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林舒亭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6月08日

投稿作品 | 自我隔离

    上英文课时,关老师走进班,对着所有人说了一件事:“永胜的外公和外婆确诊了。”

    这消息在全班炸开了锅。

    “等下有些同学的家属会来接你们回家,”关老师继续说,“你们回家后不要像依眉一样乱吃药。”

    突然,有个清洁工阿姨敲门,她是来叫学生收拾书包回家的。她扫视着全班,我希望她不要指向我,我可不想那么早回家啊!没想到,她还是指了我。

    当时的我快崩溃了,浑身都在颤抖着。我慢悠悠地收拾书包,想要拖延时间。可是,老师却叫我快一点收拾。我仿佛听到了还没完成作业的我,正被妈妈骂:“快点!你看现在几点了,为什么还一直拖延时间!”于是,我加快了收拾书包的速度,背起书包和老师道别,然后往走廊走去。

    正要下楼,在五年级课室比赛的媃瑄突然叫住我:“舒亭!”

    “我家人来接我了!”我回答。当时,我心想:媃瑄,你不会觉得我被老师赶出来了吧?

    回到家,我马上洗澡。之后,我就被禁足在房间,妈妈叫我自我隔离,甚至要在房间里吃一日三餐。我只想到一个字——惨。除了睡觉,其他时间,我都必须戴口罩。

    为了安全,爸爸还带我去做检测。检测报告出来了,我很兴奋,我没有确诊。但是,我的鼻子还很疼。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几天后,我的自我隔离就结束了。这短短的隔离期对我来说太难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