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许恺恩
学校: 吉隆坡南强华小(四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5月11日

投稿作品 | 自由

    上学的第二个星期是假期,在假期的第四天下午,班上竟然有人感染了新冠肺炎,我一脸问号。

    补习老师让爸爸赶紧带我回家。回家后,爸爸让我赶紧洗澡,接着就回房间隔离。隔天,老师通知我们去检验,验了后,护士给我一个粉色手环。

    套着隔离环,我只能待在房间,与外隔绝,见不到家人,摸不到我的咖啡犬。我这才发现原来在学校,才有真正的自由。星期日,我收到了一则信息,那一刻我的笑容满面,但是却还是不能出去,因为我还带着粉色手环。我需等隔天4点,才能剪掉手环。

    但因为妈妈不得空,没带我去剪手环,所以我只能继续隔离,那时我才发现我的自由已失去。


陈恕英点评:

    嗯,自律的人最可爱,这个可爱之词包含可敬、值得让人效仿的意思。我们很难要求失序的人自律,也很难要他们担起公民责任。但恺恩没有因为自己的自由私自剪掉手环,离开家里。暂时失去自由,能保护他人,这样的不自由显得难能可贵。

    我当然遇过不把隔离当一回事,也看过新闻报道,带着隔离环出现在餐厅、巴刹,或朋友的聚会、或在家自由行动,罔顾他人及家人健康的人。这当中是否有因为自己的自由而不顾他人和维持社会稳定,而出现的行为偏差呢?这样喊着自由,是公民意识薄弱吗?你对这样的“自由”有什么看法?这样的反差到底是如何造成的呢?我们的社会哪里出了问题?我们欢迎大家到底下留言评论噢!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