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王财龙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9月14日

投稿作品 | 堵路少年团的“辉煌”

    当我在思考每周一稿要写什么的时候,我突然回想起四年级时干的一件事情,原本发旧生灰尘的回忆,一瞬间就像有一只扫把,扫走了布在上面的灰尘,让回忆清晰了起来。

    我依稀记得这件事情的“导火线”是我。当时,我不知道抽了哪根筋,居然问一位同学要不要去“堵路”,不过由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我忘记与哪位同学说了。是哪位同学已不重要,不过当时这个主意一瞬间在班上男生圈子里“沸腾”了起来,于是就有这件事发生。我、奕庭、正哲、伟恒、宏升和俊杰组成了“堵路少年团”,团里有好几个职位,比如团长、副团长、成员,不过我的职位比较特别,因为我是创始人。

    到了隔天,正式开始了和我们团名一样的行为,比如我们一伙人一到下课,就堵在楼梯口。现在想想,当时的我们还真像街上的那些“小混混”。尤其是后面的学生一直催我们快点走的时候,我们反而得寸进尺慢慢走,还莫名其妙地异常兴奋。

    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堵搂”不让别人过,让别人生气不耐烦,我们身上的嚣张气焰也越来越大了,我们没意识到自己是“邪恶”的存在,“邪恶”终究还是会被“正义”打败!不过我没想到扮演“正义”的人居然是他……

    有一天,我、政哲和奕庭打完稿准备回家的时候,发现有人要下楼梯,我们“堵路少年团”当然不会放过眼前的“猎物”,我们立即跑去堵在那个人的前面。堵到最后一个楼梯口的时候,我们直接站着不动,不让他回家。

    我们带着兴奋又好玩的心情堵在楼梯口,没想到被“一号正义使者”——蔡尚多副校长发现了!蔡尚多副校长大声地说:“你们在干嘛?”这个时候,身为“反派”的我们当然要逃跑了,不然会被“正义”制裁的!

    不过,怕什么来什么……逃跑到一半的时候被“二号正义使者”——关老师叫了回去,然后如你们所想的一样,我们被“正义的光”惩罚了。

    被骂的那一个失落的下午,三个“高层人员”决定把“堵路少年团”解散——我们终究向“正义”低头,而我也在那时候发誓从此不再做“堵路”这件幼稚的事了。

    

陈恕英点评:

    小少年爱作怪,谈不上“大恶”,一笑置之即可。不过,这风气也不宜吹太久,倘若不适时制止,也可能给学生错觉为此风可长,师长或允许或容忍这样的行为。我们从财龙所述,得知副校长与老师在这股“恶”未形成燎原之势时,即时出手遏制。谢谢财龙写下自身经历的“小恶”,作为读者的借镜。也让我们知道教职人员正义之身时时在线,容不了“恶”继续延烧,保有校园该有的样貌。

    我们看到坏小孩的不良示范,正是财龙所述的——四年级时的自己。他发出“作恶邀请”邀班上同学堵在楼梯口不让同学经过。财龙将这事记录在文,是要借此告诫自己,不能与恶为伍?是因为作恶,最终会被正义打败?而我看到的是财龙的觉悟——发誓从此不再做“堵路”这件幼稚的事。

    能够发现自己幼稚,或许只需要一瞬间,不过,人的内观自省能力有别,有者确实需要漫长岁月的洗涤,才能让“捣蛋因子”消停。但无论是哪根筋被抽了,若能启动自省机制,把它化为例常,那也许校园偷偷滋生的小“恶”不至于成形。但对于小少年来说,自省似乎不是那么容易(还有些难)的事,有时也仅靠老师循循善诱和耐心的点拨,才得以开窍和同理。

    你也许纳闷,一些孩子一出生生性乖巧懂事、善解人意,一些却特别捣蛋、惹是生非。但我经常看到小时爱捣蛋,大了未必的例子。就像一个设置了时间的电风扇,到点了自然关闭,风也就停了。但小朋友捣蛋的那些日子,确实令他人头疼。老师(或家长)除了使用以上所提的方式来进行指引,或许容我做个小小的突发奇想,是否找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让老师(或家长)扮爱捣蛋的学生,学生扮老师(或家长),来个角色互换,这样的实验是否有成效,嗯,虽然无可预知,但也许可试一试。

    另外,一些捣蛋(恶作剧)仅是好奇,或引起他人注意,与霸凌或恶意攻击他人的恶,还是有区别的。但倘若与恶沾上了边,还是需要多方面观察。小朋友心灵这一块,也是个故事的链接,打开了,修正了,人生从此不一样,就好比财龙。他是如何打开来修正的?也许还有另一段故事呢。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