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陈恕英
插图: 俞德业
有声呈献: 李璘
刊登日期: 2020年12月15日

这是哪里(下)——重生新生


    “大元,醒醒。”

    大元听见一道温柔的叫唤声。接着,他感觉自己的脸被轻柔地抚摸着。可这声音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于是他马上睁开眼睛。没错,是妈妈!他赶紧呼唤:“妈妈……”可大元的脑袋充满了疑惑,嘴也结巴了起来:“我……我……这是哪里?”

    “你在胶林里。这样很容易着凉的。”妈妈怜爱地将大元的外套拉好。她见大元神情古怪,嘴里问着奇怪的问题,随即猜测道:“是做梦了?”

    “嗯,好真实的梦。”

    “梦到什么了?”

    “梦到妈妈老了;梦到我有个儿子。”大元羞涩地回答。

    “噢,我的儿子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了。这听起来挺让人欣慰的啊。”妈妈的声音里充满了喜悦。

    “可……我的妻子过世了。”但大元没说出口。那个梦如此真实,他不确定此刻的自己是否在另一个梦境里。他只是点了点头,别过脸去。这时,他见到不远处有一道幽幽蓝光。蓝光处站立着一只马来貘。大元的妈妈对马来貘并不感兴趣,她催促着大元帮忙。“来,我们把这桶胶汁提出去吧。”

    待大元和妈妈来到胶林前的大路旁,一个男人正将几桶胶汁搬上三轮摩托车。啊,那是他朝思暮想的爸爸呀。大元立即叫唤:“爸爸!”然后扑向他怀里。

    爸爸微微地俯下身,拉起大元的手:“怎么了,大元?是不是不习惯呀?”

    大元摇了摇头,将爸爸的手放在脸上,感受这只大手带来的温热与厚实。可下一刻,他的疑惑却一片片地冒起来。大元清楚记得自己遇上车祸,被一辆飞速撞过来的巴士压着。他纳闷自己为何在此:“难不成,我来到虚幻的世界?”他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爸爸温热的手证实自己并非在虚幻世界,而眼前一景一物,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那是他小学时和妈妈一起经历过的。难道,刚才只不过是梦?他暂时给了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大元刚才在胶林里睡着了。”

    “第一次来胶林、第一次那么早起床,敌不过睡魔是难免的。”爸爸摸了摸大元的头。

    大元听后,立即澄清:“爸爸,我不是第一次进胶林了。”大元意识到,用梦境来作为解释,已不正确。他确确实实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也许就是过去的世界,而自己的意识正与过去的自己共存于一个体内。

    爸爸看着儿子,笑了起来,说:“你从来没来过这里呢!”

    “大元大概是睡到恍神了。”妈妈轻轻地笑着说。

    大元看着这既陌生又熟悉的笑容。他记得这笑容在爸爸去世之后,不曾浮现。妈妈乐呵呵的模样感染了他——刚才被巴士撞击的余悸,顿时消失,心也随之放松了。于是,大元不再追根究底,他只想让自己好好适应这个世界、好好珍惜与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光。他和妈妈坐上爸爸的三轮摩托车,离开了胶林。再次见到爸爸,大元心里踏实了许多。

    就在拐出大道的当儿,一辆巴士飞速直撞而来,大元感到一阵晕眩,自己的身体彷佛被挤压,呼吸困难,顿时失去知觉。

xxx xxx xxx

    大元睁开双眼后,立即往自己身上望。他的身体仍然被一道蓝光包裹着。是的,每一次睁开眼,他不禁确认是否已离开这个空间。他的周围除了蓝光,空无一物,他在这里待了多久?他无从知晓。他无法记录日子的流逝,时间在这空间里俨然成了毫无意义的名词。这一次睁开眼睛,大元发现前方与往常有所不同——一个点在离他视线不远的地方若隐若现,他定睛一看,发现那是一个拼图形状的孔。当大元看清楚之后,那孔向他所在的方向快速移动,很快将他吞噬。此时,大元听见四周传来潺潺流水声。

    可不久,这流水声忽然消失,大元感到四周静得连眼睛稍微眨一下,也能听得见上下眼帘闭合的声音。这时,一道刺眼的光射入眼睛,他下意识一眨,就在这时,他感到自己的双脚被人扯着……

xxx xxx xxx

    那是一只女性的手。她拉了拉大元的脚,叫唤道:“大元,醒醒。再不起床,视讯会议就来不及了。”

    “爸爸,您怎么了?”韩韩凑近看着爸爸的脸:“刚才妈妈让我去叫您起床,您睡得很沉,怎么都叫不醒。”

    “噢,我……”大元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爸爸是不是梦见小时候的自己了?”

    “你怎么知道?”

    “我偷偷去您的梦里一探究竟了啊。”韩韩咧嘴露牙,对着父亲笑。

    “韩韩和你闹着玩的啦!”妈妈戳破了韩韩的玩笑话,接着说道:“韩韩说,你刚刚在叫爸爸呢。爸爸就在前庭给蔬菜施肥呢。”妈妈用手掌探了探他的额头:“你是不是发烧了?”

    大元下意识地也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好好的没发烧!”但下一刻,他突然想到什么,立即下床:“哎呀!来不及了,韩韩要上课了!我怎么就睡过头了呢?”大元慌忙起身,他看了看韩韩:“呃,你怎么还没换校服?”

    韩韩睁着大眼睛,歪了歪头疑惑地解释:“爸,学校停课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停课?”这时大元已到浴室刷牙。

    “爸爸,您今天好奇怪啊!疫情这么严重,学校早就关闭了。”

    大元停下挤牙膏的动作,先是一愕,可下一秒,他的脑袋立刻回放所有记忆。他想起疫情早在年初,已成为全球大流行,病毒在世界各地扩散蔓延,好多国家的学校都停课了。他的脑海中再次捕捉到:我们国家也已启动第二轮停课,孩子们都在家上网课。想到这里,大元下意识大口地吸入一口气:“啊,幸好!”

    这时,奶奶在楼下叫道:“嗳,你们仨,赶快下来吃早餐啊!”

    “妈,我下去端上来给大元。大元的视讯会议就快来不及开了。”韩韩的妈妈急匆匆地下楼。

    “爸爸,你要迟到咯!”韩韩提醒爸爸后,一蹦一跳地下楼去了。

    这时,一道光直射而下……

xxx xxx xxx

    “我在哪里?”韩韩立即往四周望去,他的前后左右都坐满了人。那是一架客机。是的,他正在飞机上醒来。窗外,是一条蜿蜒的江……

故事完


问一问,想一想:

1. 你曾经因迟醒而上课迟到吗?迟到后面临了什么情况呢?

2. 从故事中,我们知道韩韩是个爱写故事的小孩,他将枯燥的堵车幻化为精彩有趣的情节。而你是否也和韩韩一样,是个爱写故事的小孩呢?请写一篇你遇到堵车时的感想。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