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郑德发
插图: 农夫
有声呈献: 潘德南
刊登日期: 2020年07月14日

东东国和西西国(上)


    “西西国好大胆子,侵犯我们东东国的领土。我们不能丢脸!马上给我调派一万大军,前进乌鲁鲁,向西西国交战!”东东国的国王透过视频,向全国人民宣布。画面里,他的胡子好像气得翘起来。

    “东东国欺人太甚,侵犯我们西西国,还说是我们侵犯他们!来人,给我也调派一万大军,开往乌鲁鲁,向东东国宣战!”西西国的国王看到东东国国王的视频,也气得翘胡子,马上宣布开战!

    这是乌鲁鲁平常的一天。清晨的阳光,一点点拨开了夜的漆黑,也慢慢驱散了晨雾。东东国和西西国的士兵,各自在驻守的防卫室出来,面对面地展开操步、升旗。在他们之间,横着一个大牌坊,两面都写着:欢迎进入我们的国土。牌坊下面,却挡着一道大栅栏,被大锁紧紧锁住。大栅栏两面挂着圆圆又猩红的警示牌:禁区,不得进入。

    乌鲁鲁在海拔五千米的高山上,是东东国和西西国的交界处。在那么高的山上,不要说人,连动物也少见,所以乌鲁鲁平常只有东东国和西西国的士兵,他们日常所需的粮食,由运送粮饷的士兵一个月运上来一次。那个时候,士兵们才有机会见到陌生人。

    东东国和西西国的人长得不一样,一个白一个黑,他们说的话、吃的食物都不同。由于山高路远,士兵被派来这里,至少要驻守一年以上。那里接收不到任何讯号,没有电视节目、娱乐。驻守的日子,一天就像一年那么长。

    操步、升旗后,一个东东国的士兵到大栅栏那里,吹吹口哨,引来西西国的士兵的注意。东东国士兵打开随手提的篮子,掏出一个小馒头。他拿起吃了一口,再拿出其他的馒头。西西国士兵对馒头感到兴趣。在犹豫时,其中一个大胆的士兵,走前到栅栏,接下那一篮的馒头,带回给同伴。东东国士兵示意他们吃,他们嗅了嗅,想也不想就吃下了。后来,西西国的士兵想到自己有烤饼,也送了过去给东东国的士兵。

    吃,打破了语言和文化障碍,虽然他们不太适应对方的食物,但乌鲁鲁也没有什么人,大家面对面,看惯了,吃一吃对方食物也无妨,没有外人知道的。

    一天下午,阳光把乌鲁鲁照得暖暖的。一个西西国的士兵走到大栅栏,拿出几张照片。他招招手,要给东东国那边的士兵看看。一个东东国的士兵便走了过来。他们在大栅栏之间,比手划脚起来。西西国士兵手指指照片,要东东国士兵看。他又掏出一本小册子,说了一些听不明白的话。东东国士兵仔细地听,想了想,再看看照片,才知道西西国士兵给他看的是妻子和小女儿的照片。东东国士兵也随手把收藏的妻儿照片掏了出来,给西西国士兵看。他们眼睛对望一下,然后笑了起来。

    这天的夜晚很冷,弯月高挂。驻守室的东东国士兵打开炉子,丢了一小铲子的煤炭进去烧,让室里暖和。他烧了一小壶的茶,烤了一些小饼,看到对面的西西国驻守室有些阴暗。他披上袍子,走到大栅栏前喊了喊,驻守室跑出两个西西国士兵,一脸忧愁。西西国士兵比手划脚地,表示山下好久没有送来煤炭了,原来大家似乎忘了山上的乌鲁鲁还有这么一点的士兵。士兵们缺煤炭,只好每次只烧一点,但不足取暖。

    东东国士兵知道了,转过头回去,拿了一篮的煤炭,回到大栅栏交给西西国的士兵。

    山下的士兵,这天照日常般送东西到乌鲁鲁给东东国士兵。随着来的,还有国王写的一封信。信上写着:乌鲁鲁的士兵们,我记起你们了。我会派长官们来探望你们。辛苦了!

    果然,长官们很快就要探望东东国的士兵。东东国士兵想了想,觉得不可以让他们知道自己在山上跟西西国的士兵混得那么熟了。他们急急走到大栅栏,唤了西西国的士兵一起商讨。


问一问,想一想:

1. 如果你是东东国或西西国的士兵,驻守在乌鲁鲁,你会如何打发日子?

2. 你觉得,东东国士兵唤了西西国的士兵,一起商讨什么呢?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