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王财龙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11月23日

投稿作品 | 注射疫苗记

    当我知道要注射疫苗,我既紧张又兴奋。前一天晚上,我忐忑不安,万一明天打针很痛,我在大庭广众下哭了怎么办?那岂不是很丢脸?不过,我也很期待,可以和班上的朋友及老师再次见面了。

    妈妈还特意让我和姐姐提早睡觉。可是,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却没有任何睡意,脑子里还浮现各种假想:有我怕痛而哭的画面;也有我打了疫苗后变成僵尸的画面;甚至有我因为紧张而尿在裤子的画面。想来想去,根本睡不着啊!不想还好,一想就变得更紧张了。我逼迫自己不再去想,甚至还“威胁”自己的脑子往好的一面想。想着想着,我真的睡着了,看来脑子选择让我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很早起床了。虽然感觉很困,但我更紧张和兴奋。我梳洗后,吃了早餐,就和妈妈出发去民众会堂。来到民众会堂,现场的人好多,他们都和我一样是来打疫苗的。我和妈妈走过去,却被一位叔叔叫去领号码。拿了号码后,我和妈妈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来。

    我仔细看看从自己眼前路过的人,还有其他学校的学生,他们和我一样都是来打疫苗的。我还发现有些家长比自己的孩子更紧张,一看有空位,家长就赶紧让自己的孩子上前坐,生怕自己孩子打不到疫苗。

    等了一会,我被工作人员叫进去,我和妈妈一起走进礼堂。只见一排的工作人员坐在前面,他们看了看表格和我的身分证,然后问我是否有下载MySejahtera应用程式。我拿出手机给他看,只见他对着电脑,在电脑键盘上敲敲打打了一会,然后把手机还给了我。

    之后,妈妈有事情要处理,就由爸爸陪我等待。等待的时候,我一直跟爸爸述说我的紧张,但爸爸不像妈妈一样会安慰我,不让我紧张。我只好环顾四周,舒缓自己的紧张。

    坐在我的周围有几位是我的同学,也有不认识的陌生面孔。或许是太无聊了,有些人一直望着天花板;有些人刷着手机;有些人看起来非常兴奋;也有些人不停环顾四周。

    终于轮到我了,我被叫去一间房间。那位护士不仅问我的名字,问我是否是来打疫苗的,还向我解说注射的疫苗。看来,她应该是看出了我的紧张,试图通过和我聊天,放松我的心情。接着,我看着她把针头插进我的左手臂。

    咦,这和我想像中不一样,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注射疫苗仅仅用了不到一分钟,我还在感叹:这未免也太快了吧?

    之后,我和爸爸走到柜台,把表格放在一个盒子里。我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来。忽然,我觉得自己注射疫苗的那只手臂有点无力,身体还有点发热。这一切或许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吧?

    注射第一支疫苗后,我不仅感到手臂有点疼,还感到口渴。回到家,我还连喝了好几杯水。不过,我发现其实注射疫苗也没有想像中那么可怕啊!看来,是我想多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