热腾腾的面、肉丸串以及饮料。但他和妈妈一样,养了个好习惯,通常只买一碗面就足够他饱餐一顿。他将剩余的一部分存了起来,一部分用来买喜爱的书籍。他的房间里已有可观的书刊画报,可以出租给同学,赚些钱替母亲减去些许生活负担。

    胶林里,妈妈割胶,大元则掏出胶杯中凝固的残余胶汁,抛到携带着的桶里。有时,胶杯里也会藏着不速之客,比如小蛇和蜘蛛,每每手触碰它们必是一阵惊心动魄,夜里平添一阵惊吓声。但大元总是能尽快处理自己的害怕,将之抛诸脑后,继续工作。

    母子俩一棵接一棵地割和掏,这动作周而复始。母子俩专注工作,胶杯撞击铁钩声、以及妈妈一刀刀割破胶树的声音,两者交织,单调而无趣。但大元最喜欢听的莫过于此,他知道那是陪伴的声音呀!

    隔夜的胶,恶臭无比,若遇雨,杯中浸泡着残余胶水,可想而知掏后是满手的恶心,如同烂臭了的豆腐渣沾满手。连续几天下雨,幸好昨日无雨,胶杯里只是冲鼻难闻的气味。大元从来没有因此心生嫌弃。

    今天,大元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希望赶快结束工作,期盼能坐下来休憩片刻。

    这时,大元突然感受到四周前所未有的宁静,就如同播放着的音乐突然硬生生被关掉一样。大元终于感受到什么是万籁俱寂。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这个世界除了他和妈妈,就没有其他的了,但下一刻他感到自己的心被掏空了一样极其难受。他回头看妈妈,妈妈并没有在后面。大元心是一惊,呼吸急促了起来。

    胶林深处,大元见到一道微弱蓝光,蓝光正向自己移动。他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走了过去。

    他凑近一看,那是一只动物。这黑与白的动物他是知道的,那是马来貘呀!只是,它为何在这个时候出现?它身上怎么会发出蓝色光芒?它应该待在树林里,不是吗?难道它和家人失散了?他疑惑顿生。

    大元轻轻地将手伸了出去,静静地等待马来貘的回应。大元尝试接近它,他知道这动物温驯,不具攻击性,而且它站在他眼前,如此安静。它的眼睛直视着大元,似乎能透过眼睛来判定大元是否可接近。马来貘的头动了一下,大元感受到对方正接受自己的善意,于是摸了摸它的头。

    “你好,我是大元。”接着他关切地问:“你是不是和妈妈走散了?树林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你赶快回去吧,不然你的妈妈会担心的。”

    马来貘似乎听懂他的话,发出一道高音频声后转头就往树林方向走去。

    “呃,这声音……还真刺耳呢!幸好它和无时无刻都要展现歌喉,爱唱歌的虫子不一样。”

    马来貘走后,大元发现蓝光仍在。他仔细一看,原来那是一处斜坡,斜坡上长着好些发光的蘑菇。哈,原来蓝光不是从马来貘身上发出的——大元笑自己看太多科幻故事,将蓝光生搬硬套在马来貘身上。

    大元摘下两朵蘑菇,一大一小刚好就长在一块。他仔细端详,大的约莫五十仙,小的则如同十仙般大小。

     “大元。”妈妈轻柔地叫唤大元。她总是压低声量,担心惊醒小动物。

    “啊,妈妈!”大元见妈妈走来了,也轻声地回应。

    妈妈见大元手中拿着发光的物体,便凑近一看,说:“近来天气特别潮湿,有利于蘑菇生长。但这发光的蘑菇倒是很少见呀!”大元发现此刻的妈妈特别愿意说话。

    “刚刚那是马来貘的声音,对吧!”妈妈问。

    “噢,妈妈经常遇到它?”

    “不,最近才出现。”

    “它独自来吗?”

    “嗯。”妈妈又关上了说话的按钮。

    妈妈和大元提了工具就坐下来休息片刻,接着往来时路去收胶汁。

    大元回到家立即翻开动物百科全书——“啊,马来貘虽然是夜行性动物,却鲜少在夜里出没。这只马来貘不单是独行侠,还是夜猫子呢!”大元再抽出植物百科查询发出蓝光的菇……

    第二天,大元在胶林里依然见到那只马来貘出没。它会主动靠近,陪伴在侧,但仅仅只是跟了两棵胶树的距离就不再跟随。第三天,它则默默看着大元工作。虽然如此,大元有了马来貘的陪伴,在漆黑的夜里多了一份踏实。第四天,大元带着期待的心情来到胶林深处,可他收完所有的胶汁,仍不见马来貘踪影。

    去哪儿了呢?大元失落极了。

    自此,大元再也没有见过那只马来貘。

    “爸爸,马来貘的声音是怎样的?是这样的吗?啊……”小男孩发出一道尖锐的声音。

    “那声音具体是怎样的,我不太确定,但当初感觉不太美妙倒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您真的没有再见过那只马来貘了吗?”

    “爸爸去城里上大学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那只马来貘!好了,爸爸的故事说到这里,下回轮到你说故事给我听咯!”

    “嗯好。不过,我真想听听看马来貘的声音呀!”


问一问,想一想:

1. 文中提到哪些声音?

2. 请画出马来貘和大元的模样。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