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陈恕英
插图: 俞德业
有声呈献: 郭史光宏
刊登日期: 2021年12月21日

地底小人国(假期特备)



    小聿站稳脚步,抬头望了望身后白底红脉彩芋叶,以及前方另一株鳟鱼秋海棠,他这一望心生起莫名恐惧,“啊……”他心是一惊,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一个踉跄脚步没站稳,摔了一跤。小聿连忙站起身,抖落身上的灰尘。他再望了一眼眼前的植物,双手反射性地捂着嘴。家里种植的这两种观叶植物,大小长度在一至两个手掌之间,但现在竟比自己高出许多。他意识到彩芋叶和鳟鱼秋海棠长成如此巨大,也许是自己变小的缘故。但,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推测是否正确,小聿不得而知。他习惯性地看了看内置于指头上的表,时间显示5:07pm。他往前走了好几百米,四周仍然毫无人烟。路的两旁尽是巨大的各类蔬菜,整齐排列,仿佛这是巨人的菜园,他戒备之心立即上了发条——也许冷不防地,就有庞然大物来攻击。小聿战战兢兢走了大约一个小时,一阵雾气飘来,放眼望去,四处灰蒙蒙一片,能见度极低。加上天空洒下一道道红屑,令小聿更是心惊胆颤。

    小聿整理思绪,眼前的景象为何骤然突变?他忆起自己和两个哥哥趁着傍晚,推着手推车到果园摘波罗蜜。不料,自己脚下踩空,迅速往下滑,经过长长的滑梯,站起身后,他便发现自己身处异域……

    “嘿,这里很危险。赶快跑!”这时,一位戴着透明头盔、身穿防护服的女孩拉着小聿的手迅速往前奔去。她手上握着喷枪向前一挥,神奇地,前方的雾气自动退去,显现出一条路。她紧紧拉着小聿的手不敢松开:“嗳,你怎么如此大胆,一个人到这里来?看你这打扮,不像这里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安函聿,你可以叫我小聿,我刚从树林里的一个洞口滑下来……”小聿气喘吁吁地回答。

    女孩眼睛快速闪过一道光,眼帘立即眨了一下,不一会儿便恢复坚毅神情。

    “我是勘察员——米尔,勘察方圆一公里处的空气质数。你的意思是,你是从上面来的?你怎么没戴头盔啊?”米尔打开入口,走了进去,小聿尾随进入。他打量了女孩,她的样貌、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但脸上尽是沉稳和坚毅。

    “刚才那个地方上空布满毒气。人要是在那里多待一会儿就会昏睡,严重的话性命不保;动物就更不用说了,它们简直无法靠近一步。”米尔将头罩的透明物体往上一推,两指往嘴里一放,清脆哨声立即响起,一匹白马从远处奔跑过来。米尔轻盈地跃上马背,伸出手来拉了小聿一把,小聿轻松地坐上马背。

    “那里的植物为何那么高大,是我们缩小了吗?”

    “我听长老说,那些植物之所以硕大无比,是因为我们进入地下通道后,身体变小了。”

    小聿这才知道此刻的自己身处地底小人国。

    “这些瓜果蔬菜早期是长不出来的,后来经过发明家的一番努力,地底成功长出了瓜果蔬菜。不过也因为它们长得实在巨大。居民们都不敢靠近这个地方。”

    米尔一路策马奔腾,不久,便来到一条山路。山路弯曲,但坡度不算陡峭,沿着山体环绕。米尔骑在马背上,小心地沿路而下。

    不久,两人来到了山下的市集。米尔将马牵到一家饭馆前干净的马房里,服务员见了立即给白马挑来了干草,让它吃个饱。“这里对待动物跟对待人一样,服务真周到。”米尔瞥了小聿一眼,仿佛这话有失礼之处:“白马是家人,不是动物,他们和人一样,我们不分彼此。”但她没说出口,径自走到柜台,脱下手套和头罩,独自跟老板聊起天来:“这上面的天气最近半年来维持得还不错,刚刚喷洒了消毒剂,已干净清澈了许多。”

    “不过啊,那消毒药水,你还是要多担心一点,绝对不能沾到人的皮肤。我看你包得密实,倒是放心的。”米尔喝着服务员刚刚端过来的茶水、糕点,只是听着,没有搭话。

    “嗳,你那朋友怎么没有头盔啊?”服务员哈雷在米尔的耳边轻轻地问。

    “这小孩从上面来的。”米尔淡淡地交代。

    “我的世界空气清新,没有污染、没有病毒,不需要头盔啊!”小聿觉得有必要作些解释。 

    “他是老板的儿子——哈雷。”米尔介绍,“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

    “大家好。我是小聿。来自地面。”

