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10月26日

投稿作品 | 性别

    有时候我真怀疑三妹和弟弟是不是交换了性别,虽说三妹不是我们里面最粗鲁的,但她一定是最像男生的;而弟弟,或许因为从小的玩伴一直都是我们仨女的,导致他现在略微有一点娘。

    先不说性格上,每次我们玩过家家,三妹从来不当女的角色,坚持想当个男的,每个女孩或许曾经有段时候总想当个男生,当然,我也是如此,不过我已经在去年就想通了,至于三妹,看她何时才开窍吧。

    三妹只有在玩游戏时才想当男生,这我不介意,不过弟弟却是真想当女生。有次我问他:“滨,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弟弟一点犹豫都没有,脱口而出:“女的!”

    这个回答令我既意外又疑惑。“你为什么想当女生?你不是男的咩?”我弹了下弟弟的脑壳,把他的回答当做是因为他男女不分。

    “因为女生可以留长头发,还可以穿裙子。哈哈!”听完这话,我摇晃弟弟的脑袋,不断重复着:“黄俍滨你是男的,是男的呀!”

    不只是他们的想法,如果是第一次见到三妹的人,应该会以为三妹是个很温柔或者是很安静的人。但长得这么安静的人,玩的游戏是那种打打杀杀的,类似于《和平精英》之类的游戏。三妹玩这种游戏时可认真了,双眼直盯手机,手指“突突突”地点着屏幕,真担心她的手机屏幕会被点出一个洞。她似乎有开麦和队友说话,不过说的话只有:“快点来救我!快快快!”

    我和二妹也不怎么温柔,但我们在三妹这种年龄的时候,还在为了一个洋娃娃而争吵,玩手机顶多只玩那种公主换装游戏之类的。说到这儿,不得不说下那嚷嚷想当女生的弟弟了,不知是谁教他下载游戏,下载游戏也没什么,可弟弟下载的游戏正是我和二妹小时候玩过的,可以说是适合每个小女孩玩的游戏,比如说换装游戏啊、理发游戏或是烹饪游戏,弟弟几乎全下载了,还玩得很尽兴。

    弟弟想当女生也不是口头说说而已,他总喜欢把毯子披在头上,当作是自己的长发,轻轻抚摸它,宛如他自己是个优雅的公主似的。这还是以前他会做的事,最近弟弟迷上了美人鱼公主,所以他不仅仅是拿条毯子装作长发了,他还把腿塞进枕头里,慢慢地上下晃动枕头。是的,枕头成了他的鱼尾巴。在我的催眠下,弟弟还是没改变,只是把自称换成:“我是美人鱼王子。”

    要说厉害还得是三妹,她找了真人美人鱼给弟弟看,弟弟吓得这几天都没提到或装扮成美人鱼。爸爸前几天买了个玩具篮筐,这个篮筐是专为三妹买的。自从我领着三妹看喜羊羊后,她开始把皮球当做篮球,找了个盒子,在盒子上下开了个口,当做篮筐,天天在那投篮。有次我问她喜欢打球为何不去打真正的篮球,她这样回答我:“我不喜欢打球,我只是想消耗时间罢了,顺便学一下喜羊羊的‘闪电突破’。”我的错,早知如此就不带她看喜羊羊了,你看她现在,疯疯癫癫的,天天边打皮球边念叨着:“我是喜羊羊!”

    弟弟还有个让我觉得恶心的习惯。不知他从哪里得知“指甲油”这个东西的,或许是玩手机里的游戏懂的吧,毕竟他有不少美甲的游戏软件。他认为涂指甲油是作为一名女性必备的条件,天天用舌头沾满口水,去舔指甲盖,想想都恶心。没有指甲油能用,他就用口水充当指甲油,真厉害。

    口水?三妹也玩。有次,她和二妹闹得不可开交,边打架边互相吐口水,我很庆幸那时候自己明智地选择没有加入那场战争。最后的下场就是两人都被打,活该。

    可能啊,三妹得向弟弟学习如何当个女生,而弟弟,得跟三妹学习怎么当个男生。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