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10月12日

投稿作品 | 叫醒“懒猪”【本周佳作】

    洗漱完毕的我坐在皮质略粗糙的沙发上喝着美禄、吃着面包。这早餐我吃得很不舒坦,我必须时不时地伸出脑袋,瞄一瞄墙上的时钟,生怕忘了叫醒妹妹们。她们可真麻烦,让我一定要分两批叫醒,八点三十分叫醒三妹,她想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上网课;九点叫醒二妹,她想有充足的时间睡觉。

    她们以为我很得空,上上下下楼梯很轻松,但以防她们没上网课的原因是我没叫醒她们,我也只能照做,我可不愿当“背锅侠”。    

    八点三十分了,我立即把面包放回包装袋里,用装着浓厚美禄的杯子压着开口。我不紧不慢地走上楼,老旧的楼梯发出不满的叫声。到了楼上,我走到房门前,轻轻推开门,但不听话的门还是发出了因生锈产生的噪音,躺在门后单人床的二妹用手盖着耳朵,翻了个身。

    我蹑手蹑脚走到三妹的床上,掀开掩着她头的被子,轻拍她的手臂,唤道:“真,起来了哎。”三妹摇了摇头,我很怀疑她到底是真睡还是假睡。轻拍对于三妹是没用的,我摇晃她的身体,有一种揉面团的感觉。

    三妹微微睁开眼,小声低喃:“知道了。”声音小得让我认为她还没醒,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前几天,我把她叫得整个人都坐了起来,我放心地下楼去,结果,当我把早餐都吃完,甚至连被子都洗好了,她还是迟迟不下楼,这不由得我上楼一探究竟。打开房门,发现三妹居然又倒头就睡!以她的睡姿,我能肯定她是在我走后,整个人往前一倒,睡着了。她那天迟到了,连睡衣都没换就马上去上网课。

    所以,我还是不放心,边准备走人边念叨:“你确定?一定要起来知道吗?我才不要来回几趟就为了叫醒你。起来了,起来了!”

    或许是三妹嫌我太啰嗦,咂舌道:“啧,知道啦,知道啦,烦到要死,安静一点可以吗?”我当场爆炸,一大早的好心情都被毁了,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赌气应道:“我告诉你,等下你睡迟不要怪我,我不会叫你起床了的!”抛下这句话,我气愤地离开房间,用力摔门。在这里向门道个歉,我不是有意要把你撞伤的。

    我回到楼下,把早餐吃完,正想去洗杯子,三妹从楼上走了下来,好在她还会自己醒来,不需要我叫她两次。其实我还挺感谢三妹的,因为她比二妹好叫醒多了。

    九点了,我再次去楼上,不过我没有进房间,而是走到柜子旁的椅子那里,椅子上放着我的书包,我从里头拿出课本,选取华语和国语课本,把剩余的课本塞回书包里,拉上拉链,拿起一旁的两本课本,抱着它们走进房间。

    二妹丝毫没有要醒的迹象:被子随意地盖在身上,也包括脑袋,三妹和二妹都喜欢用被子蒙住头,她的睡姿我实属看不明白,像个畸形人,头发乱糟糟的,把盖着头的被子拿下,会看见凌乱的头发缠在她脸上,还沾了些口水。

    我无奈地摇摇头,把课本放到书桌上,打算完成一个艰巨的任务——叫醒二妹。

    “媃,起来了。”我摇晃她的身体。二妹只咂了下舌就没反应了。算了,让她再睡会儿,反正她的洗漱速度是常人无法比较的。我先去更换校服。

    待我更衣归来,二妹还是没反应,我再次摇晃她,她却当自己身处摇动着的摇篮般,不但不醒,好像睡得更熟了。我放弃了,拔下已充满电的手机,进入课堂准备上课。

    二妹还是得叫醒,我从椅子上起来,走到二妹身边,拍打她的腿,让她因疼痛起床。可还是没用,她像只正在冬眠的熊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

    “你到底要不要起床的?你不起床我也是要上课的,不管你了,我先去上课了。”我被二妹搞得不耐烦,甩手就走。我的书桌处于二妹单人床的正前方,我依然能叫醒她,只是距离远了点。我进入会议室,还剩两分钟课就开始了,我这才想起二妹的课跟我是同一时间。

    我关闭已打开的摄像头,用尽力气叫醒二妹,她快醒了,我继续加大力度摇晃她。

    “准备好了的同学就可以打开摄像头了。”老师提醒道。我赶紧回到座位上,打开摄像头。趁老师还在点名,我微微转了个头,扯着嗓子喊二妹,她被我吵醒了,气呼呼地走出房间。叫醒这两个妹妹可是件体力活,应该买个闹钟给她们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