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欧阳珊
插图: 俞德业
有声呈献: 尤进来校长、谢佳丽老师、王英凯同学
刊登日期: 2022年06月28日

消失的过去



    李子风注意到最近流行一件好玩的事:去了解一条人们再熟悉不过的街名,或是找出已经消失的街名,由此拼凑出一个地方的面貌,甚至找出一个人与地方上的故事。

    想到这里,李子风向开着车子的妈妈问道:“妈妈,这条街叫什么名字?”

    妈妈缓缓地把车子停在路边,对子风说:“这条街叫打铁街。”

    “打铁街?”李子风把这街名和街景作了对照:“那,这里是不是有一些打铁店?”望着安静的小小街道,子风疑惑:这街名和街景似乎不那么符合。

    “是的。”妈妈下车,牵着子风在街道悠闲地走着。她知道子风越看越好奇,因为街上一间打铁店都看不到。妈妈才回答:“几十年前,这里确实有打铁店。”

    “啊?几十年前?”按照子风的理解,打铁店是打铁的,是从事与铁有关,比如制作或修补刀子、锅子之类的店铺。于是他问:“那现在打铁店都在哪里?”

    “喏,这间、那间,和远处那间规模比较大的,曾经都是打铁店。后来,我们生活中所用的物品,在大超市里就能买到现成的,人们不再需要打铁匠,于是这些打铁店铺便陆陆续续地结束了经营。你的外公、外婆说,在跑马车的年代,人们还常常来这里为马打马蹄铁,那时候,街上叮叮当当的,可火热兴旺呢!”

    “啊……”李子风望着一间开着门,已没有打铁的店,店前有一个大炉子,他感叹自己出生得太迟,没有机会看到从前打铁活动的情景。“妈妈,网络上能看到打铁街的情景吗?”

    妈妈说:“待会儿我们回到家,上网找找看。应该还可以找到吧?”

    “用最先进的网络,找寻古老的旧东西。”李子风再感叹。

    “我记得附近的鸡场街去年开了一间刀的博物馆,我们择日去看看打铁的展示。听说还可以动手体验呢!”

    李子风这才高兴地拍起手来:“好哇,但妈妈可别忘了这事,一定要带我去哦。”

    于是,两人高高兴兴地回到车里,到原本打算去的地方——李子风叫那个地方“大象村”。

    这个地方延续了上一次他们聊过的话题:“甘榜吉灵清真寺那一带的吉灵人,现在都跑到哪里去了?”今天并没有吉灵人住在“甘榜吉灵”,那里只留下古老的兴都庙和清真寺。

    喜爱历史的妈妈听人说过,后来很多吉灵人搬去当时英政府在“郊区”专为他们开辟的聚落。“听起来跟葡萄牙村一样啊。而且,吉灵人和仄迪人有什么不同?”子风有点感觉了。

    “聪明。葡萄牙村和这里的仄迪村(Kampung Chetty),今天都是马六甲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时被列入宪报的保护村,因为这些少数人种代表了历史遗留的多元民族文化。今天,我们叫吉灵人为印度人或印裔,仄迪人则是印裔与其他种族如华人等混血后的后裔。保护这些少数族裔和他们的文化,可以反映马六甲,甚至马来西亚的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

    靠近大象村时,子风看见路牌写着“Jalan Gajah Berang”,他提醒妈妈:“妈妈,小心开车,这条路有大象!”

    开着车的妈妈大笑:“哈哈哈,而且是愤怒的大象!不过放心啦,这也是从前的事。可能当时人们开垦这一带之前,这里还是郊区,有树林,偶尔发生大象从树林里跑出来摧毁东西的事情,所以人们把这地方叫Gajah Berang,以便提醒人们经过时要注意。”

    从前,这里的大象很多,驯象师也懂得怎样和大象做朋友。高大有力的大象,不但是帮助人们搬运东西的好帮手,也是人们的交通工具。打仗的时候,它们也是载着武士横冲直撞,踩踏敌人的“战神”!

    妈妈接着有点遗憾地说:“现在,这里已变成热闹市区的一部分,想要看大象,要去动物园了。”

    “大象!大象!”子风指着前面喊道。原来是到了仄迪村,村口的牌楼上就装饰着两个很大的大象头,大象还掀卷起长长的鼻子!

    妈妈把车子转进村子,停在村子尾端的一间兴都庙前面。


问一问,想一想:

1. 你看过打铁吗?试搜寻打铁及其他已经消失的古老行业。

2. 故事中,除了消失的打铁行业,还有什么也消失了呢?


0628---2a_rgb.jpg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2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