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蔡依眉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5月25日

投稿作品 | 奇怪的她【本周佳作】

    云朵之间,对面的她在和一位男子说话。

    男子面容模糊,有些高冷,似乎长得非常好看。他一头白长发,一身古装,是外蓝内白。而她也是一身古装,秀丽的长发,样子十分活泼开朗。

    她再次开口说话,右脸颊略有裂痕,不大明显。她似乎没有注意到,还是十分活泼开朗地和那名男子聊天。

    他们一直聊,她越说话脸上的裂痕就越糟糕。而我也察觉到她每次要开始说话时,就会咽一咽空气。每咽一口气,她的脸色就越不好,似乎不是她自己要咽的。

    她也没有注意到脸上的裂痕,好似不觉得痛。男子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没有察觉到,可明明那张脸就在他面前,他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呢?还是,是他搞的鬼?

    画面转到她对着镜子,在镜子中观察着自己的容貌,神情难受,可想而知她已经知道自己脸上有裂痕。

    画面再次切换,她在云朵中走着,慢慢地停在另一位男子面前,男子跟之前和她聊天的那名男子很相似,连古装和头发都一样,似乎是双胞胎,却又像同一个人。

    她的脸色依然难受,那名男子皱着眉头,脸上充满困惑和不解,张口后不到几秒就闭口了,而她用动作比了个无奈的手势和摇头。看样子,应该是男子在询问她的脸为什么会这样吧?

    她脸上的裂痕不是血肉模糊的,相反的是一条裂痕,裂痕里面透着干干的肉,周围呈红色的,但中间带些粉色,脸颊两旁的则是微斜,到鼻子是完全横着一条。这样看起来极其地恐怖,并带些奇异。而她说话就像是喉咙有结,有东西卡着。

    "啪!"我从地上爬上床,再次浑浑噩噩地去另外一个梦境。


陈恕英点评:

    这样的开场方式很讨喜,就像电影拍摄现场,镜头由远至近,朦胧至清晰。聊斋式的梦境,诡异而深沉。第一句简短地交代了地点、场景、人物、作者的定位,可圈可点的是,最后一句描写自己掉下床不是醒来,是再次睡下到另一个梦境,作为结束,干脆利落。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