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晨砚
插图: 阿米
有声呈献: 邓丽思
刊登日期: 2020年05月19日

让眼睛、鼻子、耳朵、舌头、手一起写作文

    我们写作文的时候,常常都在写“眼睛看到的东西”。

    我们有的是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及触觉。写作的人,这几种感觉是不能闲着的。当然,我们不能像音乐家的耳朵那么灵,可以分出半个音阶的差异来;又或者说像美食品尝家、调酒师、闻香师,舌头、鼻子有非常好的辨别能力。而盲人听觉和触觉都是很好的,听说他们靠听风的声音,就知道哪里有树和建筑物;他们摸到熟人的手,会认出来。

    在这种种的感觉里,一般人掌握得比较好的,应該是味觉。许多人,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也不是作家,就能说得出各种煎炒油炸酸辣冷,炖焖烤煨蒸食物的口感。他们闭上眼睛也能分辨得出来“油炸”和“清蒸”。也许你说,这有什么难呢?

    难在于,我们有了感觉,却不知如何使它精彩;难在于,我们不知道“让眼睛、鼻子、耳朵、舌头、手一起来写作”。

    有一次上写作课,我叫学员站在窗口望户外五分钟,然后回来写五十个字。那二十多张功课,几乎全部写的都是“看到的东西”。

    例如:有一座山,有人在山脚卖东西……白花花的太阳……天气很热……

    天气是“景物”的一部分,因为天气的热也是“看到”的——太阳很耀眼。但我们的皮肤触觉这时告诉我们:“噢!晒得发烫!”文字功力好一点的,可以说:“每根汗毛都擎(qíng)着一颗汗珠!”

    如果我们写:“风止住了,一点风的声音都没有……”那就是听觉范围的东西。

    当然,我们更可以写我们“嗅到”的:窗外的小贩泼了一盆水在发烫的地上,随着蒸汽冒起了一股气味。

    此外,有个小孩买了一个做得圆圆、上面淋了各种颜色的刨冰,在吮吸着。味觉告诉我们:“好甜啊!”那溶化的糖浆流下来,叫看着的人也很不舒服——“甜”给人的感觉是暖热的,再加个黏腻……这时,我们大概很想来一客又酸又冰凉的柠檬汁!

    有个初中生写了一篇《老茶餐室》的作文,作者很巧妙地动用了五官感觉,眼观八方,耳听四方,不着痕迹,轻描淡写,把平常的东西写得很可爱——

    (一)看到:“老旧的桌椅、发黄的墙壁、转得有点吃力的吊风扇、积满灰尘的各个角落。”“他先舀了一杯热水往咖啡滤网倒,很长、用白布制的那种,但它现在已经不白了,咖啡把它染成了深深的褐色。”

    (二)嗅到:咖啡的香味飘了过来。

    (三)尝到:咖啡口感很浓厚。“很香”是嗅觉,没有嗅觉的人只能喝到苦味,所以享受咖啡,必然动用到“味觉”和“嗅觉”。

    (四)触到:“这柜台应该也有段历史了,表面污迹斑驳,我伸手去摸一摸,没有灰尘。”“面包烤得刚好,外脆内软。”(辣椒使人嘴巴发烫也是触觉)

    (五)听到:“两人的声音大得能让隔壁几张桌子的人听到。他们好像不甘示弱似的,聊得很大声。就这样,整个茶餐室充满着谈笑声。”“只能在老电影里看到的老式投币电话……我禁不住地拨弄号码盘,它还会发出咯哒咯哒的声音。”——这声音透着一个时代的味道呢。

    你早上起来,怎么知道自己昨晚睡得好?有人说“要感觉到有一种幸福感”。

    当然,我们可以从窗外的阳光、唱着歌的小鸟、清新的空气……写起,但如果我说,你只能写你睡床上面的床单呢?

    也不难——洁白,是视觉;摸着或转身时棉质布料的舒适轻柔,是触觉;听到自己均匀呼吸的声音,是听觉;刚洗过的床单,透着沁香,是你的鼻子在工作。或者,刚晒过的床单,还留着一股“太阳的味道”……

    就以你现在的场景,开始练习感官写作吧!


问一问,想一想:

1. 为什么对于一些景物,我们会觉得过于平凡,很难下笔,形容、描述呢?

2. 你有试过“熟视无睹”“听而不闻”吗?佇立在你家门前多年的一棵树,你还发现它的存在吗?你多久没有抬头望月亮了呢?它的模样不停在变更——而我们每天只忙着低头看手机?还有,每天洗脸刷牙,你还听到水流的声音吗?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