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张泰忠
插图: 阿米
有声呈献: 潘德南
刊登日期: 2021年06月15日

我笨吗?



    伟明一会儿拉线,一会儿放线,注视着自己制作的风筝飘在夕阳之上。太阳渐渐落下,鸟儿和蚊虫的数量逐渐增加。鸟儿在低空中捕食蚊虫,蚊子在吸着伟明的血。伟明虽然被蚊子叮得手脚发痒,不过他没有回家的打算。他坐了下来,注视着逐渐隐身在昏暗中的风筝。

    “阿明,是你吗?”父亲走向了伟明。伟明维持看风筝的姿势,仿佛没听见父亲的询问。不过,眼里打转的泪水出卖了他。

    父亲走到伟明的身旁,看着昏暗的天空,语气平和地说:“你闹够了吧?我刚骂你,是为你好。你并不笨。只要认真上课,多做练习题,数学测试肯定能及格。

    “我在和你说话,你听到吗?你哭了?” 

    伟明强忍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脸颊。他赶紧别过头,用衣袖擦拭泪水。

    自小,伟明立下志愿,想和父亲一样当一位数学博士。因此,伟明比其他同学更认真学习数学。三年级,当伟明成为班上第一位熟背1至12乘法表的学生之时,他更加坚定自己的志向。然而,自从去年新冠病毒爆发,转向网课学习,伟明开始质疑自己是否有能力成为像父亲一样优秀的数学专才。

    网课时,伟明认真听课,抄下老师所有的作答方式;复课后,伟明虽跟不上老师的教学进度,不过依然认真地学习。数学考试前一夜,伟明甚至熬夜做了几份模拟数学试卷,希望能考取佳绩。伟明尽了一切努力,并没有反映在今早分派的数学试卷上——39分。

    为了平复内心的伤痛,伟明独自跑出来放风筝。眼看自制的风筝在空中飘扬,伟明重拾了一些信心。内心伤透的裂口正在渐渐愈合。然而,父亲的一句话——“只要认真上课,多做练习题,数学测试肯定能及格”再次撕裂他的伤口。伟明的最后一道自我防护崩塌了。他用双掌盖着脸,开始抽泣起来。

    父亲心疼地看着哭泣的孩子。他认为已达到“机会教育”的目的,因此不再多说话,反而从伟明手中拿过了风筝线,帮他收回风筝。在收线过程中,父亲除了回忆起儿时放风筝的点点滴滴,也在思考今后如何改进孩子的数学成绩。

    大约15分钟后,父亲依稀看见风筝的样子——马来风筝(Wau)。父亲回收线的动作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阿明,这风筝哪来的?”

    伟明的心情早已平复。他感受到父亲话语中没有责怪的意味,因此终于打破沉默: “我自己做的。”

    父亲听了后,不再说话。他一边收线,一边注视着空中的风筝。收回风筝后,父亲开启手机的手电筒,看着风筝上的图案和风筝的骨架,问道:“风筝上的图案是自己设计的?骨架是自己制作的?”

    “嗯。”伟明回答。

    父亲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风筝上。他再次细看风筝的图案和骨架,随后点了点头:“ 阿明,或许换个学习方式,老师或我就能够帮你提升数学学习能力。”

    伟明歪着头,一脸疑惑地看着父亲,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


问一问、想一想:

1. “伟明的最后一道自我防护崩塌了。他用双掌盖着脸,开始抽泣起来。”    

   你认为伟明抽泣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为何你这么认为?

2. “阿明,或许换个学习方式,老师或我就能够帮你提升数学学习能力。”

   为什么父亲会这么说呢?试说一说你的看法。


168505443_l.jpg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