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10月19日

投稿作品 | 升级版“鬼捉人”

    “阿嚏!”我打了个喷嚏,这一定没好事发生。我擤了擤鼻子,继续完成老师交代的作业。阵阵楼梯声传来,我祈祷着发出响亮脚步声的人不是要来我房间。房门被打开了,我停止手上的工作,抬头看着那群小孩。

    “阿瑄姐姐,你要和我们玩‘鬼捉人’吗?”大表弟问道。

    我思考了几秒,回答:“你们等我做完功课再看。”那群小孩乖乖坐在三妹和二妹的地铺床上等我,我很庆幸他们没有坐在我的床上。

    搞定!作业都写完了,简单收拾下书桌后,我转过身,盯着那群小孩。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们不玩‘鬼捉人’,又跑又喊的,多闹腾啊!我们玩升级版的‘鬼捉人’。”我开口,那群小孩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听好,我现在讲这个游戏的规则,是这样的,”我咽了口口水,“有一个人当‘鬼’,负责在黑暗环境下把棠棠或者阿滨捉到单人床那里,其他人要保护他们,如果他们的其中一个人被‘鬼’捉到单人床,‘鬼’就赢了。”

    我顿了顿,继续补充:“‘鬼’也可以拖其他人(除了他们俩)到单人床,游戏还是会继续,不过被拖到单人床的人就淘汰了。”

    经过了一轮“手心手背”,由大表弟担任捉走表妹和弟弟的人,其他人在我的床上光明正大地在大表弟眼皮子底下“排兵布阵”。

    “滨,你和棠棠姐姐坐在这里。”我推着弟弟和表妹到床的最里面,让正把我的被子摊开以增加安全感的二妹保护他们。三妹坐在表妹旁边,二妹坐在弟弟旁边,正好形成了个围着他们的保护罩。我和小表弟的责任可大着,我们负责抵御大表弟的袭击。

    一切准备就绪,我朝大表弟点点头,他把灯关上了。眼前一片漆黑,我使劲眨眼,想让眼睛尽快适应黑暗。过了大概一分钟,我才渐渐在黑暗中看见大表弟黑色的身影,我死盯着大表弟不放,可他在一瞬间不见了,我眯着眼仔细看,但还是找不着他。这让我提高了警惕,张开手保护着弟弟和表妹。

    “啊,他在这里!”小表弟身处床下方的边缘,大表弟应该是埋伏在床和柜子的间隔处,拉着小表弟的手。二妹和三妹吓得大叫起来,大表弟趁乱跳上床,好在我视力还行,立即挡在大表弟跟前,大表弟见此路不通,狼狈地回到床下。

    我搞不明白大表弟要做什么,他朝我们的反方向前进,只听见“咔哒”一声,灯亮了起来,随即一刻也没有怠慢地关了起来。大表弟这招妙,这么做,让我们需要重新适应黑暗;而他,可以趁机偷袭。

    太黑了,我们还没适应黑暗,根本看不见大表弟的踪迹。虽说看不见,但我摸得着哎。我坐在床边,用手胡乱地摸,什么也没摸着。但我已适应黑暗,刚好瞅见大表弟正想一跃上床,我恰恰抓住了他的脚,一用力把他拉下床。

    这个方法似乎挺有用,于是我埋伏在床下,待大表弟一上床,我就把他拖下来,这个方法让我一拖一个准。大表弟似乎已累得精疲力尽,不过我还是小瞧了他,他也小瞧了我。大表弟决定要先把我这个拦路虎给淘汰掉,他捉住我的脚,想像我一样,把我拖到单人床。可他低估了我的重量,他怎么也拉不动我,我找准时机用尽毕生的力气甩脚,把大表弟的手甩掉了。

    算了,先回床上休息休息,出来作战这么久也挺累的。刚想缓缓,一转头却发现了一个白娃娃,这可把我吓了一大跳。是大表弟。他存心想报复我,拿了三妹的娃娃来吓我,大表弟见计谋成功,边笑着边把娃娃放回原位。

    大表弟投降,原因是我太强了。他本想拖小表弟到单人床淘汰他,毕竟小表弟是我们里面最轻的,可他还是被我发现了,他拽着小表弟,我捉着他的脚。小表弟奋力甩脚想摆脱大表弟,我则拖走大表弟,让小表弟更容易逃脱。大表弟终究败在了我的力气之下。这场游戏可以说是靠我的力量取胜的,我真厉害。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