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陈恕英
插图: 农夫
有声呈献: 郭史光宏
刊登日期: 2021年09月07日

云里的鱼

 


    卷层云上,大鱼用纯熟的手势将钓鱼线抛了出去。不一会儿,活蹦乱跳的鱼儿上钩。他脱除钩上的鱼,轻轻地放在一旁,旋即,再次将钓鱼线抛甩出去,整个动作干脆利索。但几次下来,鱼线笔直向下垂着,没有动静。 

    四周静谧,环绕云朵的,宛如巨大玻璃,风掠过悄无声息。大鱼一身湖水蓝,稳稳端坐着。朵朵侧过头望了一眼大鱼,心里帶着怯生,也期盼着回应。可是,大鱼欠奉悦色,无意挪动。朵朵百无聊赖地待在一旁,隐约听见自己血液里流淌着探知欲、眼帘处炯炯的渴望。遇见云朵、遇见鱼线、遇见大鱼,妙不可言,可是美好时刻总伴随着尴尬,肚子里肠胃在热烈争吵,让她难为情地低下头。

    大鱼专心致志陷入自己的世界。朵朵摸了摸肚子,静静地守候、陪伴。好一阵子之后,她瞥向另一端躺在云里的鱼儿。这一瞥,心底竟腾起微微浪花——原是泰然自若,却渗入灼人炽热的不自在:自己何尝不是与它们一样,被孤独高冷的大鱼拉上来的?又何尝不像单只鞋,被晾在一旁?

    “大鱼先生,我居住的地方风很亲切、水果很香甜、花朵铺满山谷,空气中都是花香水果香。我的爸爸妈妈和蔼可亲,我还有一个曾娇气得让人头痛,现在已是活泼开朗又可爱的妹妹。我能邀请您去我居住的地方吗?我想,您会喜欢的。”

    朵朵尝试调和气氛,无奈的,时间仿佛在缄默中固执地停留住,她很快发现白努力了——那样的沉默仍持续,空气的宁静依旧。

    本是快乐小女孩,被一股强烈的压抑感笼罩。朵朵双手轻轻环抱膝盖,下巴默默靠着手臂。她不知刚刚爸爸妈妈点的饭菜上桌了吗?“肚子真的好饿。”朵朵的眼眸悄然落寞。

    “好。”

    “哦……”朵朵惊奇地望着大鱼。大鱼开口说话,虽简短,却让朵朵乐开了怀。

    “我是个孤独的鱼,你是这么想的,对吗?”朵朵听了,真诚地点头。“单只鞋也有它的存在价值。”大鱼伸出脚,露出不同颜色的鞋子。朵朵见了,讶异得说不出话来。大鱼收起鱼线:“蓝鱼族遇到陌生人,无法主动开口、注视人的眼睛,但不是故意高冷。”大鱼用力解释,却也羞怯地摸了摸头,仿佛世间万物这一刻最弥足珍贵。“嗯,好吧!也许正如你所想,我算得上是孤独的鱼吧。”

    朵朵听大鱼这么一说,脸上一怔,立即涨红了起来。她意识到自己误会了大鱼。“原来您在等待我开口说话!还有,您……您怎么懂得我内心想什么?”

    “我们天生能洞悉人的内心。”大鱼呵呵地问:“欸,小女孩应该天真烂漫,怎么懂‘孤独’?”

    “课本里‘孤’的词组关联了‘孤独’。有解释,我们自然懂。”

    “你们学得可真多。”尔后大鱼问:“喜欢上学?”

    “喜欢。很喜欢!”

    大鱼挥动衣袖,一道云雾围绕朵朵,盘旋不停。一会儿一朵小小的云成型。大鱼摊开朵朵的手,将小云放到朵朵手里。朵朵细细地端详,大鱼手指轻轻动了一下,小云朵瞬间化为透亮物体。“好冰啊!”朵朵叫了起来。

    “这是冰晶,收好噢。”

    朵朵放入口袋,仔细地拍了拍裙子。接着,大鱼再集起另一朵小猫形状的云,别在了朵朵的头上。

    “这些天,空气中水汽饱满,容易成云,我只是帮了个小忙,让水汽集结。”大鱼挥动衣袖,一朵、两朵、三朵,没几分钟,无数云朵铺满天空。

    “会下雨吗?”

    “嗯会。但你别担心,它们总是要回到地面的。”

    “啊,您刚刚说‘好’,这是答应我的邀请吗?”

    “没错。”

    朵朵开心地站起身,拉起大鱼的手跳了起来。不料,脚下云雾瞬间散开,形成一个大洞,朵朵直坠而下。

    “我会去找你的。”大鱼往下喊。

    “一言为定!”朵朵飘在空中,用手枕着头,开心地露出月牙弯弯的笑容。

    这时,一朵云飘了过来,接住了朵朵。

    “嘿,小心一点。”这高层云的主人是树先生。“树先生!”朵朵礼貌地喊了一声。

    “我听说今天大鱼拉上一个小妮子,是你吧?”

