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黄媃瑄
学校: 雪兰莪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4月13日

投稿作品 | 胖子的烦恼【本周佳作】

    依眉的《每日素材》被关老师朗读给全班聆听,她素材的内容大致是这样:依眉长得太瘦了,她的亲戚说她没有吃饭,可是,依眉明明吃了很多东西,她的婶婶可以作证。最让依眉感到冤枉的是,她的妈妈居然说她在减肥,她越反对这个说法,她妈妈越坚定自己的想法。

    依眉这种“怎么吃也吃不胖”的体质,我羡慕得很。在行动管制令期间,我什么都不能做,整天在家吃了躺、躺了吃,除了拥有依眉这种体质的人,我这种正常人能不胖个几十公斤吗?

    听完依眉的故事,我觉得她跟我的情况很像,唯一不同点在于,她是被人说太瘦,我是被人说圆润了不少。农历新年,要不是为了礼貌以及红包,我恨不得天天待在房间里,绝对不会出来。

    每个从外地回来的亲戚一见到我,都会吓一跳,有些亲戚会感叹:“哇,你高了很多,应该高过你妈了。”面对这种情况,我通常是谦虚地回应:“没有啦,我很矮罢了。”

    一些比较年老的亲戚则会上上下下打量我,扭头在奶奶耳旁用距离一米的我都听得见的声量告诉奶奶:“阿瑄的脸圆润不少哦!”被人这么打量,换作谁都会觉得不舒服,可是,她们毕竟是长辈,我只好尴尬地笑了笑,回应一些长辈常问的问题,红包拿到手马上走人。

    跟我关系极好,身材偏肥胖的小叔总调侃我。农历新年前,他回来一看见我,先是确认这到底是不是我。确认完毕,他忍不住大笑,然后控制住笑意问我:“你现在多少公斤了?”

    “四十公斤,是不是比你轻很多?”我知道小叔想借我的体重来取笑我,我也用他的体重来嘲弄他。

    “哦——”小叔故意拖长尾音,想必是在构思一个能让我怼不回去的话题,“等我下次回来你会不会变成四十五公斤?哈哈哈!”但短短几个月,我的体重从二十七公斤升到四十公斤,小叔下次回来恐怕是一个月后,一个月长五公斤?

    或许有可能,但我怎么会如小叔所愿呢?我应了句:“怎么可能?倒是你,下次回来还不知道会重多少公斤呢,反正我就是比你轻。”我扮了个鬼脸,立马跑走。

    一个月过去,小叔又回来了。我们吃着午餐。由于我没吃早餐,加上小姑吃不完叻沙,我一边吃炒饭,一边吃一小碗被小姑舀出来的叻沙。小叔坐在我旁边,看见我这么吃,不禁笑起来。

    我清楚小叔又想损我,赶紧“哧溜”一声把叻沙吞进肚子里,盯着小叔:“笑什么笑?我现在四十二公斤,还没有四十五公斤咯!”仔细想想,这好像不是一件值得光荣的事,我也笑了起来,差点把刚刚一面说话一面往嘴里塞的炒饭给吐出来。

    见我这糗样,小叔笑得更大声,我不理他,又把一大口炒饭吃掉。

    不仅是一个月见一次的小叔,连天天见面的奶奶也开始“嫌弃”我。每当妈妈问有谁想自愿出门买东西,奶奶总会报上我的名字,说是我天天在家,从不出门,也该出门了,顺便让我减减肥。这种时候我只能苦笑,奶奶的命令谁敢违抗呀!

    奶奶还总当着我的面跟朋友聊关于我胖了的事,还边说边瞥了我一眼,一脸嫌弃样,让我不好意思得想挖个洞钻进去。老师让我们称体重,当我瞅见班上高个子女生都比我轻,我真不想踏上那秤。完体重,我反复给自己洗脑:我是班上最健康的女生,不像那些女生,瘦得跟个竹竿子似的。


郭史光宏点评:

    瑄的文字是有表情的。读这篇文章,我们仿佛看见了文章背后,那个一边写一边笑的女生,那个心中有太阳不怕自嘲的女生。于是,读着读着,我们的嘴角也不自觉上扬,心中跟着温暖明亮起来。谢谢瑄,谢谢你的文字,谢谢你的阳光。


恕英编语:这一篇与蔡依眉的《胖?瘦?》相呼应,写得尤为精彩。光宏老师会怎么给点评呢?同学们,快去《爱写作》的栏位阅读噢!

上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