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8月31日

投稿作品 | 拔牙(下)

    我咀嚼着被美禄浸泡过的饼干,虽说松脆的饼干已泡得软绵绵,但我还是不敢用那颗摇摇欲坠的牙齿去嚼它。吃完饼干,我一口气喝完还热乎着的美禄。装着美禄的杯子已见底,可我没吃饱,用筷子夹了个菜包,沾沾辣椒酱,往嘴里塞。

    一大个菜包在我嘴里,平时的话我可能还咽得下去,现在那颗牙齿所在地是块“禁区”,任何进嘴里的食物都碰不得。我只能用一边的牙齿咀嚼这个大菜包,越嚼越无味,我尝试一口吞下它,但这样它应该会卡在喉咙处。唉,慢慢嚼吧。

    见我这样,妈妈落井下石:“让你去给爷爷拔牙你又不要,活该!”

    “说什么呢,我这样舒服得很!”我嘴硬,不肯承认事实。反正无论如何,除非被逼到绝境,否则我绝不拔牙。

    晚餐时间,今天是小姑的生日,所以饭菜比平常丰富许多。由于我有补习,当我到饭厅准备吃饭时,大人们都快吃完了。因此,剩下的菜肴基本上是我和小姑的。饭菜是美味,可我这牙如果还好好的,那这顿饭会吃得更香。

    “哎,瑄啊,你的牙齿掉了吗?”爷爷问。

    我一脸疑惑:“没有啊,还没掉呢。”

    “那你为什么没来找我拔牙?”

    爷爷这问得让我尴尬极了,我笑了笑,诚实回答:“因为……我怕会痛嘛。”回答完我立刻低头吃饭,果不其然,一阵笑声传来。

    “哎,瑄,”表姐夹起一只螃蟹腿,“等下你吃螃蟹的时候啊,用那颗牙齿用力咬碎它的壳,相信我,你的牙齿一定会掉的。”我好想告诉表姐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可一张口,把话替代的却是笑声。

    这法子一定没用,说不定还会增加我牙齿的疼痛感。硬的不行,得来软的。软的真的有用,三年级时我们在上书法课,老师派了些巧克力糖给我们,巧克力糖又软又黏,在嘴里被嚼来嚼去。不一会儿,我感觉嘴里有股铁锈味,加上舌头碰到了个硬邦邦的东西,我能确定我的牙掉下来了。不过这方法虽有用,但浪费糖呀,那次害得我连巧克力糖都得一起吐了,况且我家里没有又软又黏的糖。

    由于牙齿问题,我吃不了螃蟹,奶奶帮我剥了一堆的螃蟹肉,我只需负责吃就行了,我真幸福

    糟了,我能察觉到那颗牙齿几乎是悬空在嘴里,就是一幅要掉下来的样子,它已经够松落的了,但我无法战胜恐惧,用舌头把它推上去,这才稳定些。

    小姑生日,必然少不了蛋糕。我坐在沙发上享用蛋糕,看着其他人轻松把蛋糕吃完,再看看我,唉,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我深吸一口气,把蛋糕吃完,漱了把口,尽量把残留在牙齿上的蛋糕冲洗干净。我推开那扇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门。

    “爷爷,您有空吗?可不可以帮我拔掉牙齿?”

    爷爷点点头,示意让我到他那儿去。我张开嘴,在爷爷触碰,并询问那颗是否是要掉的牙时,我紧张得不行,要是我一不小心说错,爷爷会不会听了我的话,把一颗无辜的牙齿拔下来?想到这儿我就更害怕了。

    爷爷找到了那颗牙齿,在找准位置后,使劲往下拉,铁锈味在我口腔里暴发,一点疼痛感也没有。

    “还没拔下来,你要小心一点,不要把它吞下去哦。”爷爷开了个玩笑。

    “骗人,我知道拔掉了的。”我笑眯眯地看着爷爷。

    爷爷把牙齿交给我,让我去漱口把血吐出来,原来拔牙也没那么疼哎。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