    “噢,地面上好久没派人来了,欢迎你!快坐。”老板递给米尔一本泛黄记录簿,里头记载着地面的人来用餐的次数以及莅临的日期等。米尔顺手将记录簿交给了小聿。自她接过父亲的棒子,勘察入口处空气质量以来,每逢工作结束,到这家饭店用餐成了不可免的事。老板总在米尔用完餐点,递来她已看过无数次的簿子。老板之所以递簿子给米尔,自然是延续了昔日的习惯。后来,地面上没再派人来,米尔通常吃了东西就动身离开。这一次不一样,她亲自写下了来者的名字与时间。小聿凑了过来:“你在做什么呢?”米尔大方将本子递给了小聿。

    小聿接过本子,发现上面清楚记录了上一次的访客——卡西,十年前到访此地。他再往上看,卡西每个月必探访一次,他见的人并没有详细记录在內,只在备注栏里填写代号C-Y-11e5-07。

    “这是?”小聿指着那组代码问道。

    “爸爸临终前并没有交代这组代号属于何人。”米尔抬头看饭店老板。饭店老板突然神情严肃地起身:“请跟我来。哈雷,你也来吧!”

    小聿离开前环顾四周,发现饭店墙上没有挂时钟,人们的手腕上没戴手表,台面上也不见台钟。他见大家行色匆匆,便不多问,唯有紧紧跟随。

    老板走出饭店,街上一片欣欣向荣,但小聿总感觉这里的时间还停留在爸爸妈妈年轻时的那个时代。

    不久,饭店老板一个拐弯,将他们引到了一个幽静小路,米尔、小聿和哈雷一路尾随。很快地,他们来到漆黑密室。小聿眨着眼,尝试寻找光源。这黑暗的空洞感他未曾体验,心不自觉地忐忑、鼓动了起来。黑暗里,一道光随着门被打开,射入室内,黑暗硬生生被分割成一角。门口处拖着长长的、刺眼的光芒。黑暗有了亮光,小聿的心里松了许多。

    “坐吧!”小聿面前坐着一位胡须及腰的老者。 

    “长老,他是地面上的人。”饭店老板向长老介绍小聿。

    “欢迎你来到地底王国。我看你的年纪,应该还是小学生吧?”长老的声音沉稳,让人很舒服。

    “我是安函聿,今年12岁,即将小学毕业。”

    “我看你不像地面上派来的代表。”

    “您说得对,我并不是。我只是一个不小心脚下踩空,就来到这里的小孩。”

    长老似乎松了一口气,他点了点头:“这里和地面上的世界有什么不同吗?” 

    “这里的人待人友善、对动物厚道、街上井然有序;地面上科技发达,人们无须外出,也能完成工作。我一出生,就有了食物打印技术。这看起来是高科技的产物,但我们可以自由选择高科技的都会生活,或是田野农村的生活,或两者兼具。”

    “地面上的科技天翻地覆地改变,这是肯定的。”长老站起身,“你安心留在这里住个几天。我会安排人把你送回去。我先行离开,他们会替我招待你。”

    离开前,长老拍了拍米尔的肩膀:“镇上有家面馆,那里的食物特别好吃,带他去吃吧。”

    “哈雷,饭后你也带小聿去附近走走,让他见识我们的地下王国吧。”说完,老板躬着身向长老告辞。

    街道外,红屑飘落。小聿伸手接过,细细端详:“这是什么?”这红屑飘落的范围看起来和之前见到的小了许多。

    “这东西在地底北端经常看到。只是不晓得是什么?”

    小聿累了好几个小时,肚子早已咕咕作响。他们来到面馆,面条很快便端上桌,小聿三两下就吞进肚子。这面条煮得恰到好处,味道香、口感足,面条的热度刚好,不容易烫伤人的口腔,仿佛已贴心地作降温处理,才端上来。小聿刚把整碗面条吞下肚子,饥饿感又来袭。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一头饥渴的猛兽,于是他再点了一碗小吃。这小吃虽美味,却无法取代那面条当中隐藏着的独特滋味。小聿只感自己的味蕾仿佛种下了难以消除的记忆。

    小聿看了看指头,时间显示5:09pm。“这时间怎么才走两分钟呀?”小聿生理时钟精准,每到7:30pm,若还未进食,肚子必是敲锣打鼓,不停抗议,直到食物下肚为止。5:09pm,让小聿匪夷所思。他的时间显示着跳动状态,可小聿无法解释眼前所见,只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答:“也许是摔坏了吧。”

    吃饱后,三人步出面馆。习习凉风迎面而来。街道上人来人往,店铺别致整洁,绿化河道里的植物高低错落,粗细有致,河水清澈见底,鱼儿水中畅游,小聿见此景,心情愉悦。

    她发现这里与地表的世界差异不大。有阳光、有水源、有风。虽然眼前没看见最先进的科技设备,但人造太阳和风教人叹为观止,环境绿化也优过地面。

    “这人造太阳是我们的骄傲。”确实,从哈雷的笑容里,小聿感受到了他的那份自豪感。

    就在哈雷想往下说的时候,一个年龄与米尔相仿的男孩冲出房子,口里念念有词:“我再也不要待在这鬼地方。”

    四人望向男孩,米尔立即上前:“怎么了,瑞奇,又和妈妈吵架了?”

