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许紫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5月18日

投稿作品 | 面包【本周佳作】

    老师一手拿起放在电脑桌上的书,抱在胸前,迈开脚步往教室门口走去。

     我趁空档的时间把作业里的日期补上,“6.4.2021”。

     老师的身影在我视野里消失。播了很多次的欢快儿童曲,随之也在教室前方墙上的播音系统里传来——下课了。

     我把桌上零零散散的文具整理、排好,再把散落满桌子的书收进书包,也顺手把下一堂课的书都拿出来,然后放进抽屉里。

     肚子发来讯号,“咕噜噜”的响声从空荡荡的肚子传来,传到我耳边。它见我没给他回应,再次发了个讯号,声音在这空荡荡的肚子里回放。

     我将右手伸进抽屉,寻着从家里带来这儿唯一的面包条。我左右摸索了良久,什么都没有,唯有一张被我写满字、搓揉成团的废纸。

     课室格外安静,只有播音器里的曲子在响。偶尔,还可以听到秒针走动的声音,“滴滴滴”、“哒哒哒”。

     我手足无措。

     “那面包应该落在家里了,这下该怎么向老师交代呢?”我在心里做好挨骂的准备,无奈地举起手。

     在我举手之际,手肘却撞到了桌角。响亮清脆的一声荡起,我下意识望了过去。

     噢,那是我找寻已久的面包!

     我故作镇定巡视着周围的同学——幸好,没人看着我。

     我捡起面包,抓在手里,如剥香蕉皮般把它的包装纸撕成三瓣,一口接一口啃了起来。

    咦,这口感有点不太对啊!我在上课时,突然想呕吐,为免自己成为全班的焦点,使场面尴尬,我疯狂地往嘴里灌水,直至肚子撑了、水喝光了,才心也甘情也愿地停止。

     “咕噜噜咕噜。”

     肚子也紧随其后开启了疯狂模式,犹如洗衣机,疯了似地搅和我肚子里的东西。

     熬着,撑着,到了放学,我手抱肚子,步履蹒跚,走了回家。

     回到熟悉的家门口,我无意间把手往兜里挖,搜到了那面包的包装纸,拿了出来。我一见到这熟悉的包装纸,脑海浮现了那面包的味儿,差点把还没完全消化的面包从胃里给吐了出来。

     我加快步伐走到厨房装了杯水往嘴里倒,以免真把那面包给吐出来。我紧闭呼吸,把包装纸往垃圾袋一扔,它摇摇晃晃飘进了旁边的盆子里面。见包装纸没落在垃圾袋里,我弯下腰捡起,再次把它扔进垃圾袋。

     在它还没“抵达”垃圾袋,我眼睛的余光似乎瞄到了什么,反应迅速地把它从去往垃圾袋的路上给“救”了回来。

     包装纸上明显标着——31.03.2021。

 

郭史光宏点评:

    还在奇怪故事开头怎么特别交代作业上的日期,读到最后一段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紫瑄真是写作的有心人,下笔前肯定认真构思了很久,把线索悄悄埋在故事里,然后不动声色地讲述,把发现的乐趣留给了读者。紫瑄的巧妙设计,你发现了吗?


上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