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8月31日

投稿作品 | 拔牙(上)【本周佳作】

    一手托着腮,盯着《熊出没》的动画,听着光头强一遍遍嚷嚷:“惹我光头强,熊熊变绵羊!”功课完成了,剩下的时间我只能这么打发。嗯?我的舌尖明显碰到了个会晃动的家伙。我用舌尖轻轻触碰它,还有一丝丝疼痛。

    牙齿要掉了。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挺陌生的,我好久没掉过牙了,依稀记得上一次掉牙好像是几年前。二年级到三年级这段时间是我掉牙最频繁的日子,掉牙掉到习以为常了。每次当牙齿快松落时,我会直接去找爷爷,让他帮我拔掉。那时候我根本不害怕拔牙。

    但过了几年,也就是现在,再让爷爷帮我拔掉牙齿,我真有点恐慌,犹如回到了一年级第一次给爷爷拔牙的时候。算了,别想这么多,牙齿这不还没掉嘛,先不告诉爷爷,等牙齿自己掉下来也挺好。就这么办!

    我晃了晃头,不想这事,继续看电视。

    晚餐时间,我舀了一大盘饭,今天没吃下午茶,早饿扁了。桌上的菜被我拿去了一大勺,怪不好意思的,见长辈没意见,我也放心地吃。今天的饭异常地美味,可能是我太饿出现的错觉吧,我的嘴根本没停过。吃着吃着,一阵疼痛让我停下进食。

    我把嘴里咀嚼着的饭菜吞下,这才发现疼痛感的来源是那颗快掉了的牙齿。“嘶——”我皱着眉头。我了解这是那颗牙齿的不满,吃饭都用右边的牙咀嚼。但这样吃饭太不容易了,只用右边的牙咀嚼很费劲,本来可以畅怀大吃的饭,现在只能一小口一小口吃,真是不痛快。

    想到今后我都得以这样的方式吃东西,我顿时有点绝望。可绝望又如何,绝望至少比拔牙好上一万倍。我安抚自己。

    吃完晚餐,我在家里溜达溜达,消消食。肚子没那么胀我才坐下。坐下之前,我到餐厅的柜子里拿了支牙签,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卡在我的牙缝,搞得我很不舒服。牙齿清理完毕,我回到位置上看动画片。

    “嘶——”我的牙好疼。那颗快掉的牙持续疼着,那种疼是触电的感觉,可疼了一会儿会有点麻痹。我的手抚着牙,这丝毫没有减去任何疼痛,但这样放着挺舒服。不行不行,还是得先告诉妈妈,可能她有办法缓解疼痛。

    我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妈妈:“妈,我的牙要掉了,现在它还没掉,但是很痛,我也不懂是不是因为刚刚用牙签清理牙齿弄到了。”

    妈妈正晾着衣服,她问我:“你为什么不去让爷爷帮你拔掉?”

    “我怕。”我挠了挠头掩饰尴尬。

    “怕什么哦,我觉得现在就去给爷爷看能不能拔掉,长痛不如短痛,你说是吧?”妈妈搬来了大道理来劝我。

    “话是这么说,可……”妈妈这话让我无以反驳。

    我硬着头皮走到爷爷房门外,我在那儿站了许久,迟迟不敢进去。可干站着也没办法,搏一把吧。我开了门,爷爷坐在办公桌前。

    “爷爷,我牙齿要掉了,您看能不能拔。”我好紧张。

    “哪一颗?”

    “这里,这颗。”我指给爷爷看。爷爷多次想伸手去碰碰那颗牙齿,可都被我给躲开了。在爷爷百般劝阻下,我才打开嘴巴让爷爷检查。爷爷碰到了那颗牙,我疼得闪开。

    “你这样吧,过两天再来给我看,现在还拔不了。”

    我点点头,逃离爷爷的房间。

    两天后,我假装忘了要拔牙这事,不去给爷爷看我的牙齿。这两天里这牙把我折磨得生不如死,但我还是坚持不拔牙。

    “两天不是过了?你去给爷爷看你的牙齿吧。”妈妈十分“好心”地提醒我。好吧,妈妈都说了,我哪能不去呢?

    又是那熟悉的浅紫色门,我转动门把,闭眼推开门,一睁眼,发现爷爷根本不在,肯定又去他的花园了。太棒了!

    我走到妈妈面前不到两米的地方,扮了个鬼脸:“爷爷不在,我不用拔牙咯!”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