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作者: 王筠婷
插图: 俞德业
有声呈献: 叶洢颖
刊登日期: 2021年02月23日

护士的儿子


    

    “这味道哪里来的?”小明蹙眉,耸耸鼻子,像寻找骨头的小狗。我当然知道这味道从哪儿来,但碍于礼貌,我不作声而已。还好,小明的好奇心和他的专注力一眨眼就过去了。

    这味道来自我们的前桌——郑其康身上那件制服发出来的。

    我明白爱运动的男生身上总有被太阳晒过的味道,然而,这股味道恰恰相反,是没有被太阳晒干的味道。我认得这味道,有次妈妈回娘家两个星期,照顾因跌倒而行动不便的外婆,我和弟弟惟有自理。有次下雨,晒在外边的衣服来不及收进来,第二天衣服就是这股味道。 

    不止是衣服,郑其康最近闷闷不乐的,放学后也不见他约王小明等人打羽球,总是低着头匆匆地走回家,有一天,我还见到他到学校附近的食肆打包食物回家。我记得其康的妈妈是一名护士,注重健康,其康每次下课一定拿着妈妈给他准备的餐盒,当我们还在排着队买食物,他已优雅地在旁大快朵颐。最近,我们不见其康带餐盒。

    我越想越不对劲。

    “小明,其康和你住同一个花园,是吧?”

    王小明正忙着做数学题,没空搭理我,只是点点头。

    “你知道他的家,对吧?我们待会儿去他家,好吗?”

    王小明的笔终于停了下来,他眼神充满疑问地望着我,迟疑了片刻,才点头说好。

    放学后我们约好在门口会合,“等我一会儿!”我拐进一家专卖擂茶的餐馆打包了一份糙米饭擂茶。“好了,我们出发吧!”

    王小明瞄了擂茶一眼,意味深长地问我:“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摇头。他说:“今天是元宵节,中国情人节哦。”说罢他悻悻然地骑着脚踏车,把我抛在后头。“喂,等等我啊!真没绅士风度。”快马加鞭,我追了上去。

    其康的家和小明的家同一排,一个街头,一个街尾。目测其康家杂草丛生的庭院,他的生活应该也一样。

    喊了两声,其康应声而出,他竟然还穿着刚才的校服。

    “其康,给你带午餐来了。”看着其康一脸的愕然,我连忙解释。

    “我爸爸妈妈不在家,不能给你们发红包。”其康尴尬地说。

    想起今天是元宵节,最后一天领红包的日子。有人误会我把擂茶当成情人节的礼物,也有人误会我拿着擂茶来讨红包。我笑开怀,男生的想法真单纯呢。

    王小明连忙解释,“是校长的女儿大发慈悲,过来看你。我们不是来拜年的。”

    “阿姨不在家吗?”我问。我知道其康的爸爸在外地工作,常年不在家。

    “我妈妈确诊患上新冠肺炎,已经在医院隔离一个星期了。她其实已经在医院宿舍住了一个月。”

    “啊,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啊?”我张大嘴巴,终于明白了。

    “我怕……”

    “你怕我们隔离你?”小明问,其康点点头。

    “怎么会呢?你妈妈是因为工作照顾病人而感染上冠病的,而且,我们现在知道这个病毒怎么传播,已经不像之前那般没来由地慌张了。”

    “你不把我当兄弟,我才要隔离你呢。”王小明假装生气,换个表情。他说:“改天放学后,你来我家,我请我妈给你多准备一份午餐。”

    “没关系。我已经学会煮饭了,还会洗衣服呢!”

    其康的眼睛发出坚定的光芒。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此刻的其康很帅气。果然,经历了磨难的人,才会变得更加地强大。


问一问、想一想:

1. 你曾经帮妈妈做家务吗?你知道应该怎么晾衣服吗?为什么下雨一定要尽快把衣服收进来,不让雨淋湿呢?

2. 你是带餐盒到学校?还是在食堂购买食物的呢?你比较喜欢哪一种方式?为什么?


图源:www.vectorfair.com
图源:www.vectorfair.com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2021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98702-V).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