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9月14日

投稿作品 | 健忘症【本周佳作】

    一脸惊恐的我盯着小叔拿着杀虫剂喷一大群蚂蚁,也不晓得家里怎会有那么多的蚂蚁。把蚂蚁清理完毕,我和小叔收拾收拾从别处拿来的用具,走出楼梯口。迈出了两三步,正巧碰上刚从街上回来的爸爸妈妈,妈妈手上拿满了大包小包的东西;爸爸挂着电动车钥匙。由于是新买的电动车,连钥匙都新得发亮。

    “瑄啊,我问你,刚刚你是不是跟人收了船费?”爸爸回过头,似乎他就是在这儿等着我,问我问题的。

    是的,刚刚我确实听见门外有人在鸣笛,出去跟两个人收船费。我点点头。

    爸爸很满意我的答复,继续问道:“那你把这钱给了谁?”

    我瞪大双眼,下意识摸了摸口袋。不对呀,我裤子没有口袋。我眯着眼,仔细回想。我拿了钱就往饭厅走,我记得自己是把钱交给了从客厅一眼望去,便能瞧见的红色椅子上的人。那时候是谁坐在上面的?我依稀记得好像是妈妈坐在红色椅子上,那我一定是把钱交给妈妈了。

    “我拿给妈咪。”我指着妈妈,眼神异常坚定,“对,就是妈咪,我拿给她三十令吉。”我还点了点头,让自己的话更可信些,这一点头一定会让大家相信我,也会让我更加有底气。    

    爸爸向妈妈抬了下巴,好像我这话应该是说给妈妈听的一样。在刚刚的询问期间,妈妈早已把买来的东西放好了,她现在手上没有重物,但脸色似乎沉重了些。

    怎么了吗?

    “你确定你拿给我?”妈妈发出质疑。

    不确定。我始终确定不了坐在红色椅子上的是奶奶还是妈妈。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确确实实把三十令吉交给了妈妈,可我的记忆告诉我奶奶也坐过那把红色椅子。既然无法确定,那就把这难题丢给小叔。

    “小叔当时也在场,你们问他,不要问我。”说完,我让出个位子,让小叔在狭窄的走道上前进几步。

    小叔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看到阿瑄是把钱拿给她妈咪的。”小叔的话让我更加相信自己的直觉,我们俩自信地看着爸爸和妈妈。

    妈妈听了小叔的话,看起来有点疑惑。“但是我裤子上没有口袋啊,钱会跑到哪里去?”对哦,妈妈穿的是紧身裤,没有口袋的。那……我是把钱交给了奶奶?

    在我陷入自我怀疑中,爸爸说了一句话:“那就是你把钱放在饭桌上咯。”这话明显是对妈妈说的。

    妈妈走去饭厅,感觉她去巡视了一会儿,又走出饭厅,她手上不见得有钱,那妈妈应该是没在饭桌上找到钱。可妈妈没有径直来找我们,而是拐了个弯,进到爷爷房间。妈妈在爷爷房间磨蹭了一会儿,满脸不屑地带着佳琳姐姐走来这里。

    “佳琳,你告诉他们,阿瑄拿钱给谁?”妈妈像个被冤枉的罪人找到了能让自己摆脱罪名的证人的样子。

    佳琳姐姐清了清喉咙:“咳咳,阿瑄刚刚把钱给了……他!”佳琳姐姐指着小叔,小叔一脸茫然,佳琳姐姐全身上下好像散发着光。

    对,我想起来了!在进到饭厅之前,我原是想把钱交给一眼望去便能见着的妈妈。当我进到饭厅,看见了背对着我的小叔。他汗流浃背,应该是刚驾船回来,我以为那两个人是他的乘客,便把钱交给了他。

    “我以为是我患有痴呆症,原来是你们两个哦!”妈妈盯着我和小叔。

    真是没想到,我健忘就算了,怎么连小叔也跟着健忘呢?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