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新加坡)海凡
插图: 农夫
有声呈献: 尤进来
刊登日期: 2021年01月05日

去海边


    

    从没见过妈妈这么心急!昨晚早早把我们赶上床,今早天才亮就把我们叫醒,弄得满屋子“嗑哩咔啦”都是声音:“起来,快起来,不要赖床!吃饭、换衣,10点钟一定要到海边去!”

    妈妈给小妹喂奶、穿纸尿片;我替大妹和自己准备美禄、面包。爸爸说我小学要毕业了,不但要学习自立,还要做妈妈的好帮手。我不能让爸爸失望。

    妈妈还把我的衣服准备好了。最近同学都喜欢穿黑灰色T裇,妈妈说今天不行,她选好一件颜色鲜艳、橙黄色、有大大的太阳,和摇摆的椰子树的T裇。那是去年爸爸带我们去新加坡玩,在牛车水街边摊买的,一大一小两件。过后我们还到滨海花园看花、看栽种在超大冷气房里艳丽的鲜花,也看绽放在夜空中灿烂的烟花……回到旅店快半夜了,一躺下我就想睡,听到妈妈问:“今天花很多钱吧?”爸爸说:“不多,单单旅店一晚就一百八。”“哇!”妈妈叫起来:“乘三不就五六百‘令吉’吗!?”“别担心,你老公我是赚新币的!”

    这么快就一年多啦,回想往事好像昨天才发生一样。妈妈说,衣服再不穿就要穿不上了!

    爸爸总是天还没亮就出门,他说不赶早,摩托车过新山关卡被堵住麻烦就大咯。他说他是安装和修理冷气机的——喏,他指着高楼外挂在外墙的一个个铁箱子。我奇怪,哪里有地方站脚:“这么危险,这工作怎么可以做?”“怎么不可以?”爸爸摸摸我的头,“有技术就可以。”

    爸爸每天下班都回家,天全黑了就能听到他“噗噗噗噗”的摩托车声。有时他还淋一身雨。然后,我们总在灯下一起吃晚餐。

    今年4月以后,爸爸就没有回来了。

    2020年我们生活中多了好些新词语:新冠疫情、阻断措施、行动管制、MCO、EMCO、CMCO、SOP……就是那个“阻断措施”,把爸爸“阻断”在对岸那个小岛上了。

    几天前当妈妈问:“你们想不想见爸爸?想不想?”我和大妹都喊起来:“要啊!想啊!爸爸要回来了吗?”

    到海边的路不算太远,以前是爸爸开车。现在妈妈开得比爸爸还猛。一定要在十点前赶到。妈妈说,不能让爸爸等。

    爸爸在那里吗?为什么不回家?大妹睁大眼睛问。

    “到了你就知道。”妈妈拍了一下驾驶盘:“千万不好下雨哦!”

    我见到车窗外的天色阴暗下来,一大团乌云像吸足了水的海绵压在树丛顶。我想起爸爸雨天回到家一身湿地踏进屋里,水滴淌在地板上的情景。

    还好,越靠近海边海风越大,把乌云吹过山背去了。

    我们来到从前爸爸带我们野餐的地方,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海浪“哗啦哗啦”拍打着海岸。从云朵中露出笑脸的太阳,向大海撒下千万点金光。

    爸爸呢?是不是像从前野餐时,和我们玩捉迷藏,躲起来啦?

    妈妈抱着小妹,一手牵着我,我牵着大妹,急急向堤岸走去。

    “你们看那里——”妈妈放开我的手,指着对岸。我看到一道整齐光洁的石堤,看到绿绿的草地、树木,远处矗立着彩色的高楼。海岸边有一条平坦的小路,路边间隔不远有白色的石椅子。

    妈妈的手机响了。她回答的声音又急又大:“我们都来了,我们在这里!在野餐时那棵大树前面。你看到吗?看到吗?”

    妈妈把挂在胸前的红色围巾拿在手里,舞红绸似地向对岸挥摆起来。

    哦!我看到了,我看到也穿着橙黄色T裇的爸爸,就在对岸的小路上,在向我们挥手,然后,一跳跳到石椅上。

    “爸爸!”我大声喊。“爸爸!”大妹也喊。

    妈妈还在讲电话,她的头发上都是阳光。她的眼睛直直望向泛着金光的大海,我看见两行金色的眼泪滚出了眼眶。 


问一问、想一想:

1. 故事中,妈妈为什么紧张地带着孩子们到海边去呢?

2. 故事中,有好些精彩感人的情景描述。这些描述,有哪些感动了你呢?

1.jpg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