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刘婕恩
学校: 新山道文华小(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6月29日

投稿作品 | 无法忘怀周子书

    看着窗外灿烂耀眼的阳光,我想起了那个人。那天,似乎也是像这样晴朗的天气。他匆匆的背影与泛红的眼眶,让我牢牢地记在心里,一辈子都无法忘却……在五红班里,我和他是最看对方不对眼的。我很讨厌他,而他应该也很讨厌我。无论做什么事情,我们的意见和看法总是大不相同。因此,我们经常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吵起来。可偏偏,我们的座位又是相连的。我口中的这个他,就是——周子书。都说人如其名,可他却相反。虽然他长得白白净净,那双漂亮眼睛上架着一副银框眼镜,小巧而挺直的鼻子搭配着一张樱红的小嘴,显得既文静又斯文,但只要他用那条“毒舌”与我说话,一切就变了个样。

    在年终考试结束后的几天,他不再与我争吵。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他一时之间温柔了许多。我虽然充满疑问,但还是死死地憋在心里,习惯性地张嘴吐槽他。虽然我们是传说中的“死对头”,但在一些事情上,我们却又如多年好友般,默契十足。一连好几天,他都一反常态,让我有些不习惯。以往呈交作业时,他是组长,本应该收齐组员的书再交上去,可他偏偏不收我的书。奇怪的是,近几天他都很有耐心地等待我呈交作业,就连在各持不同意见时也不会与我争辩,反而点头赞成了我的看法。

    看到他这副模样,我想:他不会是在筹备着什么整蛊我的计划吧?想让我放下警惕?呵,没门!这时的我想到了一个“反击”他的方法,然而这也终将成为我一生中最后悔且无法释怀的举动。我联合班上的几个“死党”,在他的椅子上涂抹一些胶水,还在他的抽屉里扔了一只假蟑螂。完成后,我们拍拍手并回到座位。果不其然,当他从厕所回到教室时,看见了抽屉里的“蟑螂”,吓得跌坐在椅子上。当他想站起来时,却被我伸长的腿绊倒了,连人带椅地跌在地上。

    刹那间,班里的同学都哈哈大笑,无不在嘲笑着他的狼狈。这时,他慢慢地站了起来,把沾着普通胶水的椅子轻轻拉下,放置在地上。此时,广播室播报了他的名字,让他到小礼堂等候。他面无表情地背起书包,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离开了。如果没看到他那泛红的眼眶与那双微微颤抖的手,我估计也会这样认为。他慢慢地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礼盒,放在我的桌上,冷冰冰地丢下了一句“再见”。匆匆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而我也怔怔地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从那一次起,我再也没见过他。我从老师的口中得知,他转校了,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不得不搬迁。过了好一段日子,我鼓起勇气,打开了那个小礼盒,只见上面放置着一张纸条,写着:“我走了,希望我们还会再见!”拿开纸条,盒子里摆着一条蝴蝶手链。拿着小礼物,我终于忍不住,把头埋在枕头里哭泣。到现在为止,那条手链依然静静地躺在柜子里。尽管二十年过去了,我仍记得他的音容笑貌与那段已逝去的友情。周子书,大概就是我用一辈子也无法忘怀的人吧……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