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10月12日

投稿作品 | 大苍蝇

    乌云堆积在天空上,不仔细看的话,可能会以为现在将近夜晚。中午的大太阳被乌云遮住,时不时还有微风吹过,真凉快。这凉快只是暂时的,刚刚温柔的微风转变成暴躁的狂风。奶奶把晾在屋后小空地的衣服收进屋里,挂在屋里的挂衣绳上。

    “阿瑄,去收楼上的衣服下来。”奶奶吩咐道。我点点头,刚想叫三妹一起去帮忙,才记起了她正帮弟弟洗澡呢。“蔡塬霖!”我呼唤大表弟,“来,和我一起去收衣服,阿真在帮阿滨冲凉。”见大表弟无动于衷,我拍他的马屁:“走嘛走嘛,你最乖了是不是?”这招果然行,他已经被我哄骗到楼梯口了。

    走到第五层台阶,我看见正前方有只大苍蝇在墙上。它长得胖嘟嘟的,比我之前见过的大苍蝇圆润了许多,身体长度也比普通的短了不少,看起来就像那种长得不高的胖子,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觉得它很可爱。不过那真的是一瞬间,下一秒我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耳朵,不知怎么回事,最近我只要看见害怕的东西都会下意识地捂耳朵,我也觉得奇怪,捂耳朵难道会让害怕的东西远离我吗?不知道。

    “走快点、走快点。”我催促走在我前头的大表弟。我明白他下一秒会问我为什么,不等他开口,我直接解释:“喏,你看前面。”他抬头一看,立刻低下头,快速上楼。

    抵达楼上,我们向阳台前进。我踮起脚尖,拉下通往阳台的门的拉匣,本想拉开门,但那门怎么也拉不开,这不存心想跟我作对吗?我继续拉,确定了问题不在我身上后,从上到下巡视这扇门。哦,下面的拉匣没拉开。我清楚听见大表弟咕哝了声:“真笨!”

    大门总算拉开,推开铁门就是阳台了。我伸手捉住第一件衣服的衣架,再伸手取第二件,没想到,把第二件(也就是我的衣服)翻了个面,发现衣服上也有一只大苍蝇,一瞅见它我立马弹起。它比楼梯那儿的大苍蝇还可怕,它和那只苍蝇唯一的共同点只有那胖胖的身躯,不同的是,他胖胖的身体上闪着亮绿色的光芒,它还有一双红色的大眼。就那一秒不到的对视,我已经深深记住了它的长相。

    “你看你脚下。”大表弟憋着笑说道。我听话地低下头,发现脚下还有一只大苍蝇,似乎死了,我边尖叫边跑回屋里。我背对着阳台,弯腰喘口气。楼梯那儿传来“碰碰”声,有人上来了,是小表弟。

    “浩,过来看!”我邀请小表弟来共睹“美景”。小表弟小跑过来,我带着他到门前,不仅是小表弟,我和大表弟也尖叫了起来。原来我们看到的只是十分之一的大苍蝇,凳子上、地上都有散落的大苍蝇。虽说凳子上只有一只,但地上的大苍蝇会让人误以为下了一场大苍蝇雨。奇怪的是,它们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应该是上天堂了吧。尽管如此,我还是没胆量去收衣服,何况我的衣服上还有一只会动的大苍蝇呢。

    我甩门就往楼下跑,不是我害怕,是那两个不仗义的表弟扔下我跑了,我自然是不敢一人面对一群大苍蝇的啦。

    待我抵达楼下,看见小表弟在饭厅告诉爸爸大苍蝇的事儿。我立马飞奔过去,小表弟告诉我:“你爸爸说他吃完饭就去处理。”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瑄,你有关门吗?”奶奶问道。这可得让我好好思考了,虽说我上一秒才从楼上下来,不过我真想不起来了。呃,我似乎只是把门掩上,连铁门都没关上。小表弟比较听话,我拉上他和我一齐去检查检查。

    到了第五层台阶,我捂着耳朵,指指正前方给小表弟看,他不出声,装作淡定,加速的步伐出卖了他。果然,没关铁门。哦,我的天,那些大苍蝇会动啊!好在它们不飞,像蜗牛一样在地上蠕动,我二话不说关上铁门,再次甩门走掉。

    刚下楼,爸爸走了过来,和我一起到楼上。中途,我又再次指着那只大苍蝇给爸爸看。推开阳台的大门,爸爸着实吓了一跳,嘴里念叨着:“哇塞,这样多的咩?”爸爸走上阳台,完全不顾地上的大苍蝇,收了衣服让我拿着,每件衣服给我之前都扫一扫,确保没有大苍蝇附在上面。

    爸爸收衣服期间总会有一些大苍蝇走来走去,要不是为了仗义,我早跑了。大苍蝇们是迷路了吗?怎么全在我家筑窝啊?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