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11月23日

投稿作品 | 黑暗中作乐

    “你们在做什么?”等身上的汗液吹干后,我倒头就往床上躺,扭头问同样趴在床上的小孩们。

    “不知道,很无聊。”当中年龄最大的表弟回答。

    “哦。”这懒洋洋的天气真让人不想多说一个字,房间又恢复了宁静。一向爱热闹的小表弟坐不住了,问:“要不要来玩‘鬼抓人’?”

    “可以啊!”我正巧想动一动,去除睡意。其他人也纷纷同意让大表弟当“鬼”,由他来当可是很刺激呢!

    “准备好了吗?”大表弟把手放到电灯的开关上。

    突然,二妹大喊:“等下!”为了增加“安全感”,我们所有人都挤在一个角落,二妹这一喊是准备铺开被子,给全部人都盖上。不过,我记得真正的“鬼抓人”不是这样玩的,应该是每个人在不同地方,让“鬼”摸黑来找我们。算了,他们开心就好。一切准备就绪,大表弟关上灯。

    一开始,我学着其他人躲在被子里,任由大表弟在被子外头虚张声势。有时,他还为了制造恐怖效果,故意扯我们的被子。小表弟、二妹和三妹怕得闭上眼。而我,也是这场游戏除了大表弟以外的“睁眼”玩家,觉得自己没有想象中的胆小,只是偶尔还会被大表弟突然的出现给吓得尖叫。

    咦,外头没声音,掀起被子看看。哎哟,我上当了!

    大表弟故意不出声,站在我面前,他料到我会耐不住性子,出来看个究竟。我就这样被大表弟逮着,淘汰了。我从被窝里出来,在地上观战。奈何我玩不够呀,想吓吓那胆小的三人组。

    我趴在地上,匍匐前进,走到床边……三、二、一!我边喊边跳起来,成功把那三人吓得鸡飞狗跳。在黑暗中,我隐隐约约看到了三双恶狠狠的眼。“你到底是不是我们的队员啊?”二妹在被窝里喊道。我憋笑回到空地,脑子里又蹦出了新想法,我和大表弟打好眼色。“啊呜——”我在地上装神弄鬼,果不其然,那三个胆小鬼又被吓着了,能明显地看见被子拽紧了点。轮到大表弟登场,他静悄悄地埋伏在床边,趁其不备,掀开被子,成功把三妹抓到。他们知道是我在协助大表弟,小表弟抗议:“阿瑄姐姐,你不可以这样,淘汰了就不能玩了的!”

    我装作听不见。其实,三妹的胆子也没有很小,只是刚刚的理智被二妹和小表弟带跑而已。至于二妹和小表弟,他俩才是真胆小。接下来,有好戏看咯!有了三妹,我们越玩越起劲,在一旁狼嚎,吓唬二妹和小表弟。

    最后,他们被吓得只好投降,下一局又要开始了。这局的“鬼”依旧是大表弟,而我们,继续躲在被子里。“啪!”黑暗瞬间笼罩整个房间,伸手不见五指。可是,我总觉得这玩法不够刺激,很想到地上玩一场真正的“鬼抓人”。但我有点怕黑,犹豫了许久,我迈了出去,迅速到一旮旯躲着。

    或许是我影响力大,所有人都离开了被子,开始四处乱窜。

    大表弟可兴奋了,他暴发了,边狼嚎边寻人。我用手遮着嘴,尽量不出声。一个人影从我面前走过,看身形不像大表弟,是个女生。她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到门口,轻轻地、不发出声音地转动门把,偷溜出去了。靠着门外的光线,我能断定那人是二妹。我也打算效仿二妹。刚走出房间,发现了在一旁偷笑的二妹,她见我出来并没有很震惊,让我也呆在一旁。接着,大家都陆续出来,唯独剩下大表弟在房里摸黑。

    “Surprise!”我们早已分配好了,长得比较高的我负责开灯。咦,房里怎么没人?“啊!”大表弟从门后跳出来。没想到,他居然来了个反击。

    我们大汗淋漓的样子,在冷冷的房间度过了快乐的下午。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