    “对呀,就是我!您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呀?”朵朵做出反射动作,拍了拍身上的衣服。

    “我们通讯的覆盖网强大。哪家有动静,那是瞒不过任何人的。所以啊,居住在这里的人,消息都灵通。只是蓝鱼一族被静默基因封锁,遇见人方可解锁。”树先生指了指远方,朵朵发现了什么。“啊,大鱼先生飘那么远去了。”

    “大鱼造云去了。他每钓一次鱼,就得造一层云。最近地底有些不安稳,他要更努力造云了。”树先生顺手在自己身上摘了两朵花递给朵朵。

    朵朵把花放入左边口袋,另一朵掉了下去。她喜悦地蹲下捡花,可脚下云雾散开,她再次坠下。

    朵朵刚掉到一颗巨大的花生屋上,立即感觉身边“咻”的一声,跳来一个人。她定神一望,那是一个右手拿着弓、背着箭的小男孩。“快躲起来!刚刚这里有个不速之客闪过,不知往哪儿逃了。”小男孩牵着朵朵的手,两人轻盈地跳了下来。小男孩左手护着朵朵,到处张望,就像一名护卫恪尽职守,保护着重要人物。

    仓鼠探出头来,见到两个小孩在家门前,便走了出来。他来到朵朵面前:“我怎么刚回到家就遇见你,是巧合?”

    “仓鼠先生,我……我……”

    “你不用解释……”仓鼠望望上空,仿佛在接收讯息,尔后明白了什么似地点点头,口里喃喃地说,“原来是大鱼先生把你拉上来的。”

    “你……你……”

    仓鼠没等朵朵往下说,“你想问我为什么在这里,对吧?这是我家啊,我当然在这里。你是不是又想问我为什么离开这里?对,你应该是想问我这个!”仓鼠仍是初见时那副自言自语、自问自答的模样。朵朵只好点点头。

    “我呢天生好管闲事,这里太安静,每天有吃不完的花生,和自由自在的生活。无人管束,无忧无虑,这原本就是我的理想生活,可是我按耐不住寂寞,学不会独处,领略不了自得其乐,大鱼先生和树先生,还有千千万万个居住在云朵上的,他们经磨练得此技能,我呀,懒得理这些。你可知道,那样的日与夜对我是煎熬的,我一刻也待不下去。还好呀,云懂我心思,开了个口让我游历去了。我现在回来,是想安安静静地睡一觉、吃个饱,等哪天过腻了,还去体验有温度的生活。”

    仓鼠先生望向小男孩。“嘿,小鬼,你说有不速之客,不速之客在你面前,你反倒认不出来?”

    “您是说她吗?”

    “呃,打住,难道你说的不速之客是我?”仓鼠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反应了过来:“嘿,小鬼,我不在家的这些日子,你是不是侵占了我的房子?”

    “啊哈哈……”小男孩尴尬地笑了。“我有云有住所。只不过,有一天醒来,我发现自己掉到这里。当时,这大宅没主人,便暂时住下。我打算找到我的云之后就离开。只是,不知它飘向何处,任我怎么寻找也不见它的踪影。”小男孩为了缓和气氛,拉着仓鼠进屋后又出来,“您看!您回来时,屋内是不是依然整洁、屋外四周是不是比您在家的时候还干净?是不是少了许多杂草?哈哈,没想到您这就回来了。”

    “屋里屋外倒是很干净,谢谢你!但我再不回来,这屋子恐怕要易主了!”仓鼠不改本色地继续说:“小鬼,你不知道别人的东西不可擅自作主、擅自取用吗?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

    “我不叫小鬼。我没有侵占您的云,只是暂住,等您回来了,我就离开。谢谢您舒适的屋子、谢谢您的云没有赶我走。”

    说完,小男孩头也不回地走了。可没走几步,他停了下来,像一尊化石伫立在云的一端。仓鼠双手放在身后,缓缓地走了过来,“既然你无处可去,住下来吧!”

    小男孩欢喜地转过身: “嘿,您家的不速之客可真多,不时有猴小姐来偷东西,还有鳄鱼小妹来咬人。”

    “估计这些都是大鱼钓上来,发现不是解码之人,放生时巧遇强风,误闯了我家。”

    “您看,猴小姐又来了。”小男孩跑过去,猴小姐抱起几个大花生,见自己被发现,匆匆忙忙丢了个小炮弹就逃走了。“大家快闪开!”没等小男孩说完,小炮弹立即爆炸。

    “幸好炮弹离我们远,大家都没事。”小男孩掏出手帕抹走脸上的灰,朵朵见了自然也跟着掏出手帕往脸上清理。

    “猴小姐知道云层的路径,恐怕这里要不得安宁了。”

    这时,“咻”的一声,一个小女孩掉了下来。朵朵仔细一看,那人竟是自己的妹妹——米米。米米奔跑过来,“姐姐!”米米见到朵朵,立即拉起朵朵的手转圈圈。

    “米米,别转!这积云虽然厚了些,但……”朵朵还没说完,又是“咻”的一声,两个小女孩一起掉了下去。


待续


问一问、想一想:

1. 天空中云层高高低低,形态各异,你认识几种云呢?试画出各种云的位置图。

2. 请从故事中找出新词,并写上词义。

3. 你认为朵朵和米米接下来会掉去哪里呢?试凭你的想象,写出属于自己的故事。


30169232_l.jpg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