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陈思颖
学校: 吉隆坡坤成一校(五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7月27日

投稿作品 | 疫情下的新世界

    某一天,看到所有人都戴着口罩。某一天,看到所有人都不敢出门。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新冠病毒暴发了!我们所有人都得待在家,出个门都提心吊胆的。

    疫情可真是个新世界!现在无论走到哪里,都得戴个口罩,都得保持一米的距离!我很迷惑,想想现在的我,怎么能不戴口罩?怎么能不保持一米距离?难道不怕唾沫到处喷吗?在学校也只能在吃东西和喝水时摘下口罩,其他时间你想摘?想也别想!

    超市、游乐场等等的公众场所,在疫情下也不能开,一开门就一堆人急忙冲进去。妈妈也常常叮嘱我:“不能去拥挤的地方!不能摘下口罩!一定要保持一米的距离!要勤洗手!知道吗?”我听到这几句话就叹气说:“每一天都叮嘱好几遍,我是有健忘症吗?” 

    疫情下的新世界我是真的过腻了!不能去游泳、不能去景色美得令人赞叹不已的地方、不能见到亲爱的亲朋好友……啊!我真的受够了!每天睡觉的时候,我祈祷:“疫情,疫情,快离开吧!”连个觉都睡不好,满脑子都是疫情快离开的字眼。让我过什么新世界都好,别给我来个疫情新世界啊!

    待在家里的我,不是上网课,就吃这个吃那个,无聊死了!不过疫情能让我腾出更多的时间来陪家人,让我们更了解彼此。妈妈也从女强人变成了“米其林厨师”,把我们都养胖了。由于爸爸的体重不断上升,长时间居家办公,把家里的三张椅子都坐坏了! 

    在疫情期间,妈妈把煮饭的工作交了给我,从此我就成了家里的“煮饭婆”。不能去学校的我只好在家里居家学习。开始上网课后,妈妈对我加倍严厉,让我复习更多的学习重点,生怕我跟不上老师的步伐。如果没有疫情,妈妈会对我温柔无比,让我多多休息,不让我累着。“米其林厨师”还会让我点餐,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复习时的我看着窗外的花花草草说:“疫情啊疫情,花瓣都掉光了,你怎么还不让我回学校啊?”每天晚上和家人一起看着新闻,多么希望政府宣布一句:“疫情结束啦!”如果是,那我就是第一个欢呼的人!

    前阵子,我们还可以上学,不过越来越少同学去学校,教室看起来空空的。那时候我就去问那些没有来的同学:“为什么你没来学校啊?”他们统统都回复我说:“因为疫情啊,妈妈不让我去学校。”我听到这些回复就在房间里小声嘀咕:“都怪疫情!让我没法见着我的好朋友!”后来慢慢地,我学会和好朋友在网上交流,我也渐渐地接受疫情,但是网上交流还是比不上在学校见朋友。

    我每一天都回忆着以前没有疫情的日子,比如说:可以和好朋友牵着手,可以不戴口罩,可以和朋友粘在一起,这些日子我都很怀念。疫情前,如果是普通感冒,不用提心吊胆的,可以一如既往地去学校;疫情后,普通的感冒就得立刻去看医生,还要拿病假。

    我想到家下面的小卖部买一些小零食,妈妈会立刻制止我,不让我踏出家门一步。想要呼吸新鲜空气,也只能在家里的阳台,哪儿都不能去。妈妈告诉我说:“现在疫情非常严重,要买什么让我和爸爸去买就行,你们小孩儿不能出门,很危险的!”我想要玩直排滑轮也只能在楼下的游泳池旁边绕一小会儿,不能太久。以前能够和哥哥一起在楼下的篮球场打篮球,真怀念。可是无论怎么怀念,也不能去。

    疫情的世界让我们的地球一个接一个人去世,连刚出生的宝宝也要加倍小心照顾。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踏出家门口了,我很想念外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