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王劲学
学校: 永平一校(五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10月12日

投稿作品 | 花的一生【本周佳作】

    花,是风妈妈吹来的种子。她落在大地,满是青草与亲戚的大地。它生根、发芽、长大、开花、授粉、结果、播种。看着自己的孩子一个个离去,心里难免伤心。她想长一双脚,在大地上自由奔跑,但也只是想想。有一天,她倒下,永远沉睡(但愿,她能在梦里实现梦想)。她的身体被风妈妈再次吹走,随风而来,也随风而去。

    其实,人也跟花儿一样,在大地出生,在大地灭亡。


陈恕英点评:

 以极短文交代花的一生,简洁明了,寓意深远。若以另一种文体——新诗形式出现,也可达到不错的效果。


花,

是风妈妈吹来的种子


她落在大地

满是青草与亲戚

生根、发芽、长大

开花、授粉

结果、播种

孩子离去  离去

心上稍稍来了伤痛


她想长一双脚

在大地上自由奔跑

但只是想想


有一天

她倒下

永远沉睡


也许沉沉的梦里

她实现了梦想


风妈妈轻轻一吹

她的身体

再次

随风而来

也随风而去


人与花儿一样

在大地出生

在大地灭亡


 短文与新诗是新时代产物,这两者读后有所回甘。有韵律的短文,可入曲辅以歌、给予唱,可称之为短文诗。就如劲学的这一篇极短文中含有诗韵,前后呼应着人与花最终随风,说着自然界的定律——是花也是人;是人也是花。

 极短有隐喻的韵,长篇有浅显的隐,两者都有回旋的美。新诗可长可短,自成一格。当你无法写长篇——心头有故事,而意境也有之,则可赋予诗篇,让诗为你发声。

 时代飞速进步,人的阅读习惯也与时并进,各大电子资讯平台如脸书、YouTube多截取最吸引人目光、最易入脑的文段贴于前页。久而久之,读者习惯于此,于是“快”“短”时代降临。而爱好文学之青年,将诗歌与短文结合,席卷文字殿堂,位列仙班各自精彩。但这前提是,文有其节奏和韵律,才不落流水之套。

 往后劲学可朝这方向尝试。可写长篇、极短篇,也可写诗,让自己的书写不局限于一个文体,让书写更具弹性。

 育出有韵有味的短文或短文诗,需日子加持。我想说,喜欢劲学的这一篇短文诗,写得真是好。唯那一点瑕疵不足以影响全局(参照原文),放心往下书写噢。

 加油,盼下笔如风如诗。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