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林永胜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6月08日

投稿作品 | 晴天霹雳

    我为演讲比赛练习了好一段日子。“我一定可以拿到前三名的。”我信心满满地在心里说着。过了一会儿,老师来叫参赛者去隔壁班,还让我们拿着椅子过去。

    我们拿着椅子走;奕庭有些不一样,他把椅子当作乌龟壳背在身上,好像一只肥胖的大乌龟爬在学校的走廊上。我们一到隔壁班,就坐下来。

    比赛开始了。我心想:“这么快就开始了,我还以为可以休息一下。” 主持人叫了我的名字,我一脸茫然地转过去,然后走上前,心想:“我不是抽到7号吗?怎么这么快?”我开始演讲,不一会儿就背完了。     

    轮到媃瑄时,关老师走进班,把我叫了出去,让我到外面坐。我傻傻地坐在课室外面,隔壁班的学生一边指着我,一边窃窃私语。我不理会他们,心想:“我为什么会被叫出去,难道我做错事情?”

    关老师向我走来,告诉我,我的外婆外公确诊了。我当下愣住,宛如被突如其来的闪电击中。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关老师让我不要担心,但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角流了下来。我坐在椅子上不停地哭。我想止住泪水,但它却不听我的使唤,一直在流。

    我坐在椅子上一直哭,老师们站在前面说话;同学们一个接着一个回家。我没心思理会为什么他们要回家,只是在思考外公外婆为什么会确诊。关老师见我一直哭,走过来安慰我,但眼泪还是一直从眼角流下。

    关老师说:“永胜别担心,能治好的。” 我听了,渐渐不哭了。我坐在那儿反复做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很快,我停止了哭泣,我知道哭也无济于事。比赛结果出炉,我得了第二名,但我还是开心不起来。手上拿着的礼物——玩偶,快被我捏碎了。眼看班上只剩下几个同学,很快地,他们也被接回家了,只剩下我。

    不久,舅舅来了。我快速地收拾书包,舅舅带我去做了检测,我真希望这一切能快快结束,外公外婆可以早日康复。


郭史光宏点评:

    永胜以文字娓娓道来,让我们仿佛走进了他的内心世界,感受了那晴天霹雳。文章发表的此刻,不知永胜的外公外婆怎么样了?抱最大的乐观,做最坏的打算。生命无常,无论结果如何,希望永胜都能坦然面对,这很不容易,却又是必需的。祝福永胜。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