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欧阳珊
插图: 俞德业
有声呈献: 燕美华小——尤进来校长:旁白、爸爸 | 李玮心老师:妈妈 | 王英凯同学:李子风 | 叶凯沅同学:纳达古玛
刊登日期: 2022年05月24日

多元的清真寺



    李子风的学校里,除了华人、马来人、印度人,还有葡萄牙后裔、荷兰后裔、本地化的印度人后裔仄迪(Chetty)人等等。

    “妈妈,马六甲算是特別多多元种族的地方了吧?有了多元种族,就会有多元文化、多元宗教。”

    “是的,子风,马六甲的多元特色特別明显。尤其多元化的食物,已经是本地不同种族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子风歪歪头:“这怎么说呢?”课本上时常读到,我国多元民族、多元文化,以及多元宗教共存,子风估计就是不同民族、文化和宗教同时出现在一个国家或区域。但食物的多元和生活……是怎样的情形呢?

    妈妈指指子风在餐桌上吃到一半的椰浆饭说:“例如,你经常吃的椰浆饭(Nasi Lemak),是许多本地人首选的早餐。不同民族的食物,同时出现在各民族的餐桌上。”

    子风很快举一反三:“就好像我可以选择华人式的早餐,比如:炸油条,或欧式面包配咖啡,还可以吃马来人的椰浆饭或酸酸甜甜辣辣的娘惹叻沙。”

    妈妈一边收拾一边补充说:“所以本地人去了国外,他们最怀念的就是我们那多元又精彩的食物。”

    说到多元的美味食物,李子风最兴奋了:“妈妈、妈妈,今天是星期六,我们今晚去鸡场街(Jonker Walk)的夜市走走,好吗?那里的各种美食最多元了!”子风说完已经垂涎三尺。

    妈妈笑笑,问旁边总是很少说话的爸爸:“今晚去逛逛吗?”

    爸爸静静地笑笑,但还是带点严肃地说:“要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哦。”

    子风马上抢着说:“可以、可以,没问题。”

    晚上,三人到达鸡场街。子风在街上遇到同学纳达古玛(Nada Kumar)在老街里走动玩乐,便高兴地和他一起边走边吃边聊。古玛就住在附近的一条老街,叫吉灵街。

    子风说起下午他在家里和妈妈聊到的“多元化”,从小在老街长大的古玛有点自豪地说:“我们老街这里的文化最多元了。”

    子风随手指着老街里的一间古老清真寺,请古玛解释这条老街是如何“多元文化”的,以为这可以难倒古玛,谁知古玛得意地说:“哈,讲述这座甘榜吉灵清真寺,正是我的拿手好戏!” 

    古玛把子风和爸爸妈妈带到甘榜吉灵清真寺(Kampung Kling Mosque)的街对面,便开始指着清真寺屋簷之间的装饰物说:“来来来,站在这里看过去,看到一个囍字吗?”子风看了一阵子,眼睛终于被“囍”字捉住了。

    而且,子风还禁不住惊喜地问:“咦,囍字旁边的花草装饰,和附近的华人老庙青云亭的很像啊!”

    妈妈仔细地看了看,再对比了脑袋里平日熟悉的青云亭屋顶上的装饰,说:“是跟青云亭差不多一样,但因为伊斯兰教的关系,只有花草的样式,没有人物的造型。现在这些装饰被漆成白色,你不说,一般人不容易注意到。当年,这些应该是华人安装上去的吧?”

    古玛自豪地说:“是啊,清真寺修复工程的人说过,这是敬献给真神阿拉的建筑,要请当时最好的工匠、用最好的工艺来做。”

    妈妈“嗯”了一下,想起老地图上这个地区曾经叫“甘榜吉灵”(Kampung Kling),曾经有很多印度人聚居,所以建在这里的清真寺就叫做“甘榜吉灵清真寺”。为了满足不同宗教信仰的印度人,这里同时建了“甘榜吉灵清真寺”,清真寺的旁边又有一座兴都庙。当时,甘榜吉灵的印裔各自选择了不同的宗教,自由兴建了各自的宗教场所。真是多元又和谐啊。

    妈妈把这个想法说出来,而且点点头说:“有趣啊,这座印度人的清真寺。印度人不一定是兴都教徒,也可能是穆斯林。拥有不同宗教的甘榜吉灵需要兴都庙,也需要清真寺。”

    古玛哈哈大笑:“没错,我们印度人也有很多是穆斯林啊,不过我是兴都教徒,但不妨碍我喜欢这精彩的建筑。”

    爸爸点点头,提醒子风:“你还记得我们昨天早上去吃你最喜欢的印度面包吗?”

    子风想起来了:“当然记得呀。我们去了‘嘛嘛档’吃印度面包。”

    爸爸说:“信奉伊斯兰教的印度穆斯林,我们就叫他们Mamak,他们开的餐厅,本地人就习惯称作嘛嘛档。”

    子风很喜欢爸爸有时带他去嘛嘛档,那里的印度煎饼很好吃。

    清真寺里面有很多精彩的建筑元素。不同的建筑元素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生活和价值观。古玛介绍:“里面还有个很漂亮的欧式水池、华人神轿般的讲经轿子、日本的瓷砖、罗马式的柱群,当然少不了伊斯兰教的经文等等。”

    古玛的手指高高地指着前方:“你看,屋顶是四方、重簷、山花,这种形式只在马六甲看到……”

    夜幕降临,天色昏暗,四围的景观已不容易看得清楚。爸爸跟子风和古玛说:“我们该回家了,改天再来玩。”

    子风跟着爸爸妈妈转身要走了,他转头跟古玛摇手:“谢谢你,古玛。改天我们再来参观这经典、多元文化融合的建筑。”


问一问,想一想:

1. 马来西亚人的生活如何表现出多元文化?

2. 什么是仄迪(Chetty)人?

3. 当时,马六甲的印度人为什么兴建清真寺?


0524-多元的清真寺-backup-send_2.jpg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2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