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10月05日

投稿作品 | 看守“怪兽”

    在多次尝试后,我和三妹将她和二妹的床褥立起来,靠在玻璃橱上。其实也不能说是尝试,毕竟那床褥是在我们把它立起来的几秒后才倒下来的。我们又得把它立起来。这床褥又大又笨重,要重复做可费了不少力气,加上汗流浃背的黏腻感,我几乎每时每刻都冷着一张脸,皱起的眉毛反映出了我的不耐烦。我们并不是无聊没事做,把床褥立起来。

    气氛一度很安静,大表弟和小表弟集中精力盯着一部手机,尽量不引起我注意,而在我几厘米处的三妹更是不敢看我,生怕我把她当成出气筒。

    这个体力活暂时结束后,我还得抹地。想到这儿,我前进的步伐不免沉重了些。

    我顺手拿起一旁的拖把,走出房间,把拖把放入装有抹地水的桶,拖把的毛在水里绽放开来,一股药水味随之袭来。见拖把吸收够了水分,拖把被我放到一个网状类的东西上,用力挤压多余的药水。

    “咔哒!”当我把拖把拿起,房间传来了这声音。这声音明显是房门上锁声。一大股热气涌上心头,这群小兔崽子,居然在我生气至极的时候玩我,有这么想被我指着鼻头骂吗?我走到门前,一手拿着拖把,一手不耐烦地敲打房门,完全不顾手掌传来的疼痛感,嘴里怒骂着:“开门!这样玩很爽?开门!”

    又是“咔哒”声,我二话不说拉下门把,破门而入,门破不了,门后有东西阻挡了我想摔门而入的想法,门后的不是东西,是三妹和小表弟。

    “锁门干什么?”我几乎是用吼地问道。他们闭口不语,当我看见再次倒在地上的床褥后,什么都明白了。他们不小心把好不容易立起来的床褥弄倒了,担心被我责骂,所以选择逃避,用锁门这种蠢行为来阻止我看到这一切。我又气又好笑,最终还是被他们的蠢行为气笑,怒意被冲刷干净了。

    这次有小表弟帮忙立床褥,一切简单多了。虽说床褥还是一如既往地重,不过我的心情轻快多了。把床褥立住后,为了固定这随时会倒塌的床褥,我拉出下半部分的床。玻璃橱和床中间有了个空位,床褥稳定多了。

    大表弟放下手机,面带笑意,直往玻璃橱和床褥的空隙钻。“你干什么?”三妹和小表弟不解。看着这般景象,我先是紧张床褥会再次倒下来,后来有了个两全其美的想法。

    “喂,我们来玩个游戏,塬霖是怪兽,而这个床褥是他的监狱,你们两个是守卫,看守监狱,不让塬霖出来。”三妹和小表弟兴致勃勃的,一人站一边,固定着床褥,大表弟从缝隙中伸出比着“好的”的手势。看吧,这三个大傻蛋上当了,傻乎乎地以为我是怕他们无聊,想出了个游戏供他们玩,其实我只是想让他们顶着床褥,不让它倒下。算了,不忍心欺骗他们,还是实话实说的好:“其实我只是要你们帮忙顶着床褥而已,所以在我抹地时,不可以让它倒下。对了,抹地后也不行,地上很湿,等会儿床褥发臭那就惨了。”

    他们仨点点头,开始了看守“怪兽”的任务。三妹和小表弟的好奇心还挺强烈的,时不时探头去看看大表弟,大表弟对他们爱搭不理。大表弟打了一个超大哈欠,我本以为他要开始冲破牢笼了,结果他似乎在里头待得挺舒服的,还哼起了不知名歌曲:“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不仅是看守“牢笼”的三妹和小表弟,连正拿起拖把准备抹地的我也笑了起来。大表弟不知是被我们的笑声所惹怒,还是这是他的阴谋,想用歌声分散三妹和小表弟的注意力,随即大力撞“牢笼”,像失去理智似的。这片段我似乎在动画片里看过,有只小兽也是如此失去理智,但如果有人哼出它的妈妈常哼给它听的曲子,它便慢慢恢复理智,但我哪知道二姑常哼什么歌给大表弟听啊?

    三妹和小表弟尽力堵着任何缝隙,一脸无助地看着我。对了,我脑子灵光一闪,立刻拿起拖把当麦克风,哼唱刚刚大表弟哼的曲子:“哦哦……”我越唱越嗨,甚至把拖把放到小表弟的面前,让他和我一起唱,没办法,小表弟害羞,那我去找三妹,三妹和我高唱起来。不料,大表弟从三妹看守的缝隙中探出头来,脸上挂着的笑容好像在嘲讽我:“动画片看多了吧?”

    “啊!”我和三妹不知在尖叫什么,用挤的、打的、揍的把大表弟赶回“牢笼”。一旁的小表弟看得直鼓掌。大表弟不放弃,又趁我们不留意跑了出来,我、三妹和小表弟是又跳又吼,场面可以说是鸡飞狗跳,好在大表弟不是冲着我和三妹来的,他朝小表弟奔去。小表弟被吓得不敢动弹,静静地等着大表弟抓他。

    “换你当‘怪兽’了。”大表弟抱着小表弟,放开手示意让他进去“牢笼”。一切准备就绪,没想到,小表弟怕了,他边冲出来边念叨:“我不要玩了,我怕。”他一出来可把三妹吓了一跳,三妹硬是把他塞回了“牢笼”。大表弟在小表弟耳边不知说了啥,小表弟乖乖进去了。

    哎呦,小表弟真厉害,见有大表弟和三妹看守的地方不通,打算开辟新的出口。不知他哪来的力气,把床褥的下半部分中间的地方给推得直往外前进,形成了一个肿肿的“包子”。

    “阿瑄姐姐来帮忙!”大表弟向我求助。我立马上前推那“肿包子”,想把它挤回去,真没想到,小表弟力气这么大,我们三人都难敌他一人。我们投降。

    我妹招呼我去缝隙那儿看看,只见小表弟张开腿,腿抵着玻璃橱,背对着床褥,难怪我们用尽力气也斗不过小表弟,他是以智慧取胜的。

    “好了好了,起来吧,我要抹地了。”我结束游戏。小表弟慢吞吞地从“牢笼”里爬出来,他一出来,“碰”的一声,床褥倒了。

    “蔡!塬!浩——”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