    “还不是因为爸爸的事。”

    “你怎么还是那老问题,就不能忍一忍吗?”哈雷也凑了过来。

    “怎么忍?爸爸一个大活人去了通道处,就无端端地消失不见了。这里面一定有天大的秘密。”瑞奇甩了甩手,不理会他们,自顾自地走了。

    “你们的朋友怎么了,为何他这么说呢?”

    “他爸爸是一位探险家,喜欢冒险,去了通道附近,却离奇失踪了。”

    说完,米尔脸上也愁云惨雾,一脸化不开的凝重,她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米尔领着小聿回到家,给他收拾了一个房间。小聿见到床,疲惫感顿生,频频打起呵欠。

    屋内洁白、素雅,一隅绿意盎然,生机勃勃。小聿累坏了,没能一一欣赏,倒头就睡。也不知睡了多久,小聿听见有人在说话。

    “瑞奇,你干嘛背着行囊,要去哪里?”这是米尔的声音。

    “去通道口。”

    “通道口除了我知道,你怎么知道的?”米尔的声音再次响起,清晰可见。

    “爸爸留下了地图,我自然知道。不过,这里的孩子们都知道通道在哪儿。”

    “怎么可能,这通道的出口可是秘密,不是吗?”

    “我看啊,这里只有你蒙在鼓里。”

    “哈雷,你也知道通道在哪里?”

    “当然知道呀!”

    “果然。”米尔摊了摊手,一脸五味杂陈的模样:“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哈雷追问:“你为什么一定要去通道处?”

    “当然是离开这鬼地方啊!”

    哈雷很是疑惑:“大家在这里生活得好好的,你为何要离开?”

    米尔调侃瑞奇:“跟妈妈吵架,也不至于离家出走吧。”

    “等我摸清楚外面的世界,就回来接她离开这鬼地方。”瑞奇换了个姿势:“老实说,我这次离开的目的,是想搞清楚我爸离奇消失的真相。”

    小聿在一旁只能默默听着他们三人的对话。他心里是赞成瑞奇离开的,一方面如果瑞奇那样做的话,自己也能跟随他,提早回到地面。另一方面,他也很想知道这地底王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隐约想起了什么,于是他坐起身,继续听他们的对话。

    “我总觉得事有蹊跷。我们所处的王国是被打造出来的,我们身在其中,所有的事皆已成定局。可当初我们来的时候,是抱着外面的世界病毒消散、战争平息之时,便是我们回归地面之日,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依然没有任何出去的希望。我不相信外面的世界如我们刚来的时候一片混乱,病毒仍然肆虐。”

    “为何时间在这里过得如此缓慢?为何时钟被埋葬了?为何我们记不起时间?”

    “我陪你去吧。说实在的,我最近思考着所处的这个王国,是否是我想要的。我感到疑惑,这个王国的创建是否合乎大家期盼的?这期盼当中是否包含了无可奈何和妥协?”

    哈雷问:“真相那么重要吗?”

    米尔不假思索地点头回答:“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

    哈雷见米尔要跟瑞奇出去寻找真相,心情复杂,嘴里说着不情愿的话:“这里有什么真相吗?干嘛想象成那样?大家开开心心过日子不就好了吗?”

    米尔坚决回答:“我去意已决。”

    “那我跟你们去吧。”哈雷见好朋友要和瑞奇去寻找真相,自己留下来也会寂寞无聊。

    这时,小聿已走到房门外。

    “嗳,你干嘛吓人?醒来也不说一声?”哈雷吓了一跳。

    “你们难道就是那一波灾难后,迁徙地底的人?我在爸爸的文史调查报告里读过,当时地表上面,一整个德拉克镇的十数万人一夜之间消失了。”

    “噢,这也许是线索。”

    “我很想知道这是否与地底王国有关。”小聿急忙穿上鞋子:“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到了地面,我就能带大家寻找真相。”

待续


问一问,想一想:

1. 你是否认同故事中三个孩子追查真相的态度?为什么?

2. 在你生活周遭的事物,哪些是需要追查才能得出答案的?请举例,并说明原委


20211221地底下的小人国.jpg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2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