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5月25日

投稿作品 | 不速之客【本周佳作】

    伴随着纸张独特的味道,我仰着头,贪婪地往嘴里狂灌水。我盖上水瓶的盖子,发出清脆的声响,顺手把水瓶放到一旁。嘴里的水太多,把两腮挤得鼓鼓的,待第一口水吞下,第二口水紧接着滑下咽喉,不一会儿,两腮恢复正常的模样。

    在我喝水之际,不速之客悄悄溜进家里。不知它是从何方攀爬到神台,伺机引起我的注意。

    “咳咳!”最后一口水刚要顺着喉咙滑进肚里,却把我呛着了。准备低头继续完成集锦簿的瞬间,我用余光瞥视那快爬上神台的不速之客。看到它,让我下意识地想尖叫,可我忘了喝着水呢,害得自己现在一直咳嗽。

    这不速之客没什么特别,和普通的同类一样,黑得发亮的肤色、看起来有颗粒感的皮肤、四只如指甲盖那么小的爪子、一条又长又肥大的尾巴,看了定会令人头皮发麻。

    它缓慢地朝神台爬去,让我心头一紧,怕它会去吃神台上的祭品。祭品被吃,奶奶肯定会发怒。

    这份担忧让我打算盯着它,等它安分点儿才把事情告诉妈妈。它登上神台;我攥紧拳头。谢天谢地,它还算识相,没往祭品那儿爬去,来个急转弯朝着神台里面前进。趁现在,我飞奔去妈妈的房间,她侧躺着,背对着我看手机,从背影都能看得出她有多困。

    “妈,那个神台上面有一只很大很大只的四脚蛇啊!”我努力夸大事情,试图让快睡着了的妈妈精神点,也让她对这件事有兴趣,想办法赶走这位“不速之客”。

    这一点儿也没用,妈妈完全没听进去,只是敷衍我一句:“哦,知道了,知道了。”

    我回到客厅,见它已从神台上消失,准是回家吃饭了。电视上的卡通片吸引了我,抬起昏昏欲睡的脑袋,想偷会儿懒,观看一集《熊出没》。没想到,不速之客没回家,它也许是羡慕长得与它有七分相像,却比它娇小得多的壁虎,忍不住模仿壁虎,也贴在墙上移动。

    它太笨重,尤其是它的尾巴,根本爬不动,全靠抓力来附在墙上。它的尾巴摇摇晃晃的,看得我心慌,生怕它掉下来。不过,我觉得它挺倔强的,并不服输,还是继续爬。它越爬;我越慌。

    果然,它还是支撑不住,掉了下来。它掉在一个全是杂物的箱子里,从它掉在箱子里发出的声音可判断它的体重不轻。或许它掉下来对我是种解脱,我不用提心吊胆地担心它何时会掉下。它的出现分明是想让我把注意力放在它身上,让我无心完成集锦簿。

    它从箱子里探出头来,确定附近没有威胁,才慢慢爬出来。它爬到电视下方的横形玻璃橱。玻璃橱上杂物更多,它只能靠着边走。不料,它脚一滑,跌进二妹放在长凳上的环保袋里。我松口气:幸好不是掉进我的环保袋,不过,我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要是告诉了二妹,她一定会让我这个唯一的在场者负责。

    我再次进房间,想把事情告诉妈妈,可她闭着眼,睡着了。如果我叫醒她,必定会挨一顿骂,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轻声告知:“妈,又有四脚蛇。”妈妈没听见,我也没胆子继续说,只好回到客厅。

    刚坐在沙发上,眼前又是同样的场景。这位不速之客似乎受到惊吓,从二妹的环保袋里跳出来。长凳旁没有任何物品,从环保袋里爬出来的它趴在长凳边上,感觉有些无助,但我是绝对不会去帮它的。

    它神奇地站立起来,我知道它要干什么,它要从长凳上跳下来!这不是自寻短路吗?这长凳离地至少有几十厘米!

    不知怎的,我有种前所未有的紧张、害怕、担心,这三种感觉交杂在一起,犹如有人逼着我喝下一碗混着癞蛤蟆、蟑螂、壁虎还有四脚蛇等冒着泡的绿色疙瘩汤!

    不过,我回想起来,觉得自己挺搞笑的,是它想不开寻短见,又不是我,我干嘛那么害怕?反正我那时候应该是把自己当成同类了。收拾好桌上的材料及用具,在它起跳时,我抱着一堆东西马上冲进房间,恨不得有个“瞬移魔法”。

    我严重怀疑这不速之客是上次那只不请自来的壁虎的亲戚,一定是它施了什么法术,让我如此害怕那小我好几倍的四脚蛇。对,一定是这样的。


郭史光宏点评:

    读媃瑄的文章,有一种看电影的感觉。她的文字像镜头,把一幅幅画面捕捉得活灵活现,而且还有特写,还能动起来!那条“不速之客”在媃瑄笔下成了电影主角,一举一动都那么引人入胜。不仅如此,媃瑄还把自己的感受写进了文章,成功营造了紧张刺激的氛围。把文章写出了电影的味道,真了不起!


上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