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陈恕英
插图: 俞德业
有声呈献: 李璘
刊登日期: 2020年12月08日

这是哪里(上)——铁甲人


    男人的眼前一片蓝色幽幽,静谧而无声。他冷静地望着空无一物的前方,仿佛自己与这一片沉寂空间融为一体。但此时,他清楚听见扑通、扑通的声音。他意识到那是心脏跳动的声音。忽然,一道刺眼的光射入眼睛,他下意识一眨;与此同时,他感到自己的双脚被人吊起,一股强大力量袭来,他害怕得大声啼哭起来…… 

xxx xxx xxx

    饭桌上,韩韩吞下最后一口牛油咖椰面包,他用手帕抹了抹嘴便来到客厅。客厅里,沙发背后白色柜子上陈列着几个相框,韩韩对白色相框里的人物说:“妈妈,我去上学了。”随后,背起书包,在门旁的鞋柜上取出黑色校鞋穿上。这时,爸爸享用完早餐步出饭厅。他拿了钱包,按下车钥匙开关,穿了鞋上了车。爸爸的步履快,韩韩这时也跟上。韩韩坐在靠左边的后座,系好安全带,向站在门口送行的奶奶挥了挥手说:“奶奶,再见!”屋内的奶奶点点头向韩韩挥手,然后喊道:“路上小心!”

    韩韩的妈妈过世后,爸爸寡言少语,奶奶每天的叮咛,爸爸漠不回应。今天,爸爸破例点了点头,看了奶奶一眼,才启动引擎,倒车离开。

    车子刚刚拐进大路,便迎来长长车龙。韩韩安静地坐在车内。对此,他没有感到枯燥和烦闷,只因日复一日的堵车不可免,脑袋里早已练就一套排解的方法──制造各种奇想。此刻的他正幻想着自己乘坐空间移动机,不消片刻即已抵达学校。空间移动机让他省下不少时间,于是他趁上课钟声未响,和同学们来了一场篮球比赛。

    可是,幻想终归是幻想,这一点他很清楚。他稍稍调整畅想,挪了挪身子望向车窗外。一个魁梧的铁甲人直挺挺地站在老树下。韩韩向他打了个招呼:“早安啊!铁甲人!”

    “早安啊,韩韩!”铁甲人回应了韩韩后,便骑上停泊在一旁的一辆又炫又酷的摩托车,然后呼啸而去。韩韩笑了笑:“他还是这么帅气啊!”随后坐正身子,将目光望向前方。

    猛然间,刺耳的轰炸声从车外连续并急促地响起,前方马路被轰炸出巨大窟窿,人们惊恐失措,四处逃窜。韩韩看见隔壁车道上的一辆车,车里的小男孩吓得将身体卷缩在后座上;小男孩的妈妈打开车门,立即带着小孩踉跄逃奔。马路上的大人小孩高声尖叫、哭泣,现场一片狼藉。天空仿佛有神秘物体不断放射致命光束,一排排建筑物顷刻化为乌有,留下浓厚尘烟。韩韩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惊心动魄的场景足以让人窒息。

    可此时韩韩爸爸正闭着眼睛听着激昂的交响乐。纷乱的世界与他无关,他寄情于乐器交织出悦耳动听的乐曲,他没有一丝想逃出车外的念想。韩韩此时感觉有飞行物体正在车顶上方盘旋、逼近,仿佛那物体的目标正是自己或爸爸。但他见爸爸并没有慌张失措、没有赶紧下车逃窜,气定神闲地端坐在车内。就在千钧一发间,铁甲人从腰间拉出长长的铁索,往飞行物体一击,那飞行物体顿时像触电一样,微微地颤抖起来。当铁甲人乘胜追击,再次甩去铁索时,飞行物体随之反击,在机体内伸出触须般的东西。这触须末端瞬间伸出长满利齿的物体,没三两下便将铁甲人的铁索给剪断。紧接着,另一条触须迅速伸长,将铁甲人五花大绑,轻松地将他放置在树底下。

