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郑德发
插图: 农夫
有声呈献: 李璘
刊登日期: 2020年03月17日

猎犬和指南针


    

    现在我们出门,只要掏出手机,按下导航程序,导航程序便会列出最快捷、最不堵车的路线,用语音指引我们去到目的地。上个世纪,没有手机,也没有导航程序,人们出门是靠着印象,记住前往目的地的路线,这条路线必须一走再走,走到熟悉了,才不会迷路。如果我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就要靠着地图,辨认方向,让方向感带路,因此方向感非常重要。没有方向感的人认路很差,他们觉得每条路看来都一样,常常分不出东西南北,结果容易慌张迷路,非常危险。

    什么是方向感呢?简单来说,那是上天赐给人,放在人体内的指南针。但是,这个指南针不是我们一出生就有的,它需要我们一再训练,开发我们的五官、记忆和肢体,才逐渐形成。

    童年是磨练这枚指南针的最佳时期。小时候,妈妈放心我独自出门,我喜欢一个人骑着脚踏车到几公里外的学校上学,也喜欢到处乱闯,或许去欣赏住宅区内每一户房子的不同、或许去附近的橡胶林探险。那时治安很好,很少听闻掳拐小孩的事件,不像现在,父母都把孩子紧紧地看顾在身边。

    出门时,我就像一只小猎犬,训练自己记下沿路的每个拐弯、左右方向、前后次序、路程距离、花费的时间,还有路途上明显容易记的路标,有时是一个旗杆、一棵老树、一座教堂,有时是一栋房子、一个路牌、一座水池、一间商店,这些东西深深烙印在脑海里,滋养我身体内的指南针成形。我靠着这样的训练,渐走渐远。念中学时,学校已经在十多公里外,我在天未亮时出门,摸黑走过七拐八弯的路,到巴士站等清早的第一班车,下车后穿过一座甘榜和一道铁路,走到学校时,天才开始蒙蒙亮。那时,我的指南针已经成形,在我出门时给我信心和方向。

    猎犬长大了,我走向世界。到了一个陌生国家的城市,我打开地图,观察上面的标记,就能大概摸索出如何前去目的地。通常,我会花一天的时间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像猎犬寻找猎物般,尽量记住沿路每个角落最有特色的东西,这样第二天出门时,就不必靠地图,也能认路回来了。

    现在有了网络,我也喜欢在网络地图按下世界各地的某一点,然后放大观察那一点有什么特别。那里或许是一座荒芜的小岛、一片毫无人烟的沙漠、一个人口拥挤的大都会、一个文化历史悠久的小镇。我还可以利用网络地图拍摄的街景,让自己行走在城市里。凭着猎犬般的直觉,我可以想像那是什么样的一座城市。

    每个人都是一只猎犬;每个人体内都有一枚指南针。它磨练我们勇敢闯天下,即使我们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会害怕。现在,我们有了科技的便利,依赖它,反而忽略了天赐的指南针;我们也从猎犬,渐渐变成现在只能窝在家里的宠物犬,屋子以外的世界,变得好陌生、好危险。或许,科技的发达不是带来祝福,而是夺走我们的天赋。


问一问,想一想:

1. 猎犬和宠物犬有什么不同呢?

2. 你要如何让自己身体内的指南针成形呢?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