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9月21日

投稿作品 | 下海前的小插曲

    三妹在我眼前走来走去,正好阻挡了我看动画片,我知道她在干嘛,不就是在补救破了个洞的泳圈,可她有必要一直在我眼前踱步吗?小叔决定要下海游泳,自然得带上那群小孩,我本来是不想游的,但始终敌不过小叔的“死亡凝视”,答应了下海帮忙他照顾那些“烦人精”。

    “大姐,帮我吹一下,”三妹指着泳圈,“奶奶讲她吹不了,但是我已经补好破洞了的,你放心,我洗干净吹气孔了。”

    我很高兴三妹会在陷入困境时想起我,自信地接下泳圈,答道:“这种事只有天才才能完成,放心交给我!”我对着吹气孔使劲吹气,可扁扁的泳圈毫无变化,还是一副空瘪的样子。我还不信这个邪,怎么就吹不了呢?没道理呀!不行,我绝不能放弃,放弃了就说明我不是天才。

    我不承认自己不是天才,把吹不了泳圈的责任推给环境问题,是这个地方影响了我,对,一定是的。我走出门外,在屋外的空地再次尝试吹泳圈。小叔、奶奶和一部分小孩都在这里,那我更不能丢脸了。我改变了方法,因为我想起了之前吹其他泳圈的经验。张开嘴,含着吹气孔,用牙齿轻轻咬着吹气孔的下半部分,开始吹气。

    看吧,我果然是天才,泳圈鼓了起来。我忍不住走进家里,想去找三妹嘚瑟嘚瑟。刚踏进屋里,听见二妹说了句:“哦吼,下毛毛雨了。”经过二妹一次次的整蛊,我从中悟出了个道理:二妹的话可听不可信。所以当我一听见她这么说,我十分肯定她在骗我们,当我回过头,感觉那雨是下在了我的头上,怎么就那么巧呢?

    回到空地看看雨势。小叔冷笑一声,继续吹泳圈。雨声把在屋里的小孩都吸引出来,我们排排站在路边。

    好无聊,我们现在明摆着是在等雨停。“喂,你们过来。”我脑海里闪现了个好玩的东西,“要不要玩一个游戏?就是我们先‘手心手背’,输的那个人去淋雨五秒再回来。”这话一说出口,我还真有点不敢相信是我说的。为什么在家待久了,我的性子似乎越来越野?上个星期徒手抓螃蟹,这个星期去淋雨。换做以前,我一定是劝阻这些事情发生的人。

    可我现在没有时间思考这事,其他小孩都想玩,除了大表弟。没办法,没了大表弟等于没了快乐源泉,我必须要说服他加入游戏。

    “淋雨又没关系,反正等下也是要洗澡。”

    二妹、三妹和小表弟立马附议:“对咯对咯!”大表弟动摇了,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来,快点,手心手背!”我扫视了一圈,最后把视线落在自己手上。好吧,第一局我输了。我屏住呼吸,走出“安全区”,这感觉简直太“酸爽”,这雨也太冷了,而且这哪叫毛毛雨?这么大滴的雨水,砸下来可疼了。

    我边淋雨边像个疯子一样乱跳。也不知为何,奶奶和小叔居然没制止我们这样做。

    第二局——又是我输。不会吧,我的运气没那么背吧?愿赌服输,再次是我去感受“酸爽”。 

    “这局一定不是我输!如果是的话,我就、我就,就什么都没有。”我放了句狠话。可惜我这话也改变不了我运气差的问题,这次还是我去淋雨。

    什么嘛!接下来的四五局还是我输,连让我缓一下的时间都没有。早知道就不玩了!

    这次不是我输,而是三妹。我本以为我的霉运到头了,结果……

    下一轮又是我输。这是什么“狗屎运”?小孩们用质疑的眼光看着我,似乎怀疑我故意放水,就是想去淋雨。“这游戏是靠运气的,哪能放什么水啊?再说了,你们以为我像你们啊?心理变态,这样喜欢淋雨的。”

    我气呼呼地淋雨去了,别说,我第一次淋雨觉得还挺爽的,但现在每轮都是我去淋雨,我已经淋雨淋到想认输了。

    待我淋雨回来,我们开始了下一轮。结果,大家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又是我输。幸好小叔救了我,他见雨势变小,让我们下海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