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周锦聪
插图: 俞德业
有声呈献: 潘德南
刊登日期: 2020年04月14日

铁刺网下的玉射


    看了几集《我来自新村》的纪录片,才知道华人新村的历史,思潮起伏。我的家乡没有在影片中出现,但我知道,新村的设立,根本是一部血泪史。

    我的家乡是玉射(Grisek),一个在柔佛州麻河河畔的新村,山明水秀,鸟语花香,一片安宁。谁能想象,这里曾是一个被铁刺网包围的村子?

    为了完成班主任要求的剧本《铁刺网下的玉射》,我跟芳燕、俊达一起翻读历史资料,再追看《我来自新村》,记录了几个重点:

    ·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马共与英国殖民政府合作,联手对付侵略马来亚的日本军队。

    · 战后,马共与英殖民政府交恶。马共展开武装斗争,要把英殖民政府驱逐出马来亚,成立马来亚共和国。

    · 1948年6月18日:英殖民政府颁布紧急法令,宣布马来半岛进入紧急状态。戒严期间,许多乡区华人,被怀疑接济马共,惨遭枉杀、逮捕、家园被毁。约24,000人遭驱逐出境。

    · 1949年5月28日:英国人颁布新条例,实施“布里克斯计划”,一举把居住在森林边缘的华人迁移到政府设立的据点——新村。新村由军警集中管制,以切断马共供应线。50万乡区华人,被迫过着铁刺网下的生涯,失去自由行动权十多年。当时全国共有452个新村。

    · 1960年7月31日,独立将近两年,政府宣布结束紧急状态,撤除华人新村的出入检查,村民终于重获自由。

    记录了重点,我们去访问村里年纪最大的郑爷爷,当初怎么在一无所有的新村建设家园?长达10年的戒严期是怎样的?刘爷爷当年十多岁,很多印象至今还是非常深刻。

    “我还记得,我们森林边缘的房子被士兵蛮横地推倒,他们强迫我们一家迁移到新村!妈妈为此哭了几天几夜!到了新村,只有一片空地,什么建筑材料都得自己想办法获取。我爸爸想去老家拿回一些亚答和木板,警察就紧紧跟随去,担心我爸爸去接济马共成员!”

    刘爷爷追述,当年在铁刺围篱里的生活苦不堪言。清晨,村民在警察的监督下,到橡胶园工作,下午就必须回来,而且不准带粮出外,只能携带开水,这是因为担心村民接济马共成员。听说,有几次,村民在割胶时,马共成员突然跳出来求助,惊慌失措的村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警察活活射杀死了,令人心寒。

    《铁刺网下的玉射》终于在培英小学的礼堂上演了。最触动人心的一幕是,半夜三更,当外头传来敲门声时,男主角和女主角脸色泛白地在讨论:“要开门吗?是山老鼠(注1)?还是警察?”他们左右为难,敲门声越来越急促,然后就传来孩童被惊醒而哭泣的声音……我注意到演到这一幕时,身边好多老人泪如雨下……

    隔天,走在家乡的小路上,这里的一景一物充满朝气,迎面而来的村民笑脸盈盈,让我觉得自己多么幸福啊!铁刺网下的艰苦岁月,早已经过去了。


(注1):村民对马共党员的称呼。


问一问,想一想:

1. “铁刺网下的艰苦岁月已经过去。”说一说那一段岁月有多辛苦。

2. 为什么好多老人看了戏剧表演,会泪如雨下?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