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王财龙
学校: 吉胆岛华联小学(六年级)
刊登日期: 2021年03月11日

投稿作品 | 成长的脚印

    有人说,成长是一种蜕变,失去了旧的,必然会来新的。回想过去,我不禁感叹:成长的足迹是多么的漫长。


不打不相识

    六岁那年,我开始上幼儿园。在那儿,我认识了一个朋友——谢政鸿。我们倆从不打架,但我们还不算是无话可聊的好朋友。只是,我有困难的时候,他会帮我一把。

    一次,我被宏昇打,政鸿会悄无声息地打回宏昇。如今,宏昇已是我的好朋友。可回想他小时候,却是一直欺负我,我很讨厌他。无论如何,我总能耍一些小聪明还以颜色,让他非常生气。


“地狱”学校

    小学一年级,我走进课室,除了政鸿和宏昇,我还见到很多我不认识的同学。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紧张,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来。老师领着我们逛了校园一圈,给我们讲了一遍校规。

    慢慢,我开始熟悉了这个地方。在这期间,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可是,我非常讨厌我的同桌,一句话也没有和他说过。至今,我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一次,我忘记做功课。老师叫我们交作业,我跟老师说我没有做。老师拿我没办法,叫了我们的班主任关老师。关老师问:“你有没有做华语功课?”我从抽屉拿了华语作业,发现原来华语作业我忘了做。

    我把作业递给关老师,他一看,对我破口大骂。我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眼泪忍不住掉下。那天的体育节,同学们都去上了,除了我。我一直补做功课,眼泪一直哗哗掉下来。体育课结束了,我还在做。到了其他节课,关老师叫我出去外面做,做完了才交。

    从此,我很少忘记做功课,直到当上班长,也很少留堂。


花样年“华”

    每一年开学,我都许下愿望:希望班主任不再是关老师。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关老师就那样当了我六年的班主任。

    回想起四年级时,关老师给我们做了非常多的趣事。他让我们开了一本《每日素材》,让我们记录自己的生活。我们还办了周报,叫做《牛札堂周报》。当然,这让我的写作进步了不少。

    关老师还给我们上《日有所诵》。我不是李白,不是白居易,那一首首诗有时还会忘记,每日反复诵读,大部分还是记住了。

    这一年,我读了非常多的书,几乎是可以弥补回前面九年没读书的量。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读《约定》这本书。关老师居然有本事把作者请到了学校。见到作者本尊,我大吃一惊,原来关老师人脉那么广!

    相处久了,我发现关老师很温柔,只是在必要的时候会对我们严格,比如学业上。关老师偶尔也会给我们派“福利”,比如让我们看电影。有时候,他会和我们打成一片;有时候,他会对我们唠叨。


祸,不“单”行

    五年级那年,冠状肺炎肆虐,我只上了几个月的课就被迫停课进行居家学习。待在家这段日子,我只能通过网络,对着小小的手机屏幕上课。不过,我才发现原来网络这么发达,除了学习,还可以在网络上提交作业。

    熬过了几个月,我们可以重新回到学校上课了。开心的当儿,我的好朋友——政鸿却要离我而去,他要转学了。就这样,班长的职位交到了我的手中。 

    送别政鸿的时候, 灼热的泪水在我眼眶里左右晃动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男儿有泪不轻弹啊!政鸿是我的好朋友,我实在舍不得他。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成长的路上

    有些话,当我想说时,话到嘴边却说了另一番话;有些事,当我想要做,提起勇气了却不敢行动。我发现有些事错过了,只能让它成为过去。在成长的路上,我会选择走好每一个脚步,去克服每一个困难,抵达我梦想中的目的地。


陈恕英点评:

    噢,这是一篇感性的文章呐。让人想起小时候的邻座、老师,以及当时残存的画面。校园啊,是一部写满青春稚嫩的书,翻开后,弹出幼儿时期的懵懂、儿童时期的真挚,离别后,莫名的不舍。于是成长路上,哼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最为贴切。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