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许紫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6月15日

投稿作品 | 雷雨交加的夜晚

    “啪嚓!”窗外的藏蓝色天空,划过了一道刺眼的闪电。

    是啊,又下雨了。

    一滴滴雨重重地落在屋顶上,“咚咚咚”;一阵阵狂风刷刷地从身边刮过,“哗哗哗”。我在温暖的被窝里,发着我的梦。玻璃窗外阴沉、昏暗的天空,淅淅沥沥下着雨。

    “哐当!”

    “咚!”

    院子里的东西被风刮得到处都是。

    如果有人在我熟睡时喊我起床,我几乎听不见。不对,我是听见,但记不起。

    记得有一次,奶奶一大早起床,来到房门口问我要吃什么,还在熟睡中的我回答:“随便。”醒了后,我看见桌上放置着一包米粉。那时的我,一脸懵:昨晚,我不是告诉奶奶说要吃面包吗?怎么现在桌上还有一包米粉?

    “阿嫲,这包米粉是谁的?”

    在一旁的弟弟将手指指向了我,说:“是你的。”

    可能是我的耳朵听见了,它见大脑还在睡,不忍心把它叫醒,所以才没把新的讯息传给大脑吧。

    上三年级之前,每当我早上睡不醒,奶奶便会尝试把我叫醒:先是拍我的脸、拉我耳朵,再拿藤条打我。倘若我还是没醒,弟弟也会来踹我一脚。神奇的是,这些疼痛我一点印象也没有。要不是奶奶告诉我,我根本毫不知情。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醒了后,总是手脚疼痛。应该是弟弟趁我睡得死沉的时候,来对我发泄不满吧!他平时踹我,我都会疼上一天或更久。更何况我睡觉时,他踹了我很多脚。这也是奶奶告诉我的。

    突然的一声巨响,我透过薄薄的眼皮子感觉到周围有点不对劲。我睁开眼睛,差一点误以为自己瞎了,眼睛睁着,就像闭着一样,一个很难被唤醒的人却被这雷声给惊醒了。我刚睁眼又马上闭眼,想继续睡下。

    时间慢得可怕,我抓起旁边的手机拿到被子里看了看。现在才三更半夜。我下一次拿起手机查看时间时,也才过了五分钟,可我感觉不止过了一个世纪。

    我久久不能入睡。耳朵听着风“哗”地刮着屋顶,头埋在被窝里,手指头和脚趾头一根都不敢动一下。我只能盼着奶奶来救我了。

    一分一秒,雨渐渐变大,雷声依旧。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被子里的空气很闷、不流通,有点热。我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憋着等“救援”。雷声再次袭来,本来安静得连蚊子煽动着翅膀飞来飞去的声音都可听见,这雷声一响,立马把差点入睡的我给惊醒。

    我闭着眼,放空脑袋,啥也不想,重新睡了过去……


陈恕英点评:

    你有发现吗?紫瑄的文字有股独特的魅力。比如,她在第一三四五段文句里铺了些许用文字来表现声音的象声词,接着,才拉着你的手,进入她建构的情景,去体会雷电交加的夜晚、等待“救援”的心情。那“手指头和脚趾头一根都不敢动一下”的描写更是立即让你代入画面,仿佛自己就是紫瑄,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然后沉沉睡去。

    (对了,紫瑄的弟弟,请你脚下留情,可别把姐姐给踢伤了噢!)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