    与此同时,一道强光照射在韩韩和爸爸的车前,一个类似圆形的物体徐徐降下。那物体就像巨大的水滴,透明而诱人,尔后变幻出和人类无异的形态来到韩韩面前。那生物手里捧着一个匣子,韩韩的车窗莫名地自动下降。匣子递给韩韩后,那“人”便迅速往飞行体飞去,而飞行体也在眨眼之间消失在空中。韩韩打开那“人”递来的东西,那是一个精美的浅木色匣子。匣子一经打开,里面的东西立即弹开放大数倍。映入眼帘的是一条蜿蜒河流。他定睛一看,原来这河流是一张巨大的拼图,但那上面唯独缺了一小块。韩韩彷佛明白了什么。

    地面上依然留着坑洞,浓厚的尘烟没有停止,但高耸的尘烟弥漫处仍可见一片蔚蓝,它始终在那儿。韩韩知道,从他接过那浅木色匣子开始,在他的身上,正开启着某种使命和挑战。

    刚才这一幕幕惊险场景,皆是韩韩因堵车的枯燥时光编撰而来,它并非真实发生。韩韩总是能在脑袋里灌入各种活跃素材,将之调配出各种情景。他待夜深人静时,在笔记本子上尽情挥洒,然后满足地安然入眠。他喜欢在这铁甲人身上安插各种奇想。他好奇于电影特效为何能将地面弄出大窟窿?编剧和导演们为何喜欢将场景设置成满目疮痍、众人逃窜、惊恐尖叫,尽量弄个末日场景,让人心底一惊一乍,以吸引观众成为卖座电影。韩韩爱看科幻电影、奇幻故事,经常把自己设置成故事人物,营造各种奇想,让自己在故事中体验不同人生。这一回,他也想试试弄个骇人的情节。

    韩韩有时也会开口向爸爸询问关于铁甲人的事:“不晓得是谁将它摆放在这儿,每天目送忙碌的人们。”

    铁甲人和酷炫的摩托车,确确实实就置于大树旁,每天日夜不休地凝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爸爸曾告诉韩韩,那是环保爱好者用回收物制作的装置作品。一些人独具匠心,那双创意的巧手确实为地球带来良好的影响。只可惜,铁甲人和酷炫的摩托车明天就搬去另一处。于是,韩韩和它们挥了挥手:“再见了,铁甲人,再见了,摩托车!”

    几分钟后,车龙开始移动,右方白色车主谦让,韩韩爸爸向让路的车主打了个致意手势后,顺利地驶入另一条车道。这个早晨,他们是幸运的,遇到了好人。

    眼前的大道常年如此,车流量庞大,整个市的车辆皆汇聚于此。韩韩的爸爸总是在拐出小路时,将交响乐切换去电台,调至每个早晨必听的频道。韩韩的爸爸最热切想听的是那个男性的声音。不是因为那位广播员资历深、说话清晰、主持稳健,而是这把声音像极了他父亲的声音。

    韩韩的爷爷在韩韩的爸爸九岁时过世,韩韩没有听过爷爷的声音,但爸爸这样告诉他:人的声音留存在另一个人的脑中,会因时间流逝而零碎不全。但当他初次从电台听到这把声音的时候,零碎的记忆立即像长了触须一样,互相交织。“对,就是这把声音!”爸爸告诉韩韩。虽然这把声音的相似度并非百分百,但足以教韩韩的爸爸缅怀。于是,韩韩期待爸爸所期待的;喜欢上爸爸所喜欢的广播员。

    越过繁忙车道,韩韩爸爸驶入市中心。这个时间段,车流量少许多,道路也顺畅无比。拐了几个弯后,韩韩爸爸就驶入坐落在住宅区的学校。这所小学外墙格外典雅,给人宁静的书香气息。由于道路狭窄不宜久留,于是,韩韩爸爸在校门口放下韩韩后,就匆忙离开。他拐入繁忙的大道后,车子立即动弹不得。他唯有听电台来转移堵车的乏味。

    大道上宛如大型停车场,每个早晨必是如此。这时,一辆巴士从右侧急速冲撞上来。瞬间,韩韩爸爸感觉身体被强力挤压,窒息感立即袭来。他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待续……


问一问,想一想:

1. 故事中的铁甲人腰间有铁索,你认为其他部位有什么呢?请发挥你的想象,画出铁甲人的模样,并清楚列明每个部位由什么物件组成,以及有哪些用处。

2. 你是否曾经用回收物品,发挥巧思制作出有用的东西?那是什么呢?它的功用是什么?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