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周锦聪
插图: 俞德业
有声呈献: 邓丽思
刊登日期: 2020年10月06日

家传宝箱


    爷爷的房间有一个色泽深沉,但一尘不染的皮箱。

    是的,一尘不染,因为爷爷几乎每天都会细心地拭擦这皮箱。

    皮箱是曾祖父留下来的。里头到底有什么呢?一次,在我的要求下,爷爷把皮箱打开。

    啊,里头有一些破旧的衣服、发黄的信件,还有一些旧照片。客厅挂着曾祖父遗照是晚年拍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曾祖父可爱的童年笑容、青涩的少年模样和干瘦的青年样貌。

    “这是你曾祖父十六岁的样子。”爷爷突然问:“想一想,你十六岁的时候,应该在做什么?”

    “应该是在中学读书吧?”我说。

    “可是啊,你曾祖父十六岁时,已拿着一个皮箱,准备下南洋打拼啦!”

    “啊,年纪那么小就到外国工作了,真不简单!”我很震撼,望着皮箱问:“当年,曾祖父就是拿着这个皮箱吗?”

    “是啊。”爷爷点着头。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爷爷如此珍惜这个皮箱了。

    在那个年代,很多人出国都是靠海路。通过爷爷的描述,我开始想象,曾祖父一百多年前带着一个皮箱,飘洋过海的情景。一群难以想象“南洋”是什么模样的青少年,为了挑起养家的担子,不得不咬紧牙关,踏上冒险之旅。

    前路茫茫,船身颠簸,曾祖父的心情,应该如海面上的波涛,汹涌澎湃吧?他们要经过两到五个月的航程,全程被囚禁于船舱内,生活条件异常恶劣,死亡率高至30-50%。因此,这种船也有“浮动地狱”之称。

    爷爷说:“当时,大批中国南方的百姓,因为战乱、天灾、饥荒,或自愿或经拐骗绑架,被卖到国外做劳工。这些华工如同货物被运到国外做苦工,被称作‘猪仔’。”

    “猪仔?怎么那么难听啊?”我愤愤不平。

    “猪仔是广东话,那些劳工不是都挤在船上吗?他们要吃饭,不一定每个人有一个碗,而是一个大锅。随便熬点什么东西吃,每个人都蹲着吃,你说,像不像喂猪?”听了爷爷的解释,我的眼泪差点儿滴落。

    看到青年时期的曾祖父干干瘦瘦的,我猜想他当年工作应该很辛苦。原来,曾祖父当年抵达马来半岛时,必须如货物一样在市场公开拍卖,真是耻辱啊!他被一位锡矿矿主买走后,简直被当成牛马使唤。他在酷热的阳光下汗流浃背地劳作,连蚊虫也来欺负他!曾祖父经常吃不饱,却把蚊虫喂得饱饱的,甚至还得了疟疾,差点儿丢了命。

    曾祖父和一群同乡住在破旧不堪的亚答屋,每次写信回乡都写:“爸妈,孩子一切安好,不必挂念。”其实,泪,都往肚子里吞。

    爷爷要我猜一猜,为什么曾祖父拍照都是展示左脸,我猜不出。

    “因为右侧煮菜被热油烫伤啊!”这一次,我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一个皮箱,把当年曾祖父离乡背井的心酸故事流传下来。

    从此,我也跟着爷爷拭擦这个家传宝箱。

 

问一问,想一想:

1. “家传宝箱”里头有什么?你能够推测爷爷为什么要收藏这些东西吗?

2. 曾祖父当年到马来半岛工作,是否“一切安好”?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