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10月26日

投稿作品 | 有味道的分享会

    刷牙完毕,换好睡衣,跟着大表弟上楼,小表弟、二妹和三妹已在大表弟的房间等我们了。一群小孩在夜晚聚集在一起,准没好事。的确,我们都是被迫上楼来的,但奈何我们还很有精力,不想早睡。

    小孩的共同话题连找都不用找,随便寒暄几句都能在一个关注点上聊得火热。这不?刚坐在床上,我们开启了唠嗑模式,不过,我们可不是普通聊天,一人分享一件事,其他人聆听,犹如在听故事般。小表弟似乎想到了什么,憋不住笑意,搁那儿傻笑着,我们配合地静静盯着他,等他不笑了,给我们分享到底是什么趣事让他笑成这样,我们期待且耐心地等待着。

    “就,就是,噗哈哈!”小表弟刚硬生生把笑意憋下去,这才说了两个字,又暴笑了。大表弟故作生气,掐着小表弟的脖子,边摇晃小表弟的脑袋边问道:“说,你是不是耍我们?”小表弟依然笑着,这滑稽的场面把我们逗笑了。

    待我们全都缓缓不笑了,小表弟才开始他的分享:“你们有没有试过在学校大便在裤子?我有,我不懂为什么很讨厌去学校的厕所大便,就大便在裤子。”小表弟分享道。

    本来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搞笑的,没想到大表弟来了句:“啊哈哈!蔡塬浩九岁了还在学校大便在裤子,咦,真丢脸!”这句话把气氛搞得既尴尬又搞笑。

    “还没有讲完的,”小表弟连忙阻止我们笑下去,“那个大便就一直呆在我裤子里到放学,结果要回到家的时候,大便从内裤里面掉到裤脚,然后我的小腿那边黏黏的,咦——”小表弟一脸嫌弃。有一丝丝洁癖的三妹把五官揉在一起了,我却觉得搞笑,笑得在床上打滚,大表弟边嫌弃边笑得喘不过气儿,二妹下意识地去摸摸自己的腿,后来因感到自己的举动很蠢而笑。

    场面稍微得到控制后,小表弟开口:“不要笑了,我还没有讲完的。”我们全都专心听着。“这个是第二件事,我又再次大便在裤子里,刚好那天老师要给我们看视频,叫我们全部去到地上坐。重点来了,在我把屁股移左一点,想调整好坐姿的时候,我发现大便的汁液流出来了!”小表弟顿了顿,“然后,哈哈!我、我就拖着屁股移回原本的位子,把大便的汁液抹掉,还好裤子是深色的,没有人看到我屁股湿湿。”听完,我先是仔细“复盘”小表弟说的话,我没听懂。听懂后,不仅是有洁癖的三妹,就连我也起了鸡皮疙瘩,浑身不舒服。    

    大表弟又掐着小表弟的脖子,摇晃他的脑袋,表情故作夸张地问道:“咦——蔡塬浩,你做么这样恶心的?”这一举动惹得我们笑个不停。

    “还有的,”小表弟举起求助之手,“哥,你先放开我,我还没讲完。”

    还有故事听,大表弟当然放了小表弟。

    “就是那天啦,有人一直在那边嗅嗅嗅,去问老师:‘老师,你有没有嗅到臭臭的味道?’我很想打他,嘴巴多多,还好老师没有管这个事情,不然他们全部应该就知道我大便在裤子了。”小表弟害羞地把头埋进枕头里。

    “哎呦,”我装作可惜,“为什么你的老师没有追究这件事呢?这样子阿浩就很丢脸了嘛。”所有人笑得眼角泛出泪水。

    “那,换我讲了?”见小表弟不说了,我征求大家的意见。他们点点头,示意我可以开始了。  

    “这件事是在今年发生的,上好美术我们就放学了,我们那天美术课用了水彩,我和朋友放学后去女厕所洗用具。我们是四五个人一起去洗的,其中有一个人要去厕所小便,她进了第一间厕所,”我咽了口口水,“还没关上门,她就‘啊’了一声,我以为她滑倒了,跑过去看。结果,我看到了一条大便在马桶,很明显,大便的主人并没有冲掉它。这还没关系,我们看见墙壁、地上都有一滩一滩的大便。”

    我皱着眉头继续讲:“然后我们不敢清理掉这些大便嘛,去叫校工阿姨来帮忙,阿姨一来就抱怨:‘这个人是怎样大便的哦?真的是。’我们在旁边偷笑。”大家先是和我一样皱眉,过后笑着猜测大便的主人是几年级的学妹。

    很晚了,我和三妹要回房睡觉,大表弟送了我们份大礼——他放了个超级无敌臭的屁作为收场,真妙。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