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郭史光宏
插图: 农夫
有声呈献: 郭史光宏
刊登日期: 2022年01月11日

你不知道



    “哔!哔!哔!哔!”

    “哔!哔!哔!哔!” 

    “哔!哔!哔!哔!”

    拍下闹钟,雷老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早在六点闹钟响起的半小时前,他就醒了。缩在暖暖的被窝,想着冷冷的荧幕,盯着秒针一下一下地跳、一圈一圈地过,真希望时间走慢一点、慢一点,再慢一点。

    雷老师拍了拍双颊,用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从床上缓缓爬起。急急刷牙洗脸,匆匆吃过早点,他坐到办公桌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今天的教学,他准备了图文并茂的课件、生动活泼的视频、好玩的互动游戏……学生应该会喜欢吧?效果应该会不错吧?雷老师打开谷歌教室,一边等待学生上线,一边在心底顺教学流程。

    “同学们早!”雷老师抖擞精神,给了麦克风最活力的声音,给了镜头最灿烂的笑容。过了半响,眼前依旧是一个个黑漆漆的框框,耳边仍然寂静一片——气氛有点尴尬,笑容开始僵硬。

    “大家还好吗?方便的话,还是希望同学们打开镜头、开麦说话,让老师看到你的样子、听见你的声音。”雷老师硬着头皮继续释放善意,“不过,如果网速不理想,也可以不开镜头,不勉强啦。不方便开麦开镜头的同学,可以善用留言区,通过文字的方式参与课堂,跟老师互动哦。”

    “好的。”“ok。”“谢谢老师。”留言区冒出几条信息,总算让雷老师松了一口气,“那我们开始上课咯!”

    对着屏幕,雷老师开始滔滔不绝,语调抑扬顿挫,语气慷慨激昂,时而睁大双眼,时而眉头深锁,就差没在荧幕前手舞足蹈了。他知道,线上课不比实体课,人与人之间少了肢体互动和眼神交流,只能努力使出浑身解数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此外,他也尽量在教学过程中抛出问题,邀请学生讨论交流,希望能提高学生的参与感,但结果往往叫人扫兴。

    “纳粹政府为何要颁布一系列歧视犹太人的指令?”雷老师看着屏幕,给出思考时间,等待学生主动回应。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见没人回应,雷老师耐着性子重新问了一遍。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还是毫无动静。“小雨,能说说你的意见吗?”他用剩下的一丝耐心,点名学生回答。

    “老师,不好意思,刚刚网络有点卡,我没听清楚您的问题。”留言区小雨的信息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一次,雷老师坐不住了。

    “这个问题,我已经重复问了两遍,每一遍等了你们三分钟,没有一点反应!如果真是因为网络卡顿而听不清楚,应该早点告诉我啊!为什么要等到我点名了才来说?我看根本就不是网络问题,是态度问题!”雷老师憋了一上午的怨气,一下子倾泻而出。

    “镜头不开,麦也关着,叫你不应,问题不答,你们到底有没有在专心上课啊?本来还特地准备了视频和游戏,看来是对牛弹琴,算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吧!”

    使劲点击“结束会议”的按键,雷老师瘫坐在椅子上,气喘吁吁,愤愤不平。


    “小雨,起床咯!今天有学校的网课哦!”妈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硬是将小雨从美梦中拉了出来。

    小雨打了个呵欠,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想到今天的网课,就想到雷老师;想到雷老师,就百般滋味在心头啊。怎么说呢?雷老师是用心备课、认真教学的好老师,这点大概人人都知道。同时,他那强大气场和摄人气势也是大家都领教过的。对于雷老师,同学们是又敬又怕。上他的课,总会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实体课如此,线上课也一样。

    刷牙洗脸吃早餐,一切准备就绪,小雨坐到了书桌前,打开手提电脑,连线谷歌教室。

    “同学们早!”雷老师洪钟一般的声音从电脑传出,小雨不由自主挺直腰板,正襟危坐。想说开麦跟老师道一声早安,但鼠标移到开关麦克风的位置,却又陷入犹豫:就这样开麦,会不会太唐突?万一老师接着问我问题,该怎么回答?还是等其他同学先开麦,我再跟着吧。

    思前想后,雷老师的声音再次响起:“大家还好吗?方便的话,还是希望同学们可以打开镜头、开麦说话,让老师可以看到你的样子、听见你的声音。”老师都这么说了,那还是打开镜头吧。刚要点开镜头,又听见雷老师说:“不过,如果网速不理想,也可以不开镜头,不勉强啦。不方便开麦开镜头的同学,可以善用留言区,通过文字的方式参与课堂,跟老师互动哦。”

    听老师这么一说,小雨又犹豫了:其他人都没开镜头,就我一个人开,会不会很奇怪呀?假如一时分心或跑神,老师会生气吗?同学会笑我吗?还是不开更妥当吧,大家都没开,跟大家一样就好了。最后,小雨选择了文字互动,在留言区输入“谢谢老师”四个字。

    雷老师开始讲课。今天讨论的文本是《木箱上的小男孩》,是一部第二次世界大战幸存者的回忆录,追述了犹太人当时遭受的种种迫害。不得不说,雷老师的课讲得真好,三两下就把小雨带进了战争的氛围,为纳粹的残酷咬牙切齿,为犹太人的遭遇无奈叹息。听得正精彩,网络却突然不给力,屏幕画面开始卡顿,电脑声音也断断续续。

    “纳粹……为何……一系列……指令?”雷老师留下一句不知什么话后,就没继续说下去了。他是在提问吗?他问了什么问题啊?要不要留言请他再问一遍?这样要求老师,会不会不太礼貌呢?还是等等其他同学吧,说不定他们能回答呢?等着等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纳粹……颁布……歧视犹太人……”雷老师又重复了一遍,但网络再次不给力,小雨还是没听清问题。怎么办?雷老师的脸色好像越来越难看了,该不该让他知道这边的网络问题呢?是直接开麦说吗?还是通过打字留言?他会不会觉得我在撒谎?他会不会认为我没专心听课?小雨的鼠标移到麦克风的标志上,很快就飘走;输入留言区的字,马上又删掉……

    “小雨,能说说你的意见吗?”网络恢复正常,这句话,小雨听得一清二楚,整个人如遭雷击。惨了惨了,这次竟然被点名,不回应是不可能的了,但要怎么回应呢?一股热气冲上了小雨的头,将脸颊和耳朵烘得热热的。她硬着头皮,千斤重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下文字,发送到留言区——“老师,不好意思,刚刚网络有点卡,我没听清楚您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已经重复问了两遍,每一遍等了你们三分钟,没有一点反应!如果真是因为网络卡顿而听不清楚,应该早点告诉我啊!为什么要等到我点名了才来说?我看根本就不是网络问题,是态度问题!”雷老师暴走了,一字一句如子弹连发,射进小雨胸口,“镜头不开,麦也关着,叫你不应,问题不答,你们到底有没有在专心上课啊?本来还特地准备了视频和游戏,看来是对牛弹琴,算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吧!”

    屏幕上雷老师怒气冲冲的脸瞬间消失,小雨呆坐在椅子上,眼眶泛红,满腹委屈。


问一问,想一想:

1. 雷老师和小雨,谁更无辜?谁更可怜?

2. 假如你是其中一人,你会怎么避免这场冲突?

3. 过去的这两年,你的网课体验如何?是否也经历了酸甜苦辣的复杂滋味?


0111.jpg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2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