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郑德发
插图: 农夫
有声呈献: 尤进来
刊登日期: 2021年06月08日

老雨树的最后一刻


    

    天还没有亮,一阵撕裂的响声从山坡的那一头传来。天空裂开了几道银白色的缝,射出刺眼的光,一闪而逝。风来了,唏唏嗖嗖一阵后,突然咆哮起来,大力地拉拔起周围的东西。雨尾随着,从开始弹出小雨珠,一下子转为滂沱大雨。风和雨聚在一起,嬉戏着、喧闹着,越发起劲。它们扫过山坡,停在湖上,直到天亮才离开。

    “啊!树倒了!”早上雨停了,好久才有一个跑步的人经过,他发出惊叹后,便急匆匆地离开。

    倒下的是巨大的雨树。它的枝桠曾经从岸边伸展到湖中央,树身往上生长到近七八层楼高,壮得要几个人才能环抱得住,但现在它倒插入湖,粗大的枝桠折了好几段,湖面和草地上都散落了枝枝叶叶。

    雨树默默地躺卧着。他想起昨天一群绿色羽毛的长尾小鹦鹉打打闹闹地飞来停在他身上,不停地叫道:“好痛快啊!好痛快啊!”小鹦鹉们很聒噪,总是这般闹着,七嘴八舌地,雨树听得太多,习惯了。这天,他感觉有一大股的力气从树身流向树根,然后像被截断般消失无踪。小鹦鹉们问雨树,他的树叶好像比平常稀疏了,雨树安静了一会儿,简单地回答:“嗯。”

    小鹦鹉们又问:“你好像在这里好久了呢。你一出生就那样大吗?”雨树听到这个问题,摇晃了一下树身,笑了起来:“哈哈,我不可能一下子就长那么大。”小鹦鹉们很不解,热切地讨论起来:“我们看到它时就那么大了!爸爸妈妈说,我们可以看到两千个天黑和天亮,那已经很不错了!”雨树听到“天黑和天亮”,缓缓地回答说:“我已经见了十万九千次了。”小鹦鹉们听到“十万九千”,叽叽喳喳地吵那是什么意思。

    阳光非常灿烂。雨树想起自己曾经很小很小,小得睡在一颗小种子里,随着一只鸟落在湿湿的泥土里。按照人的计算,那是三个世纪以前。当他被搬来这座湖时,已经长出细幼的枝子。天黑天亮、天亮天黑,他快速地生长,成了一棵巨型的绿雨伞,枝桠向四处撑开下垂。人们经过时,喜欢在树下歇一歇,或仰起头或抚摸着树身,欣赏着雨树的结实和健壮。雨树见过一身晒得黝黑的农夫,扛着锄头、拖着一身泥的水牛走到湖对岸的田里去,也见过金发碧眼的绅士们,牵着优雅的淑女在这里漫步。有一阵子,一队队穿着卡其色军服的士兵举着红日条纹的旗子,操步而过。接下来,人们喜欢骑着两个轮来到这里,绕着湖散步嬉戏。当天快黑,雨树闭上叶子休息时,更有男男女女,三三两两地依在树下,他们喜欢看着白鹭鸶飞滑过湖面,停歇在对岸的竹树丛上,然后低着头讲话,一直到天黑。后来,雨树看见四个轮子的铁皮一一地出现。当它们出现时,发出“噗噗”的怪声、喷出乌黑的烟,把空气都弄脏了。

    几年前,人们开始喜欢用一个小小的扁盒子,对着雨树摆出各种姿态,然后说“打卡、打卡”。当然,雨树见过无数的绿羽毛小鹦鹉,也听过无数次小鹦鹉发出奇怪的问题。

    最近,四轮的铁皮少出现了,人也少了,雨树有点寂寞。当人出现时,只见到眼睛,鼻子、嘴巴被一块布遮住了。雨树看过太多人了,觉得人比鸟还奇怪,怎么人的样子、穿着会一直变?但人少了,也是雨树少见的。这时,雨树累了。

    “喂!你听到我们说话吗?”小鹦鹉们挥动翅膀,上上下下地飞着,好像在跳舞,把雨树从记忆中惊醒过来。这时,一阵救伤车的警笛号呼啸而过,把小鹦鹉们吓得飞散开来。

    天黑下来,雨树知道一件事要发生了。

    漆黑中,雨树听到风咆啸着:“我来了!我来了!枝子叶子都要掉下来、掉下来。你要好好入睡、好好入睡!呵呵呵!”雨树听过无数次风和雨的怒吼,他一点都不害怕,但这次他感觉力气尽了。就在风和雨离开了,天亮起来,雨树静静地倒插在湖水里。

    雨树默默地躺卧着,它吐出最后一口气,迎接最后一刻的到来。


问一问、想一想:

1. 这篇故事是对应安徒生的童话《老橡树最后的梦》创作出来的。你能比较两个故事,找出一些重点和不同之处吗?

2. “一阵救伤车的警笛号呼啸而过”,你觉得发生什么事呢?


35519782_l.jpg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